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哲人-王

柏拉图《王制》的论证
[美]里夫(C. D. C. Reeve) 著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20年09月, 480页, 78元
ISBN: 9787567597310

内容简介

《哲人-王》是对柏拉图《王制》(《理想国》)的系统性解读。全书从认识论、形而上学、心理学和政治学角度,分析了柏拉图的好城邦方案,展示了柏拉图伦理学在伦理图谱上的位置。依托逻辑链和对文本的细读,作者驳斥了针对柏拉图的重大误解,为理解《王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哲人-王》一经面世就开辟了一片新天地,它为习惯于在柏拉图思想中寻找瑕疵之人提供了关于《王制》的这样一种解读:当柏拉图的论证渗透到这部富有争议的作品的每个角落时,他的论证始终是首尾一贯的。

——费拉里(G. R. F. Ferrari),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哲人-王》以其广博的视角和畅达的行文而格外引人注目,它的着眼点并不是某一具体的段落、论证或理论,而是作为首尾一贯的文本的整个《王制》。

——尼赫马斯(Alexander Nehamas),普林斯顿大学


里夫对柏拉图《王制》的整体性解读行文优雅、富于哲思,读者决不可忽视里夫在追踪柏拉图经典之作的平行结构时所用的引人注目而又诱人深入的方式。

——摩根(Michael L. Morgan),印第安纳大学

目录

序言

第二版序言

 

第1章 正义问题

1.1引言

1.2苏格拉底

1.3克法洛斯和玻勒马霍斯

1.4忒拉绪马霍斯

1.5忒拉绪马霍斯的第一个论证

1.6忒拉绪马霍斯的第二个论证

1.7苏格拉底的回应及效果

1.8柏拉图的目的

1.9格劳孔对善的划分

1.10格劳孔为不正义辩护

1.11格劳孔的挑战

1.12为何选中格劳孔?

1.13《王制》的目的

 

第2章 认识论和形而上学

2.1引言

2.2欲望的划分

2.3灵魂病理学

2.4教育和欲望

2.5洞穴比喻

2.6线段比喻引论

2.7线段比喻

2.8知识和意见

2.9科学和辩证法

2.10线段比喻的数学方面

2.11太阳比喻

2.12力量和善

2.13相论的发展

2.14哲学的局限

2.15当事人和旁观者

 

第3章 灵魂学

3.1引言

3.2三分灵魂

3.3灵魂分区的源头和价值

3.4灵魂各部分的核心概念

3.5灵魂的统治

3.6快乐

3.7幸福

3.8不朽和纯净

3.9柏拉图式灵魂学概观

3.10理性和合理性

 

第4章 政治学

4.1引言

4.2对好城邦所作解释的结构

4.3专门化

4.4生产者

4.5护卫者

4.6再论生产者

4.7哲人-王

4.8再论护卫者

4.9好城邦

4.10统一性和政治自觉

4.11统治者的谎言

4.12残疾人、儿童、妇女和奴隶

4.13诗歌的危害

4.14自由

 

第5章 关于正义的灵魂政治学

5.1引言

5.2传统正义

5.3从传统正义到正义本身

5.4正义本身

5.5柏拉图的伦理学理论

 

参考文献

索引

精彩书摘

序言

 

理解《王制》时,几乎在每一本参考书和每一个百科词典中都能找到这种最盛行的、四处传播的谜团:它包含的形而上学和认识论学说具有典型的柏拉图式的特征。超验的独立于人们所熟悉的感官世界,唯有它们是绝对真实可知的;它既非绝对真实,亦非绝对可知。一切知识都是回忆:出生前与相直接接触让我们有了知识;出生后忘了知识;此世今生,记忆受到正确的触动时,我们回忆起知识。

理解《王制》时的第二个谜团是:无论哲学性还是艺术性,《王制》都不是一部统一的著作。这个谜团与第一个谜团一样充斥着各个地方。《王制》卷一属于柏拉图早期的苏格拉底式对话,与其他各卷不是一回事,对其他各卷中为正义所作的辩护没有实质作用。卷二(369b5-372d3)描述的第一城邦在浮现出来的论证中找不到合理位置,这是无法原谅的错误开端。太阳、线段和洞穴等核心比喻并非在讲述一个连贯的哲学故事。这部著作的主体部分表达的各种观点(尤其是诗歌的主题)太过激进,与卷十表达的观点相冲突;卷十只不过是整部书实质上已经完成以后才撰写并被收为附录的东西。 

第三个谜团是:《王制》宣扬极权主义,它所描述的完美城邦或好城邦(Kallipolis)拒绝一切创新和思想自由,在这个城邦里,异化的、被洗脑的大众在被洗脑的武装护卫者的强迫下遵守社会规则,他们根本不了解这些社会规则的目的何在;这一切都是受过很多训练的精英阶层传下来的,这个精英阶层说谎成性(xii)以便能把更能多时间用于抽象的哲学活动。很少有学者相信这个谜团;但在专家学者这个圈子之外,这种看法与前两个谜团一样广泛传播。最后一个谜团是:《王制》的整个论证由于含混不清而无效,柏拉图开始时为正义辩护,结束时却为其他东西辩护。为解开这个谜团,已经有太多不同的尝试。然而在我看来,这些解释在深度和力度上还不够。如果所有这些谜团都是真的,那么很难避免这种结论:无论各个部分有什么价值,《王制》作为一个整体,至多只能算是有严重缺陷的杰作。它的形而上学和认识论不可靠,它的主要论证是失败的,它的政治结论令人讨厌,它的核心类比不连贯,它的谋篇布局有缺陷。只能对这本书进行局部理解,这本书里的哲学已经被解剖成碎片,至多不过是超验的碎片。 

这些谜团是真的吗?接下来,我会对《王制》进行整体性的理解,这种理解能够证明:这些谜团不是真的,它们代表的正统观点包含了应当被驳斥的、对柏拉图的严重误解。因此,通过暗示以及(在一定程度上)通过本书的结构和意图,《哲人-王》是修正性的著作,它将以全新的、非正统的视角看待《王制》。在这里,我不能总结我对《王制》的理解。我认为,这样的总结会带来更多的坏处而非好处,会引发怀疑论而无法提供能把怀疑打消的详细证据。但是,我至少能够描绘我采取的方式的轮廓。在第1章(以及第2.13节和第3.3节),我论证《王制》(尤其是它的开篇词)表达并解释了柏拉图的决心,他要与被我们理解为苏格拉底主义的关键因素——诘问法、技艺类比、德性即知识以及意志薄弱是不可能的等学说——决裂。然而,对苏格拉底的这些批评给柏拉图留下了一个问题:正义问题和哲学方法论问题。我将在第1.8-2.3节描述这个问题。

2-5章致力于阐明柏拉图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但是,柏拉图并未按照他提出问题时的秩序或风格来提供答案。实际上,我的工作是追踪《王制》里的四条不同路径,其中每条路径都覆盖了不同的哲学领域。毫无疑问,与依照秩序解读相比,这种解读会掩盖很多东西。但是,当尝试这样做,并看到这样做向我揭露的东西以后,我被征服了:我所采纳的这种做法的益处远远大于它的代价。我追寻的这四种路径的先后顺序,源自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在《王制》的整个论证中,究竟是哪个部分以哪个部分为前提。正如我的副标题所指出的,我把柏拉图的论证当作我的主题。第2章处理基础问题,即认识论和形而上学,知识和实在。这是最难的一章,读者一定要有耐心。以对太阳比喻、线段比喻和洞穴比喻的全新理解为基础,以卷五(475c11-480a13)中爱观赏之人和爱技艺之人的论证为基础,我要论证:《王制》里的相论和我们对这些相的知识,以及后来《美诺》、《斐多》、《会饮》和《斐德若》中的相论和关于相的知识,二者极不相同。如果我的看法正确,《王制》这个具有决定意义的坐标点,不仅把柏拉图与早期对话中苏格拉底式伦理理论区分开来,而且与通常所认为的柏拉图中期对话区别开来。 

3章处理灵魂学,这一章很关键。因为在我看来,柏拉图的灵魂理论(尤其是他对各种欲望所作的解释)是理解他的形而上学和认识论的直通车,能由此看出柏拉图如何把《王制》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创作。出于这个原因,第2章开头部分致力于灵魂学。第4章处理柏拉图的政治学和他的好城邦理论。在这里,他对生产者、护卫者和哲人-王的复杂观点得到分析和解释。在这里,我们看到柏拉图为何如此强调教育,他为何认为统治城邦的律法是基础,以及他在为适度的自由而非压迫作辩护。在第4.13节,我讨论柏拉图对诗歌颇有中伤的解释,并为这种解释的一致性作辩护。有了柏拉图的认识论、形而上学、灵魂学和政治学,才有可能在第5章展示他的伦理理论,展示他对卷一提到的正义问题的解决(这个思路从未被打断),并看到他的伦理理论在伦理图谱上的位置。我的理解最终依靠的证据当然是文本——作为一个整体的《王制》。因此我把二手文献所作的一切讨论都放在了注释里。不这样做的话就会给人造成这种印象:我的解释性论证是否成功完全依赖于我对相反论点的批判是否成功,而且,我怕把读者带到过度烦琐的迷宫之中。由此而来的结果是:《王制》的文本本身能够作为哲学论证的支撑材料;并非完全独立的二手文本是一个必要的(但却独特的、非百科全书式的)连接,与其他学者和其他哲学家的著作连接起来。 

我还想说的是,我写作时主要针对的是哲学家,因此《哲人-王》中的一些段落(就像《王制》本身的一些部分那样)[xiv]更容易被受过哲学训练的人们接受。然而,我也尽可能让我说的话能够被所有读者——那些愿意努力理解柏拉图的读者——接受,并给读者留下快乐,留下理解后所带来的生动感受,这是努力理解柏拉图的人们应得的奖赏。我并不认为在柏拉图讨论过的任何主题中,他说过的话就是终极真理;我没想过证明这一点。我为柏拉图辩护,因为在我看来,常见的反对意见以误解为基础,并预设了错误的哲学。但是也常常有其他反对意见,包括我的有限智慧所不能理解的反对意见。因此,我并不认为我对《王制》的理解就是终极真理。我已经朝着完整性、终极性去努力。若能成功说服读者我的理解是可以考虑的,本书中归于柏拉图的那些理论是精彩且令人信服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作者简介

作者 里夫(C. D. C. Reeve),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哲学系教授、古典系兼职教授,研究领域为古希腊哲学(尤其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著有学术专著8部,译著4部,近年着手亚里士多德著作的译注,已完成包括《尼各马可伦理学》《形而上学》《政治学》《论灵魂》《修辞学》《物理学》在内的10卷,收入Hackett出版社The New Hackett Aristotle系列。

  译者 孔祥润,天津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山东大学哲学博士)。译著有《<申辩篇>中的苏格拉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哲人-王:柏拉图<王制的论证>》(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20)、《无知和二次起航:柏拉图〈王制〉中的问题》(即将出版)。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