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古希腊诗歌丛编

娄林 主编
  自荷马和赫西俄德以来,古希腊诗歌就承负起教育希腊人的使命,“故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流传至今的古希腊诗歌大多是合唱诗歌,传诵这些合唱诗歌,便是城邦民的教化过程(柏拉图,《法义》654b)。正是这一关乎民众性情的教化性质,使得古希腊诗歌具有与现代诗歌几乎截然异质的品性。从根本上讲,古希腊诗歌关涉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政制)最好,而非仅仅是个人的在世欢欣和痛苦。对我们来说,研习古希腊诗歌不是出于文人雅兴,而是为了理解西方文明的根基、品质和源流。

册数: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