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讲座

  • 讲座回顾|姚啸宇:洛克的“社会”及其道德基础

    胡克的“同意”学说和洛克的“契约”理论存在巨大差异。之所以产生这种差别,不仅由于他们对政治共同体的理解有本质分歧,还因为两者的理论服务于不同的实践意图。

  • 讲座纪要|彭磊:苏格拉底与家庭

    相比中国,西方更重视城邦而非家庭。西方将城邦作为人的目的,但西方思想在开始之时并非不重视家庭。或许在苏格拉底这里,我们可以找到漠视家庭的源头。彭磊首先借助柏拉图与色诺芬介绍了苏格拉底的家庭状况。

    2020-06-24
    16
  • 古典学论坛第39讲 | 彭磊:苏格拉底与家庭

    苏格拉底终日游荡在外与人交谈,看起来并非称职的丈夫和可称道的父亲。他被控破坏伦常,教导人侮慢父亲,轻蔑亲人。哲学与家庭似乎处于紧张的对立之中。但苏格拉底还劝导儿子孝敬母亲,劝说兄弟和睦,并虚心学习如何治家,与悍妻和谐相处。本讲座将梳理柏拉图......

  • 重庆大学古典中心讲座预告|刘小枫:“全球史”与人文政治教育

    就史学视域而言,“全球史”与“世界史”或“普遍史”并无不同,决定性的差异在于用怎样的文明观念看待整个人类的经历。全球史学者致力更换既有的“世界史”或“普遍史”看待人类历史的“观念”,而所谓“必须有一个易于教学的方案”则表明,这些史学家对传播......

  • “经典与解释”系列讲座(26)丨阿伦斯多夫教授的荷马主题系列讲座

    第一,通过塑造悲剧英雄形象,荷马如何为史诗背后的深层哲学问题提供导引?第二,柏拉图如何批判荷马对希腊人的教化?这种批评如何反映在柏拉图的新式哲学教育当中?第三,一位荷马的捍卫者将会如何回应柏拉图的质疑?

  • “经典与解释”系列讲座(25)丨柏拉图如何论述灵魂与身体的冲突?

    从《斐多》、《理想国》到《蒂迈欧》,柏拉图的“灵魂-身体”论述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和推进。同样重要的是,在这条发展轨迹中,存在着一条对西方思想史影响深远却颇受忽略的内在线索。

  • 讲座预告丨《柏拉图的灵魂学》作者托马斯·罗宾逊教授的中国系列讲座

    我一直在阅读希腊文学和希腊哲学,多年以来,我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生活在四、五世纪的这些作家,思想家和教育家曾经见过面吗?如果确有其事,我们对他们彼此之间说了什么,又知道多少呢?

  • 首页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