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至善与快乐

柏拉图《斐勒布》义疏
[意大利]斐奇诺 著 赵精兵 译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4年01月, 页, 36元
ISBN: 9787567509900

内容简介

《斐勒布》是柏拉图众多作品中相当特殊而重要的一部对话,它是柏拉图思想集大成式的展示,文德尔班认为《斐勒布》是柏拉图对善之理念的形而上学思考的巅峰。

斐奇诺第一次将柏拉图的《斐勒布》从希腊文翻译为拉丁文,还对《斐勒布》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和义疏,这个义疏在斐奇诺自己的哲学体系发展中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使之成为其诸柏拉图义疏中除了《帕默尼德》义疏之外最长的一部。本书即从斐奇诺所做的《斐勒布》义疏翻译而来,对我们了解和研究文艺复兴时期的宗教、文化和思想运动大有裨益。

义疏本文根据米歇尔•艾伦编译的《斐奇诺:<斐勒布>义疏》(Marsilio Ficino: The Philebus Commentary)译出,同时附录《斐勒布》最新权威英译本译者弗雷德(Dorothea Frede)的两篇研究论文:《快乐主义者的皈依:苏格拉底在<斐勒布>中的作用》和《崩溃与恢复:柏拉图<斐勒布>中的快乐与痛苦》。

目录

中译本前言

缩写

拉英对照本导言

斐奇诺《斐勒布》义疏第一卷

第一章 所有行动都有某种目的

第二章 所有行动有一个最终目的

第三章 一切行动的目的是善

第四章 善是什么;或者在物体上是灵魂,在灵魂上是理智,在理智上是一自身和善

第五章 一和善是同一物,并且它是所有事物的原理

第六章 人的善由什么构成;论幸福和智慧的相互比较以及与善自身的比较

第七章 主题已经确定的本卷书的引言;关于智慧、快乐和善的事物

第八章 诸善的事物的区别;智慧如何辅助幸福;关于善的知识,它是每一种德性并且使人们快乐

第九章 人的幸福由什么构成,即神的享受,及关于书的主题

第十章 文本中论证的整理;论幸福生活、维纳斯和对神的敬畏

第十一章 论维纳斯和诸神;论神的名称和对神们的敬畏

第十二章 在名称中,尤其在神圣名称中有一种活的力量

第十三章 幸福到底在快乐还是知识中,抑或在某种第三事物中;此外,关于快乐与知识的种和几个属

第十四章 快乐彼此不相似,否则将不可能有结果;此外,关于种之内[几个]属的差异

第十五章 关于理智、真和理智的不朽;此外,关于划分和联合的力量之来源

第十六章 一如何被卷入多和多如何被聚合为;此外,论辩证的分割、混合和定义,以及论观念

第十七章 关于观念及其证实的三个怀疑

第十八章 关于观念和真与不真的形式

第十九章 上述的确认;在不真的形式之上是真的形式,即观念

第二十章 上述的确认;一般形式的自然真

第二十一章 上述的确认和关于第一理智

第二十二章 上述的确认和观念如何与神及较低的事物相联系

第二十三章 我们为什么应该谨慎地接近辩证法;我们应该如何将一划分为多,或将多分解为一

第二十四章 定义和证明的关系;此外,论分解、分割和组合

第二十五章 论划分和联合的技艺,以及为什么我们应该谨慎地使用它

第二十六章 神如何照明我们的理智,以及普罗米修斯如何从天堂给我们带来存在于划分、联合和证明的技艺中的神圣之光

第二十七章 除了第一个一之外,一切事物都是由一和多组成的,而且属是有限的

第二十八章 关于神圣性和划分与联合之技艺的正确运用

第二十九章 你必须从一开始前进到无限的多,并且以有限的多的方式从无限的多返回到一

第三十章 善先于存在和理智,或善自身的条件是完美、充足和满意

第三十一章 善自身以何种方式被赞赏、被热爱、被享受;在一切单个事物中最重要的善是什么

第三十二章 无论幸福还是智慧都不是善自身

第三十三章 善自身先于理智;无论智慧还是快乐都不是最高的善,而是同时分有它们的某物;这个某物是完全的优先者;然而智慧比快乐与它关联更密切

第三十四章 最终目的必须是某一种简单的事物,它如何进入一个由理解和快乐构成的复合物,使得这个复合被祝福的条件,以及理解优先于快乐的原因

第三十五章 三种事物如何为智慧和快乐的复合物幸福所必须:真、均衡和美

第三十六章 神被称为尺度、调节者和适当的之方式

第三十七章 幸福似乎更多的属于智慧而非快乐,并且更被理智而非意志接受

斐奇诺《斐勒布》义疏第二卷

第一章 论诸事物的唯一原理和所有后继于它的事物如何由无限和有限组成,并且论诸事物的首要的种

第二章 如上所述的确认;原理和组成一个实体的诸元素中的等级

第三章 所有事物因为无限所分有的条件和那些由于有限所分有的条件

第四章 此外无限在神之下和有限依靠它的方式;这两者如何被混合在一起

附录一:十个节选

附录二:三个文本

精选书目

附录

弗雷德 快乐主义者的皈依

弗雷德 崩溃与恢复

精彩书摘

中译本导言


在柏拉图的众多著作中,《斐勒布》是一部相当特殊而重要的对话,它无疑是柏拉图思想集大成式的展示,文德尔班认为它是柏拉图对善之理念的形而上学思考的巅峰。其主题是善,对话人物分别是斐勒布、苏格拉底和普罗塔库。表面看来它似乎是典型的“苏格拉底对话”(Socraticdialogues),但文风考据和系统研究表明它是柏拉图晚期的作品。具体位置不是很确定,“标准解读”认为它仅比《法义》略早,而纯文风考据把它排在《智者》、《政治家》之前。国内学者把它排在《治邦者》之后、《蒂迈欧》之前。但是也有不同看法,例如欧文(G.E.L.Owen)一直认为《斐勒布》是早期文本和晚期文本出于特殊历史原因的“拼凑”,而沃特菲尔德(Waterfield)甚至认为它属于中期。其实,《斐勒布》在某些方面,例如对预期的快乐和感受的快乐比较详细的处理,的确与《王制》卷九提出的批判纲领有莫大关系。

一般认为苏格拉底的回归是因为,对话的主题是伦理问题,但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弗雷德(DorotheaFrede)研究表明,苏格拉底的回归有深层原因,柏拉图想要展示苏格拉底作为高贵血统的智者对青年进行的教育。因此,对话中的学说具有教育的性质,并不代表苏格拉底本人的看法。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亚里士多德在柏拉图之后仍然主张,沉思是人能够过的最幸福的生活。关于善到底是智慧还是快乐的争论,不像通常认为的那样是小苏格拉底学派的争论,而是学园内部的争论。认为快乐是善的是著名数学家欧多克索斯(Eudoxus),而反快乐主义者是学园的继承人斯彪西波(Speusippus)。可能因为欧多克索斯这时已经离开雅典,不能为他的学说辩护,所以柏拉图让代表他的斐勒布退出,让普罗塔库作为其代言人。关于普罗塔库,柏拉图称他为卡里克勒斯之子,但是泰勒认为,他不可能是《申辩》中提到的那个卡里克勒斯(《申辩》20a),因为苏格拉底受审时他的孩子还很小。但是,现代研究者大都认为普罗塔库就是那个卡里克勒斯的追随高尔吉亚的儿子。

这里简短地介绍一下各部分的主要内容。对话可以分为四个部分:问题的提出(11a-14b)、讨论的准备(14c-31b)、快乐和智慧在善的生活中的地位(31b-66d)和简短的结论(66d-67b)。对话一开始就直接摆出争论的问题,即善到底是什么。斐勒布认为快乐构成一切有生命之物的善,苏格拉底认为思想、理智、记忆等才是善。并且两次指出对话的目的不是为了争胜,而是为了求真(11c,14b)。斐勒布指出女神阿芙洛狄忒之名实为快乐(12a-b)。苏格拉底辩解说无论智慧和快乐都是多种多样的(12a-14b)。最后,讨论的问题被确定为善是什么,快乐、理智还是某种第三者?

苏格拉底指出必须先考察一和多问题。他认为从一进展到多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有限数目的类是种和无限的个体之间的中介。因此必须弄清楚知识和快乐的类。但是这是相当复杂的。苏格拉底突然凭借神的启示,声称无论幸福还是智慧都不是人的善(20b)。他提出判断善的标准:完满、充足和值得欲求(20c-d)。单纯快乐或理性的生活都不是人愿意过的,理智和快乐的混合生活才是善的生活(20e-22b)。于是争论就转向快乐和理智哪个对善的生活贡献更大?这时苏格拉底说他得用新策略(23b),对宇宙中现存的一切事物的一种新的划分(23c-27c)。即无限(apeiron)、有限(peras)、二者的混合和原因(aitia)(23c-d)。善显然属于第三类,快乐和痛苦属于无限,理性属于原因。知识属于有限。(27c-31b)

在第三部分,苏格拉底首先讨论和快乐的起源。生物体内部是失调的结果是痛苦,而平衡的恢复即快乐(31b-32b)。智慧的人既不选择快乐,也不选择痛苦,而是选择一种中间状态。(32b-33b)快乐和灵魂发生关系有一个过程。(33c-35d)双重痛苦问题(35e-36c)。接着苏格拉底引出了他的假快乐理论。他认为有四种假快乐:虚假判断的快乐(36c-41b)、其价值被过高估计快乐和痛苦(41b-42c)、作为痛苦之免除的快乐(42c-44d)和混杂着痛苦的快乐(44d-50e)。柏拉图也谈到纯粹的快乐:视觉、味觉和学习的快乐(51a-52b)。快乐的进一步区分与批判:三个标准:有无尺度、自身充足与否、存在与变异。快乐是变异,因而不是善(52c-55c)。知识的分类:生产性的和教育培养意义上的知识。技艺可以分为以建筑为代表的精确技艺和以音乐为代表的不精确技艺。精确技艺包括算术:大众的算术和哲学家的辩证法。根据精确性纯粹性和真,辩证法最最重要(55c-59d)。善的生活的建构。处于第一位的是与测量、尺度和无时间的东西,第二位是比例匀称、美、充分和自身充足的东西,第三位是理由和理智,第四位是科学、技艺和正确意见,第五位是无痛苦的纯快乐(59d-66d)。

在结论部分,苏格拉底简要地回顾了论证的过程(66d-67b),重申理智对于快乐的胜利。

在古代,只有新柏拉图主义者达马斯基乌斯(Damascius)撰写过《斐勒布》义疏,之后的中世纪一直无人问津,直到斐奇诺的翻译和义疏。斐奇诺《〈斐勒布〉义疏》的详细情况见拉英对照本编译者米歇尔?艾伦(MichaelJ.B.Allen)详尽的译者导言。

义疏本文根据米歇尔·艾伦编译的《斐奇诺:<斐勒布>义疏》(Marsilio Ficino: The Philebus Commentary)译出。为了帮助读者理解《斐勒布》,译者特意译出《斐勒布》最新权威英文译本译者弗雷德(DorotheaFrede)的两篇研究论文作为附录:《快乐主义者的皈依:苏格拉底在<斐勒布>中的作用》(The Hedonist’s conversion: the role of Socrates in Philebus, in Form and Argument in late Plato, Edited by Christopher Gill and Mary Margaret McCabe,1996,pp.213-248)和《崩溃与恢复:柏拉图<斐勒布>中的快乐与痛苦》(Disintegration and restoration: pleasure and pain in Plato’s Philebus,载克劳特编《柏拉图》三联书店,2006年,页425-463)。文中脚注除特别注明外均为编译者注,摘要为编译者所做,原均在正文前,为了方便阅读,现在移到各小节之前。由于译者初识拉丁文,故译文主要从英文译出。为求准确,译者尽量做到一词一译。错误之处还望方家不吝指教,译者电子邮箱为:robinchaos@126.com。在此要感谢梁中和兄的信任,让译者迻译本书,感谢杨俊英帮助翻译几个法语注释。谨以此译文献给家严,明年他将从教师岗位上荣誉退休。


终南赵精兵

2011年3月于成都

2011年6月三校

作者简介

斐奇诺,有意大利文艺复兴第一哲人之称,他以严格的形而上学形式首次表述了古典主义新思想,创办和主持佛罗伦萨“柏拉图学园”,斐奇诺还是著名的医师、音乐家、占星家、语言家、翻译家、教育家,著述译著宏富,交友遍布欧洲,是文艺复兴时期典型的“通才、全人”。




译者赵精兵,陕西西安人,先后就读于长安大学、四川大学,现为南京大学博士候选人,研究方向为现象学和德国哲学。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