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论柏拉图《高尔吉亚》的统一性

修辞、正义与哲学生活
[美]德文·斯托弗 著 吴立立 林鹿珊 译 梁中和 校
华夏出版社
2020年10月, 190页, 48元
ISBN:

内容简介

这本书展现了柏拉图对话作品《高尔吉亚》复杂的内在统一性。作者细致分析了对话的三个主要部分,包括苏格拉底与主要对手卡利克勒斯之见的著名争论,表明修辞、正义和哲学生活这些看似不相关的主题如何被编织成一个连贯的整体。这部《高尔吉亚》解读还澄清了柏拉图关于修辞术的思想,表明柏拉图和苏格拉底对修辞术的态度比人们一般所认为的更为正面。

斯托弗对《高尔吉亚》的分析让我们有理由相信,柏拉图在呈现苏格拉底哲学时有一个总体的“文学-修辞“计划,而引导这个计划的,正是他对《高尔吉亚》中所提问题的理解。

目录

中译本说明


前言


第一章 检验修辞家

序曲

诱陷高尔吉亚,第一部分

诱陷高尔吉亚,第二部分


第二章 珀洛斯和关于正义的争论

苏格拉底对修辞术的描述

修辞家拥有权力吗?

转向正义以及“苏格拉底论题”

珀洛斯对苏格拉底的“反驳”

苏格拉底对珀洛斯的“反驳”


第三章 苏格拉底与卡利克勒斯之间的对抗

卡利克勒斯的开篇演讲

苏格拉底对卡利克勒斯正义观点的考察

节制与无节制,以及快乐主义的问题


第四章 苏格拉底的处境与修辞学的恢复

高贵的修辞术、灵魂的秩序和苏格拉底论题

苏格拉底的处境、同化问题和自我保护的问题

卡利克勒斯和他的英雄们,真正的修辞术,以及苏格拉底的真正政治技艺

关于来生的逻各斯


结论:对高贵修辞术的最后反思


参考文献

索引

精彩书摘

内容试读


结论:对高贵修辞术的最后反思


苏格拉底与高尔吉亚


如果这是对的,即我们质疑苏格拉底本人是否真的相信他向卡利克勒斯呈现的有关来生的描述,那么他的陈述或许尤其可视为高贵修辞术的一个例子。无疑,这个描述的一个优点在于(如果它能被相信的话),它那样描述的哲学生活将会减轻人们对这种生活的愤怒,并为它赢得尊重。但苏格拉底的描述有多可信呢?苏格拉底本人也表明,对于卡利克勒斯是否相信这个描述,他并不是非常乐观。甚至对于卡利克勒斯会不会相信苏格拉底的声称,即苏格拉底本人相信这种描述,苏格拉底也不抱太大的希望(参考523a1-3,527a5-9)。如果卡利克勒斯在对话最后的沉默暗示了这种可能的怀疑态度,那么他与《高尔吉亚》的许多读者也没有什么不一样,这些读者会不加犹豫地将苏格拉底的描述当作一个神话,即便苏格拉底坚持认为它应该被视作一种逻各斯(论证)。我认为,苏格拉底的描述并不是要作为他在《高尔吉亚》中所指向的那种高贵修辞术的基本模型,至少他没有以任何简单且直接的方式表明这点。但是,如果对话结尾的论述不是一种高贵修辞术的基本模型,而苏格拉底同时又在呼吁一种新形式的修辞术,那么这种修辞术将具备什么样的特点呢?


我们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苏格拉底早前提到,从未有人见过高贵的修辞术(参见503a5-b1,516e9-518a7)。我们最好将苏格拉底之前的评论理解成创制某种新事物的呼吁,而不是为已经存在的事物进行辩护。我已经提到,在创制这种新修辞术的事上,他向高尔吉亚寻求帮助。但是,苏格拉底不是至少已经为高尔吉亚提供了一个大致的轮廓吗,即使这仅仅是为了引导高尔吉亚去做苏格拉底想要他做的事?尽管对话末尾有关来生的描述可能并非意在作为苏格拉底想象的高贵修辞术的直接模型,我们还是可以从其他篇章中发现更多迹象来揭示苏格拉底对于这种修辞术的想法,即便仍旧有点不彻底。


苏格拉底


最重要的是,苏格拉底所陈述的美德学说结合了智慧、节制和正义,并宣告这些美德与某种由“几何的平等”所连接起来的宇宙秩序和谐一致(再参506c5-508c3),这点比有关来生的描述更有教益。苏格拉底对这一学说的辩护应当结合一个事实来考虑,即他将自己的行为描述为“真正的政治技艺”,并竭力指责珀洛斯和卡利克勒斯被不公正所吸引,劝告他们更加忠于美德。苏格拉底的这些努力尽管没有完全动摇珀洛斯卡利克勒斯,但至少成功地让人注意到苏格拉底自己的观点;这一点很重要。苏格拉底的演讲和论证联合起来产生一种冲击力,它让苏格拉底的观点,或者更宽泛地说让哲学的观点和品质,显得既批评那种以通常方式运作的政治和城邦,又从根本上支持普通城邦民最高的追求和最深的渴望。从这个意义上讲,苏格拉底的演讲和论证把某种形式的控诉、告诫,与某种甚至可称为谄媚的东西结合了起来。总而言之,虽然苏格拉底承认甚至强调哲学与城邦之间存在着某种张力,但他在呈现自己的观点时,却使哲学显得像是城邦的道德良心,同时它作为一种追求,探寻着能够让有序宇宙与人类美德相和谐的智慧。我认为,这样一种对哲学的普遍陈述以及对苏格拉底生活的特殊描述,就是《高尔吉亚》中苏格拉底力劝高尔吉亚去实践的那种高贵修辞术的核心。


柏拉图《高尔吉亚篇》


确切地说,对这种修辞术的成功实践将产生有限但意义深远的结果。一个受其影响的城邦或许不能因此变成哲学式的,甚至也不能完全理解苏格拉底哲学的真正特质,但哲学式的生活将会变成受人敬佩和尊敬的对象,而非蔑视和敌意的对象。不像更有雄心的近代哲学家,诸如霍布斯洛克孟德斯鸠,他们的目的是在政治生活中实现更完整的“启蒙”,以及更彻底地转变哲学与政治的关系。而苏格拉底可能认为,我们顶多只能指望高贵的修辞术达成较有限的事,至少不能付出毁灭政治生活和哲学这样惨重的代价。


继续追问苏格拉底在哲学与城邦之间的张力问题上面对现代的“解决方式”时可能会有哪些保留意见,将要求我们不局限于《高尔吉亚》的文本范围。这还需要彻底地研究《王制》《法义》《会饮》,并在这些作品和近代思想的奠基性作品之间做比较。不过,考虑一下苏格拉底所提示的卡利克勒斯内心深处的关切,我们至少可以觉察到苏格拉底对近代解决方式可能有的一些异议。主导近代政治社会的生活方式能让像卡利克勒斯这种爱欲类型的人满足吗?近代的哲学学说能否让卡利克勒斯理解其自身最深的关切,而他又能否完全接受这些学说所鼓吹的观点?又或者,在一个试图“合理解释”政治的世界里,那些我们已经在卡利克勒斯身上看到的问题、困惑和不满,是否只会变得更深刻、更普遍?苏格拉底会反对现代人说,比起追求政治生活的彻底转变,更明智的做法是限制哲学的目的,或者限制修辞术服务哲学时的目的,让其仅仅用于平息卡利克勒斯对哲学所表达的那种愤怒,并在城邦中为哲学赢得受尊敬的一席之地。


高尔吉亚的故乡Leontini


但即使只是我刚刚所说的这些,是不是真的能指望它们实现呢?苏格拉底想与高尔吉亚结为同盟,并希望这个同盟成功完成他在《高尔吉亚》中所指向的修辞术任务,这个希望有多现实?我们有理由得出结论说,苏格拉底想要拉拢高尔吉亚的尝试不是完全认真的,或者说,高尔吉亚对苏格拉底而言顶多只是一个机会不大的选择。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很难看出凭什么富有、见多识广、自我满足的高尔吉亚会想承担这个任务。很大程度上,这个任务要保护的并非高尔吉亚的追求,而且苏格拉底在《高尔吉亚》中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关于这种追求的简介。有关高尔吉亚是否渴望与苏格拉底结盟的怀疑在《美诺》中得到了确证,苏格拉底在其中表明,他和高尔吉亚的关系自他们初次见面开始就从未有过发展,他说这话是在几年之后了。在《美诺》中,苏格拉底声称自己甚至记不清对高尔吉亚有什么看法了。那么,我们是否要接受这个令人失望的结论:《高尔吉亚》抛出了一个问题,却未提供适当的解决办法?也就是说,柏拉图向我们提供了一个解决办法,可它永远都没有机会成功,柏拉图也让我们看到它没有成功。莫非这个对话只是简单地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关于未解问题的更深理解?


答案至少从某个方面来说是肯定的。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个问题最终得到了解决——不是由高尔吉亚,而是一个更伟大的修辞术大师,他与苏格拉底有着更密切的关系,而且更理解苏格拉底的生活和活动。柏拉图不是自己实现了苏格拉底曾经的设想吗?柏拉图确实没能在苏格拉底在世的时候保护他,因此他没有完成假设中高尔吉亚或许能完成的那个基本任务;但柏拉图在后人的心灵和头脑中,成功地为苏格拉底及其哲学赢得了尊重,而且是巨大的成功。柏拉图的作品及其作品中的陈述让苏格拉底变得“年轻貌美”,于是我们看到了作为西方文明英雄之一的苏格拉底,作为一个人,他的生活长久以来激起人们的尊重和崇敬。柏拉图成功的标志之一就是,其对话作品的许多读者甚至很难理解,为什么苏格拉底竟会成为蔑视和敌意的靶子。


拉斐尔《雅典学院》


因此,《高尔吉亚》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个窗口,去了解柏拉图整个“文学-修辞”计划的诸目标。一言以蔽之,《高尔吉亚》让我们有理由相信,柏拉图在对苏格拉底哲学的呈现中实际上有一个“文学-修辞”计划,引导这个计划的正是他对《高尔吉亚》所提示出来的问题的理解。毕竟正是柏拉图——《高尔吉亚》的作者,帮助我们理解修辞术的需要,也是他,通过展示苏格拉底在解决其困境上的失败,呼吁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法。从这个意义上讲,《高尔吉亚》中呈现的“失败”可以视作柏拉图揭示问题的方式,而这个问题也正是其作品要回应的,同时这个“失败”也表明了柏拉图在为苏格拉底哲学辩护时所扮演的角色。与这种猜测一致,我们可以在柏拉图全集中发现一幅哲学生活、哲学观念的图像,这幅图像拓展并完善了《高尔吉亚》柏拉图苏格拉底仅仅刚开始去勾勒的那幅图像。


柏拉图的对话因其诸多出彩的篇章而著名,这些篇章为美德的统一性辩护,描述自然界和神界的秩序,赞美哲学生活高尚的志向和高贵的决心。然而,《高尔吉亚》让我们有理由思考,当我们转向柏拉图的其他对话时,柏拉图作品中那些最出名、最动人的特征是否属于某种修辞术的计划,意在使人们去仰慕苏格拉底的哲学,并缓解批评者的敌意。当然这不是说,柏拉图不想为读者指明有关苏格拉底及哲学生活的真相。但《高尔吉亚》表明,想要理解苏格拉底所过的那种哲学生活的人,必须努力区分这种生活真正令人敬佩的地方,与那些可能属于柏拉图修辞术计划的伪装。理解并欣赏这一计划的目的,与发现修辞术背后的真相并不矛盾,前者甚至还能有助于后者。然而,继续这种努力需要极其警惕小心。在考察柏拉图的任何一段文字时,若是很快地就跳到“修辞”,以之来解释那些困难的或难以让人信服的论证或学说,都是错误的。唯一正确的前行方式就是以严谨、勤勉的态度和开放的心态,来研读柏拉图的每一篇对话。


(图文选自“经典与解释”公众号,特此感谢!)

作者简介

德文•斯托弗(Devin Stauffer),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奥斯汀分校政府管理系教授,两次荣获该校优秀教学奖。2013-2014年任慕尼黑“西门子基金会”成员,2018年在哈佛大学仿学一年。目前已出版关于柏拉图的著作两部,关于霍布斯的著作一部。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