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春秋左传杜氏集解辨正

廖平 著 陈绪波 校注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20年09月, 163页, 38元
ISBN: 9787576002768

内容简介

《春秋左传杜氏集解辨正》成书于光绪十八年(1892),全书分上下两卷,每卷六篇,每篇一公,上下两卷凡十二公。此外,又有《左氏集解辨正补遗》一卷,是对《辨正》的补充。增补内容凡八条,其中庄公三条,成公五条。《补遗》内容、风格与《辨正》一致,但在体例上略有不同。从全书来看,廖氏先引经文、传文,其次再节录需要辨正的杜预注文,最后则是廖氏的“辩正”内容。

目录

校注前言 

 

春秋左傳杜氏集解辨正 

 

《春秋左傳杜氏集解辨正》二卷提要 

《春秋左傳杜氏集解辨正》上卷 

隱公篇第一 

桓公篇第二 

莊公篇第三 

閔公篇第四 

僖公篇第五 

文公篇第六 

 

《春秋左傳杜氏集解辨正》下卷

宣公篇第七 

成公篇第八 

襄公篇第九 

昭公篇第十 

定公篇第十一

哀公篇第十二

 

《春秋左傳杜氏集解辨正》補遺

主要參考書目

精彩书摘

校 注 前 言


陈绪波

 

廖平是晚近著名的經今文學家,在中國經學史和近代思想史上都佔有重要地位。“廖平的經學研究,‘長于《春秋》,善説禮制’。他的《春秋》學著述頗豐,計有《春秋》類八種、《公羊》類六種、《穀梁》類九種、《左傳》類二十三種,凡四十六種。” [1]諸類之中,尤以左氏著述爲衆。《春秋左傳杜氏集解辨正》成書於光緒十八年(1892),是書又名《左氏春秋杜注集解辨正》、《杜氏集解辨正》、《左氏集解辨證》等。全書分上下兩卷,每卷六篇,每篇一公,上下兩卷凡十二公。上卷爲隱公、桓公、莊公、閔公、僖公、文公六公,下卷爲宣公、成公、襄公、昭公、定公、哀公六公。此外,又有《左氏集解辨正補遺》一卷,是對《辨正》的補充。增補内容凡八條,其中莊公三條,成公五條。《補遺》内容、風格與《辨正》一致,但在體例上略有不同。


從全書來看,廖氏先引經文、傳文,其次再節録需要辨正的杜預注文,最後則是廖氏的“辨正”内容。廖平是清末民初著名的經今文學家,“其書大旨,在箴砭杜氏以例説經之失。凡杜氏詮釋經傳未有愜者,皆分别條録之而爲之辨証。詳其所論,類皆中理。……治《春秋左氏傳》者,實可資爲參考焉。”[2]


《春秋左傳杜氏集解辨正》主要有光緒三十三年(1907)四益館鉛印本、民國二十四年(1935)自刻本。本書所録,即據《續修四庫全書》經部所收光緒本整理。《左氏集解辨正補遺》一卷,《四譯館叢書》未收録,《廖平全集》亦未收録,今所見者有國圖藏本。本書所録,即據國圖藏本整理。


在校注過程中,本書參考了舒大剛、楊世文二位先生主編的《廖平全集》等書的點校成果,尤以邱進之教授校點的《春秋左傳杜氏集解》參考爲多,實受益匪淺。本書的校注體例分述如下:


一、 全書採用繁體横排,施以現代標點,於難解字詞、人名地名、典章制度、引文出處等,作必要的注釋。

二、 正文中,廖氏所節録經文、傳文用小四號加粗宋體字,杜預注文用小四號宋體字,廖平辨正内容和校注者新增注釋用小五號宋體字,廖平雙行小注改爲單行排列,用小六號宋體字(此類内容極少)。新增注釋文字較短者採用隨文夾注,外加圓括號(單獨注音除外);文字較長者及校勘記,採用腳注形式。

三、 凡底本中的譌、脱、衍、倒文字,一般出校説明;但如果僅是筆劃小誤,如日曰、戊戌、己巳等之類混淆,則徑改不出校。

四、 凡原文中爲避聖諱、清諱所改字,徑予回改,不出校記。

五、 凡古今字、異體字、通假字,一般保持原樣。爲規範起見,將舊字形悉改爲新字形。

六、 爲便於排版和閲讀,刪去了原有版心文字,頂格、退格等亦改爲現代通行方式。

七、 原有分段者,一般保持原樣。原無分段的長篇文字,按文意酌情分段。

八、 對於書中引文,盡量查明原始出處,並將主要參考書目及其版本情況附書末。

   

整理者學識有限,書中疏謬難免,尚祈方家是正。

 

(本書係重慶大學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資助項目階段性成果,項目批准號:106112015CDJSK47XK21。)

 __________

[1] 趙沛:《廖平春秋學研究》,巴蜀書社,2007年,第2頁。

[2]《續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經部·春秋類·左氏春秋杜注集解辨正》,中華書局,1993年,第709-710頁。



四译馆自序


《春秋左传杜氏集解辨正》二卷 

见《井研县艺文志·经部》

 

东汉治《左氏》者,与《公》、《谷》相同,本传义例所无,皆引二传相补,如《释例》(杜预《春秋释例》)中所引许(许慎)、贾(贾逵)诸条可证。杜氏后起,乃力反二传,讥汉师为肤引(浅近的援引),颇与范氏《集解》(范宁《春秋谷梁传集解》)同。考旧说,以义例归本孔子,杜则分为四门,以“五十凡”为周公旧例,不言“凡”为孔子“新例”,例之有无,以本传明文为断。凡“五十凡”及“新例”之外,皆以为“传例”。有从赴告鲁事,前后相反,不能指为赴告,则云“史非一人,各有文质”。一国三公,何所适从?又即所云“新旧例”言之,“五十凡”有重文,有礼制,于今无关,几及十条。且无“凡”皆为言“凡”所统,偶有“凡”字以为周公(周公旧例),偶无“凡”字以为孔子(孔子新例),何所见而云然?

且同盟以名(与鲁同盟,诸侯薨则赴以名,经书其名),不同盟不名(非鲁同盟,薨则不以名赴,经不书其名),三条皆为解滕、薛、杞三小国而发,曹、莒以上并无其文。所谓不同盟者,谓小国不以同盟待之,非为大国言也。除三小国(滕、薛、杞)与秦、宿,更无不名之事。杜不悟其理,于各国之卒,必推考其同盟,本身无盟,求之祖、父,不亦误乎!

大例之外,其误说文义者,如“豫(预测)凶事,非礼也”(隐公元年传:“赠死不及尸,吊生不及哀,豫凶事,非礼也”)六字,文见《说苑》[1],谓丧礼衾qīn(丧礼入殓时覆盖尸体的衾被和裹束尸体的束带)衰裳(即丧服,居丧时所服。《仪礼·丧服》:“丧服,斩衰裳。”郑玄注:“凡服上曰衰,下曰裳。”)不豫制(预先制好),所以解天子、诸侯、大夫、士必数月而葬之故(隐公元年传:“天子七月而葬,同轨毕至;诸侯五月,同盟至;大夫三月,同位至;士踰月,外姻至。”),杜乃以为子氏(杜预以为“子氏”为仲子,鲁桓公之母)未薨而吊丧,至流为笑柄。又“弒君,称君,君无道;称臣,臣之罪”(宣公四年传:“凡弒君,称君,君无道也;称臣,臣之罪也。”杜注以为传例)。“称君”当为“称人”。杜不知为字误,就文立训。春秋弒君,正文有不称君者哉?又何以别于称臣也?又“帛君”(隐公二年经:“纪子帛、莒子盟于密。”杜注云:“子帛,裂𦈡字也。”杜预以为纪子帛即纪国大夫纪裂𦈡,子帛为其字,而非纪国国君。廖平以为非)为“伯尹”之异文,以“帛”为裂𦈡字,是大夫序诸侯上,小国大夫亦同称“子”矣。“君氏”为子氏,又何以解尹氏、武氏连文之传耶?盖经本作“尹”,无传,传所记“君氏卒”为鲁事,不见经,后人误以传之“君”即经之“尹”,杜氏误合之,称夫人为“君氏”,何尝有此不辞之文!此类悉加辨证,与《释例评》(廖平撰,又名《杜氏左传释例辨正》)相辅而行,可谓杜学之箴砭也。

__________

[1]《说苑》,又名《新苑》,西汉刘向编撰。原二十卷,后仅存五卷,大部分已经散佚,后经宋曾巩搜辑,复为二十卷,主要是按类记述春秋战国至汉代的遗闻轶事,每类之前列总说,事后加按语。其中以记述诸子言行为主,不少篇章中有关于治国安民、家国兴亡的哲理格言,主要体现了儒家的哲学思想、政治理想以及伦理观念。其中《修文》篇云:“赠死不及柩尸,吊生不及悲哀,非礼也。”



作者简介

作者廖平(1852—1932),四川井研县青阳乡盐井湾人。初名登廷,字旭陵,号四益;继改字季平,改号四译;晚年更号为六译。他一生研治经学,做出了卓越的学术贡献,并起到了一个融合古今中西各种学说,富有时代特色的经学理论体系,深刻影响了康有为等人的思想。他是中国近代著名的经学大师,在中国近代学术界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代表作有《古今学考》 《穀梁春秋经传古义疏》《释范》等。

校注者陈绪波,男,1982年6月生,山东莱芜人,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经学史与经学文献学,主要侧重于礼学与春秋学研究。著有《<仪礼>宫室考》,发表论文多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重庆市及重庆大学科研项目多项。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