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挑战戈尔戈

柏拉图《高尔吉亚》解读文集
李致远 选编 田明 李晓进 等译
华夏出版社
2020年08月, 356页, 79元
ISBN: 9787508099101

内容简介

《高尔吉亚》是柏拉图论修辞的名篇。《挑战戈尔戈》选编西方学界关于柏拉图论修辞的名著《高尔吉亚》的代表性研究,综合反映西方学界对《高尔吉亚》的研究状况,以资国内学者借鉴。编选力求全面,但侧重文本细读。作者队伍中既有思想史大家如沃格林,也有语文学大家如多兹,既有施特劳斯学派中人,又有分析学派健将,有一管窥全豹之效。

文集分“总论”和“专题”两个单元。“总论”各篇从总体上讨论《高尔吉亚》的核心议题,但各有侧重;“专题”各篇皆关注文本的某个片段或具体细节,以见经典的丰富内涵。

目录

编者前言


总论

存在的哲学

沃格林 撰

柏拉图的哲学宣言

卡  恩 撰

《高尔吉亚》的统一性

斯托弗 撰



专题

《高尔吉亚》中的戏剧与辩证法

卡  恩 撰

一个没有明言的主题:战争

萨克森豪斯 撰

反驳的修辞术

刘易斯 撰

哲学与修辞的兄弟之谊

维  茨 撰

《高尔吉亚》中的羞耻与真理

麦克金 撰

真理的政治

罗  科 撰

死后的政治

肯耶维奇 -米斯科维奇 撰

苏格拉底与卡利克勒斯

斯托弗 撰

苏格拉底、卡利克勒斯与尼采

多  兹 撰

精彩书摘

存在的哲学

 

沃格林 

高 燕 

  

战争和战斗是《高尔吉亚》的开篇之词,而其内容恰恰就是向腐朽的社会宣战。著名的修辞教师高尔吉亚在雅典的开明政治家卡利克勒斯家里做客。这是听众的节日。高尔吉亚接待了许多拜访者,准备回答拜访者向他提出的所有问题。苏格拉底在学生凯瑞丰陪同下,前往卡利克勒斯家,拜访这个大人物。正如在柏拉图笔下经常出现的那样,战斗的最终动机并没有清楚说明,而是通过对话的形式暗示出来。高尔吉亚被访问人流和长时间的谈话搞得有些疲惫,所以,他让自己的追随者珀洛斯开始这个讨论;苏格拉底则把开始的游戏留给凯瑞丰。参加战斗是为了争夺年轻一代的灵魂,谁将塑造城邦的未来领袖——是教授政治成功技巧的修辞家,还是在灵魂和社会中创造实存的神秘-哲人?


 


苏格拉底建议凯瑞丰提出的第一个问题:问高尔吉亚,他是谁? 447d)。开头这一步决定了整个对话。人的实存( substance)悬而未决,这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哲学问题。这在任何时代都是决定性的问题,贯穿了意见、社会观念和意识形态的网络;它是诉诸灵魂之高贵性的问题,也是卑贱的知识分子不能忍受的问题。从这个最初的问题,展开了对话的主题:修辞术的功能、正义问题、行不义与受不义哪个更好、不义灵魂的命运。

 

柏拉图通过这些主题描述了其同代人的态度。高尔吉亚被比较轻松地放过了。苏格拉底把他拉入这样的问题:修辞教师是否也应该给学生们灌输正义的知识,以免他们滥用自己的技艺。高尔吉亚以最佳的广告风格赞扬自己的技艺,并承认修辞家必须教授正义;他谴责对修辞术的滥用,但拒绝对滥用其教导的学生负责。对话在这一点上进入了辩论。苏格拉底也会拒绝为听过其教导的年轻人的罪行负责,但他采取了更明确的谴责形式,即驱除这个年轻人且不再理他;破坏礼节则不可修复。高尔吉亚不得不陷入一种尴尬的沉默,因为他那优美的广告演说被珀洛斯的在场证明为不实:作为其追随者和拥护者,珀洛斯不讲道德,表现粗俗,简直是高尔吉亚败坏活动之邪恶后果的一个耀眼的实物展示。虽然年轻的珀洛斯随机应变,挺身而出支持其尴尬的导师并开始痛斥苏格拉底,但高尔吉亚的尴尬并没有减少。

 

在文学性质上,随后珀洛斯一场是柏拉图谐剧艺术的杰作。然而,潜在的严厉和我们当代的经验不断提醒我们,在一个颓废的社会中,荒谬的知识分子是精神的敌人,他有足够的力量在形体上谋杀精神的代表。珀洛斯冲出来吵架。因为他不能把握对存在的忠诚与理智的论证之间的差别,所以他不明白他正是其老师尴尬的原因;他相信,其老师尴尬的原因是苏格拉底及其关于定义的诡辩。他抱怨苏格拉底不该提出修辞家是否能够并应该教授正义的问题。这个问题不公正;因为谁会否认自己知道正义且能够教授正义呢?根本就不应该问这种问题。迫使一个人承认某个他羞于否认的观点而使他陷入矛盾之中,这种做法暴露了苏格拉底实在粗野( agroikia 461b-c)。这是个信号,苏格拉底开始用我最卓越的珀洛斯!转而攻击这位不幸的礼仪大师( master of etiqutte)。

 

说明: 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KlDqwER75qjEj4XlqJvr23FpLibXxz7Qf1cwFvIVtP2EAMKjq4T5v6e93qQ8icplloehNuNWokbNticOX6nSEXibOA/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首先,他巧妙地提出存在问题。他感谢珀洛斯来挽救辩论。因为人们为自己预备朋友们和儿子们,是为了自己变老和跌倒的时候,年轻一代会在言辞和行动方面帮助他们重新站起来( 461c)。给了高尔吉亚的教育产物这一记耳光之后,苏格拉底确切阐述了他与珀洛斯进行讨论的条件,这种条件详细说明了存在的问题:珀洛斯必须限制他之前沉溺其中的长篇大论( makrologia)。因为没完没了的老于世故的陈词滥调使讨论变得不可能。苏格拉底的条件触及一个问题,我们所有人只要曾对右派或左派知识分子有所经验,都熟悉这个问题。如果一个人生活不诚实,滥用游戏规则,用无关的堆砌竭力避免明确说出某个观点,并且竭力消耗为讨论设置必然限制的时间,以此来获得胜利的假象,那么,跟这种人讨论就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防守办法就是拒绝继续讨论;但这种拒绝在社交方面有困难,因为它看起来违背了礼节规则和言论自由。珀洛斯立即抓住这个理由,并愤怒地反对说,苏格拉底不允许他想讲多长就讲多长。但战争在进行。苏格拉底震惊于珀洛斯的想法:在希腊最言论自由的城邦雅典,在所有人中,只有珀洛斯被禁止随心所欲地讲话!然后,苏格拉底提醒他,他那毫不相干的长篇大论会剥夺对话者的自由,如果他苏格拉底厌倦演说的时候却完全不准离开。在苏格拉底威胁要退出讨论后,珀洛斯才勉强同意了苏格拉底的条件。

 

当苏格拉底迫使珀洛斯承认一个作恶之人并没做他真正想做之事时,珀洛斯的关键特征显现出来了。因为一个人真正想要的只是好东西;如果他做了不义之事,他就是在违背自己的真实利益( interest)。如果沉溺于恶行却错误地相信自己在满足自己的利益,那就显出他自己没有力量做自己真正想做之事。因此,僭主没有力量。这个荒谬结论一得出,珀洛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打断论证并开始嘲笑( 468e):好像你苏格拉底不愿意有权力在城邦里做依你看为好的事情似的;好像你看到任何人随心所欲地杀人、掠夺、监禁别人的时候都不羡慕似的!珀洛斯的嘲笑宣布了他自己的存在层次。他是那类会虔诚地赞美法律规则并谴责僭主的人——但又强烈地羡慕僭主,且极想使自己成为僭主。他是腐朽社会中一大群普通人的代表,这些普通人所有朝向秩序的努力都瘫痪,并为僭主的崛起提供了群众默许。 

 

此外,珀洛斯为社会解体的高级阶段提供了政治瘫痪的微妙理由。他对苏格拉底的嘲笑暗示,他个人的卑劣是人性的尺度。任何人都只能成为卑劣之人,不可能成为别的什么人。他坚定地相信,每个人只要有机会,都会像恶棍一样行事。他之所以猛烈地嘲笑苏格拉底,乃是出于他对一个打破贱民的同志情谊并假装优越的人的真诚义愤。他不能被漠视;他坚持。他简略地描绘了阿克劳斯,一个名声不佳的人,此人最近凭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罪行获得了马其顿的统治权。根据苏格拉底,成功的僭主一定不幸福。这显然荒谬。珀洛斯嘲笑苏格拉底说,好像苏格拉底宁愿成为任何其他马其顿人而非阿克劳斯似的( 471a-d)。珀洛斯之所以很固执,是因为他知道所有最好的人都支持他。他仍然放弃论证,因为他真诚地怀疑,竟然有人能诚实地坚持跟苏格拉底的观点一样荒谬的主张。带着类似绝望的心情,他指控苏格拉底蓄意不想赞同他,因为你必定像我一样认为 471e)。现在,战线被划分得更清楚。苏格拉底向珀洛斯保证,珀洛斯确实会找到大多数人支持他,并从包括伯利克勒斯在内的雅典名门望族中提出一份名单,他们全都会赞同珀洛斯。苏格拉底说自己则会孤掌难鸣;虽然如此,但他还是会拒绝让虚假的证人夺走财产,这财产即真理( 472a-b)。 


 说明: 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KlDqwER75qjEj4XlqJvr23FpLibXxz7QfHrERvp1ib3zF5FtRJeb7mDx9Xb4ouawdMdhHmFbzbEvXjKxWcgiaXw1g/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珀洛斯与苏格拉底的思想差异


然而,我们尚未达到要杀人的程度。这是一场讨论,珀洛斯也接受了苏格拉底的条件。他试图诉诸所有人的想法来突围并打倒苏格拉底,现在已经失败。被庸众用来使精神沉默的两个大棒——自以为是的论证和那是你认为”——被证明无效。现在,苏格拉底迫使珀洛斯承认,行不义比受不义更坏,行不义而不受惩罚则最坏,因而臭名昭著的阿克劳斯比受害者更不幸,甚至因为逃脱了应有的惩罚而更不幸( 479d-e)。一旦承认了这一点,修辞术的价值就会变得可疑。如果说罪犯( the guilty)应该做的是指控自己并得到惩罚,那么,修辞术所能服务的目的,则是保护自己反对某项合法指控并获得无罪释放。只有当修辞术被用于这种目的且唯当被用于这种目的时,它才会有价值( 480b-d)。然而,事实上,它却被用于为罪犯辩护和保障不义的利益。修辞术对这些目的也许有用,但对那种没打算行不义的人,修辞术就无用了( 480e-481d)。

 

珀洛斯被迫承认了这一点,但很勉强。他不能否认此前得出的结论,尽管结果是荒谬的 atopa 480e)。他像高尔吉亚一样尴尬,但两者的尴尬有一点差别。高尔吉亚仍有某种道德意识;他察觉到理智碰撞之下的存在冲突,良心也使他不安。珀洛斯则走得太远,以至于不为良心所动;他虽然在理智上被打败了,但失败并不能在他心里擦出道德的火花。他仍然被游戏规则束缚。

 

暴烈的反应必定会来自激进分子和被启蒙的政治家卡利克勒斯。随着辩论的展开,他早已越来越惊讶,也越来越愤怒。现在,他问凯瑞丰,苏格拉底对这些事是真诚的,还是在开玩笑。凯瑞丰保证苏格拉底是真诚的,卡利克勒斯就转向苏格拉底:如果那个结论是真的,整个人类生活不就被颠覆了吗?我们在任何事情上不就会做我们应做之事的反面了吗?( 481c)卡利克勒斯已经正确感到苏格拉底话里的革命含义。这不是一个纯粹的理智游戏。如果苏格拉底对,那么,政治家卡利克勒斯所代表的社会就错了。既然错误进入了人类存在的精神内核,社会就会堕落到不再有权要求人的忠诚的地步。在历史上,社会的政治存在岌岌可危。战斗现在已经遇到真正的敌人:腐败秩序的公共代表。卡利克勒斯毫不犹豫地加入战斗……

 

作者简介

李致远,中国人民大学古典文明研究中心讲师,从事西方古典学研究,柏拉图研究。翻译柏拉图对话两部,出版译著两部,发表论文若干。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