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廊下派集

徐健 主编
  距亚历山大大帝逝世二十余年即约公元前300年,基提翁的芝诺开始在雅典集市西北角的一个画廊(στοá ποικíλη)里讲学论道。起初那些听众被称为芝诺主义者,后来被唤作廊下派(Stoics)。在亚里士多德以后的希腊化时期,廊下派成为三大主流学派之一,但其历史影响则比伊壁鸠鲁派和怀疑论派重要得多。自芝诺到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廊下派共历时五百年左右,对塑造希腊化文明和古罗马文明起到了关键作用,并对后世思想保持经久不息的影响力。

册数: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