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文章选刊

  • 刘小枫 | 美国“遏制中国”论的地缘政治学探源

    在罗马人眼中,orbis terrarum[地球]是一个权力场域,“群雄的政略”无不受这个广袤地理空间内各种政治势力的影响。要成功克制碎片化的地缘政治势力,就得凭靠imperium[帝国/权力]本身,否则“和平”秩序不可能建立。

  • 刘小枫 | 从“轴心时代”到“天下时代”:论沃格林《天下时代》中的核心问题

    从希罗多德和司马迁的纪事书中可以看到,致力于认识邻人的秉性是一个政治体成熟的标志之一。自18世纪欧洲思想家得知中国以来,认真下功夫研究过中国文明的欧洲大思想家屈指可数:从莱布尼兹、黑格尔、韦伯数下来,恐怕就得直接数到沃格林(1901 - 1......

  • 彭磊 | 色诺芬论苏格拉底的中间道路

    在色诺芬看来,除了辩明苏格拉底没有犯受指控的罪名,更重要的是表明,苏格拉底本人富于美德,并总是以谈话劝勉人追求美德。在作品结尾,色诺芬将苏格拉底的美德概括为虔敬、正义、自制和审慎四项,并称赞苏格拉底“在关心美德方面是最有益的人”,“能够劝勉......

  • 顾枝鹰 | 西塞罗《图斯库路姆论辩集》书名发微

    在西塞罗心目中,图斯库路姆庄园象征对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继承,它是罗马的哲学园。《论辩集》所包含的五场论辩是西塞罗给予的一连串哲学教育,以死亡教育开头而指向对幸福生活而言自足的德性。这一文教的接受者是各卷中以一位罗马青年为代表的现在和将来的......

  • 刘小枫 | 我们的时代与苏格拉底问题

    在海德格尔式历史主义已经深入当代学术骨髓的今天,笔者相信,若非自觉回到柏拉图-色诺芬笔下的“苏格拉底问题”再次重新开始,我们的目光即便重读中国古代典籍,也未必能避免沦为对“大众性”的“柔和”感到“惊奇”的目光。

  • 彭磊 | 修昔底德与帝国主义问题

    修昔底德史书的主角是雅典帝国主义,修昔底德认为,雅典帝国主义的崛起是战争爆发最真实的原因,西西里远征和米洛斯对话时则是雅典帝国主义的巅峰。

  • 刘小枫 | 我们为什么要重视地缘政治学

    我们必须承认,古希腊人、罗马人乃至后来的日耳曼裔欧洲人在地缘政治冲突方面的经历都远比我们的古人丰富。

  • 姚啸宇 | 王权、教会与现代国家的构建

    英国国教不仅在都铎王朝时期为英国现代国家奠定了基础,在之后的岁月里,它仍然为国家的崛起与革新保驾护航。

  • 刘小枫 | 安德里亚与17世纪的“玫瑰十字会”传说

    “玫瑰十字会”表明,现代自然科学的先驱们并非都仅仅热爱探究自然原理。探究自然奥秘的热情与分离主义的基督教“异端”精神结合催生出一类特殊的宗教知识人,他们渴望凭靠自己的神秘技术知识济世救人,在现世中实现理想世界:不仅要改造世人的灵魂,而且要改......

  • 首页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