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全球化在东亚的开端(57) 

经典与解释”辑刊第57期
娄林 主编 刘小枫 策划
华夏出版社
2020年12月, 303页, 59元
ISBN: 9787508099668

内容简介

近代以来,几乎所有亚非国家都曾沦为西方列强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只有地处东亚的日本不仅保持了主权独立,免于殖民的命运,甚至脱亚入欧,试图更改自己的文明根基——日本的这一段历史,可作为我们理解现代全球化历史的某种标本。

日本近代化的实现过程如冰上滑过一般“顺畅”,究其根源,以军事商业为特征的织丰政权(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的统治)乃转折点,其一系列政策为日本的近代化铺平了道路。



标志着日本近代化开端的“黑船事件”

目录

论题 全球化在东亚的开端 (刘小枫 策划)

日本近代化的准备期:织丰政权的意义

从世界史看织丰政权的军事商业特征

丰臣秀吉对东亚的认识

日本历史教育中的丰臣秀吉侵略朝鲜问题

关于丰臣秀吉侵略朝鲜的史料日本德川时代的世界史

16至19世纪日本基督教的接受、被禁、隐伏


古典作品研究

塞涅卡《特洛伊妇女》中的死亡与视角


思想史发微

阿提卡瓶画与前苏格拉底哲学

影响现代共济会象征体系的古代秘仪与秘密团体

普罗提诺论凝视的自我

本雅明与康托洛维茨


古文今刊

《論語象義》總論


旧文新刊

中國正史上之日本


评  论

评福克纳《戴高乐的故事》

朱科特对苏格拉底与马基雅维利的综合

精彩书摘

日本近代化的准备期:织丰政权的意义(试读)

 

弗洛伦蒂娜暴凤明


 

引 言

  

19世纪末,亚非国家受到来自西方世界的冲击,日本也不例外。几乎所有的亚非国家都成为西方列强的殖民地,只有当时的明治日本不仅保持了主权独立,免于被殖民,而且顺利完成了近代化的转变,成功变革成为国民国家。通过明治维新的大变革,由士农工商的身份制度与幕藩体制构成的传统社会一瞬间变容为四民平等的近代化社会。不仅如此,日本还大胆吸收欧美国家的文化、政治与法律制度,在短时间内疾速成长为列强之一。日本的近代化堪称亚洲的奇迹。这正是笔者开展日本研究的动机。

 

日本与其他亚洲国家的不同之处在于,其近代化的实现过程如同冰上滑过一般顺畅。西方社会在完成了构筑以自由平等为前提的近代化市民社会的基础上推进工业化。公民的自由与平等是近代化社会的象征。相比而言,幕藩体制下的日本是以士农工商等级身份制为基础的社会。而如果一个国家的等级身份制的社会结构与传统很强的话,将无法实现社会的自由与平等。因此,那些无法吸收近代文明、无法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均被殖民浪潮吞没了。

 

织田信长的木瓜家徽

 

思考日本与亚非诸国究竟不同在哪里,以近代化为关键词对日本历史进行再考察,便会发现,幕藩体制下的町人文化为近代化进程做了充分的准备。若进一步探究是什么为町人文化做了准备,以制定乐市乐座 制度而闻名的织田信长1534-1582)便作为一个关键历史人物逐渐浮出水面。

 

[译注:乐市乐座是日本在16 17 世纪期间的战国时代,由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及诸战国大名在其领地城下町所推动的一项经济政策。乃自由化之意,则指平安到战国时代的工商业者或演艺人员组成的工会,工会向朝廷、贵族或寺院支付金钱,以换取独家专卖或贩卖权。应仁之乱后,出现了许多不属于以前的座的新兴工商业者,封建领主意图将其集中在领国经济下加以统治,以图繁荣城下町。1577 年织田信长对安土城发布的乐市乐座法令最为著名,法令免除了城下町的市场税和商业税,废除座商人特权,是为乐市;进一步废除座本身则称为乐座,它废除了妨碍自由经商的行会制度。]

 

图片



丰臣秀吉的五七桐纹家徽

 

笔者认为,日本社会史的转折点,即由古代中世向近世社会过渡的转折点在于织丰政权。织田信长不仅仅作为英雄人物,更作为实现日本社会划时代变革的人物而登场,这正是笔者博士论文提出的假说。信长不仅是战国时代的霸者,他还斩断了日本社会与之前历史的联系。信长在统一天下过程中实施的许多政策,打破了古代中世的遗制,为近代的到来做了准备。在信长的各项政策中,尤其以城市政策最具划时代意义。

 

幕末时期,佩里率领的美军军舰来到浦贺港,将日本与其他亚洲国家一样再次裹挟进世界史的进程中。但整个亚洲只有日本免于诸列强的蹂躏,保持了独立的主权,并顺利吸收西洋文明,迅速完成了近代化变革。之所以能够如此,乃因为当时日本已经构筑起接受西洋近代化的社会基盘,这也正是本文的问题出发点……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