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清人经史遣珠丛编

周春健 郭康松 主编
  對於任何一種文明的深切把握,都需要通過精心研讀支撐這種文明的經典著作來完成。華夏文明亙古綿長,經典富贍,尤其需要後世學人潛心向學,孜孜研求。清代至民國初年,中國傳統學術經歷了一個大總結時期,清代學者重視文字考據,遵沿“由小學入經學,由經學入史學”的治學路徑,使傳統經典中的諸多難題都“渙然冰釋”。在這一大背景下,清代至民國初,也出現了一批新的學術初步讀物,前接漢學的主張固然使得學風師古,但畢竟年代更為遠古,如何在吸收新的學術成果的基礎上引領新生學子入門,成為新的時代需求。

册数: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