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古学纵横

劉小楓 主編
  如今我們能否取得世紀性的學術成就,端賴於我們是否能夠在現代之後的學術語境中重新擁有自己的古學傳統。本系列旨在積極開拓對中國古典學術大傳統作全面、深入的理解,重新收拾我們自家的古學傳統,為開創中國學術新氣象的心願和意氣奠定基礎——在此基礎上,我們面對現代之後的種種文化論說或“主義”學術時才會有心胸坦蕩、心底踏實的學術底氣和見識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