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但丁集

刘小枫 主编
  《神曲》(La Divina Commedia)直译当为“神圣的喜剧”,但“喜剧”是什么意思?是践行《论俗语》(De Vulgari Eloquentia)中的俗语创作理想,用俗语来写作古典式喜剧?抑或演绎《帝制论》(De Monarchia)中世界帝国理想的政治喜剧,还是宣告放弃《飨宴篇》(Il Convivio)中的哲学抱负、向神学皈依的福音书式喜剧?说到底,“喜剧”是世俗的还是救赎的?《神曲》的题旨问题关涉但丁究竟信仰什么这一思想史上的重大问题。总之,《神曲》既有神学家的学养,又有修辞家的雄辩,既有使徒的谦卑,又有天才的僭越。

册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