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古典诗文绎读

刘小枫 主编
  《古典诗文绎读》打破现代学科分割,以可读性强的原典绎读开学养正,不仅为人文科学的本科生,也为社会科学各专业本科生提供通识教育基础读本,亦可供理工农医科学生休闲。上哲历来罕见,唯有进入古典诗文, 我们才能与之相遇——“经典者,身之文也;所以陶铸神情,启悟耳目”。西方大学教育的奠基人昆体良早就强调,大学时光务必先读、多读古人作品,后读、少读当世作品,理由是,选择作家非常重要也非常困难,作家越古,选错的可能越少,我国古人所谓“为文之难,知之愈难”——我们的大学如今“不述先哲之诰”,则“无益后生之虑”。

册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