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赫西俄德的宇宙

[美]珍妮·施特劳斯·克莱 著 何为 余江陵 译
华夏出版社
2020年07月, 296页, 65元
ISBN: 9787508096667

内容简介

本书聚焦赫西俄德的两部作品:《神谱》和《劳作与时日》。《神谱》从宇宙初创一直讲到宙斯登基,《劳作与时日》则诉说了我们所生活的黑铁时代。赫西俄德的两部诗歌皆不过千余行,却囊括了宇宙从开端到结束的演变过程。本书通过对两部诗作的共时性互补性解读,梳理作品中的人神关系,书写其变迁与发展,重构赫西俄德整全的宇宙视角。

倘若将《神谱》与《劳作与时日》合起来看,它们或许在希腊人关于永恒的重大的问题方面,为我们提供了最早的经久不衰且系统的反思,而这些问题至今仍困扰着我们:人类与那些强大的神明之间具有何种关系?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对人类生活是友善的、敌视的还是冷漠的?人类在这样的世界中应当如何生活?赫西俄德关于上述问题的见解,极大地影响了整个古代世界。





目录

中译本说明

致谢

缩略语

导  言

第一章  引读:《神谱》

第二章  引读:《劳作与时日》

第三章 序歌

第四章 人类的起源与本性

第五章 两则普罗米修斯神话

第六章 对神明与人类的看法

第七章 混交物种

结语:奥利斯的赫西俄德与卡尔克斯

参考文献

索引

精彩书摘

内容试读


    当前的研究可视作对笔者早年间从事有关荷马(Homer)与荷马颂歌(the Homeric Hymns)工作的补充。此处,笔者的研究进路与重心也与之类似:考察我所谓的早期希腊神学。笔者所谓的希腊早期神学考察,意指对下述作品所固有的思索,这些作品涉及神人之间的关系,以及这些关系随着时间推移发展至今的演变过程。与其他的古代社会不同,推动古希腊人神学发展的并非祭司或僧侣,而是诗人。相应地,诗人们并未阐发教义或宗教信条,而是讲述了关于诸神的神话,以及远古英雄壮举。英雄史诗描述的是半神的活动,他们生活在一个先于我们的时代,与诸神的关系更加亲密。而荷马颂歌则追溯了自宙斯成为众神之王后奥林波斯神族的发展过程。《神谱》从宇宙初创一直讲到宙斯登基,《劳作与时日》则诉说了我们所生活的黑铁时代,借此,赫西俄德谱写出了诸神与凡人的神话史。


因此,这两部诗歌成了一个由早期希腊六音步叙事诗(epos)所构建的更大整体的组成部分。尽管两部古体叙事诗(epos)风格迥异——一为叙事类,一为非叙事类,但却呈现出一幅关于人类如何看待神明和彼此之间关系的浑然一体的图画,这一点对人类理解宇宙及自身在宇宙中的位置而言不可或缺。



奥林匹斯众神

Nicolas-André Monsiau (1754-1837) 


赫西俄德的两部诗歌皆不过千余行,却囊括了宇宙从开端到结束的演变过程。《神谱》记述了宇宙与诸神的起源,并以宙斯完成对宇宙的终极和永恒的秩序安排收场;《劳作与时日》则劝诫恣意妄为的兄弟佩尔塞斯(Perses),如何在宙斯治下的世界中最好地生活。很明显,两部诗歌息息相关,并在一定程度上互为补充;它们分别从神明的视角和人类的视角来认识宇宙。倘若将《神谱》与《劳作与时日》合起来看,它们或许在希腊人关于永恒重大的问题方面,为我们提供了最早的经久不衰且系统的反思,而这些问题至今仍困扰着我们:人类与那些强大的神明之间具有何种关系?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对人类生活是友善的、敌视的还是冷漠的?人类在这样的世界中应当如何生活?


赫西俄德关于上述问题的见解,极大地影响了整个古代世界,但他的受挫同样无可避免,因为同时代的伟大诗人荷马令其黯然失色。赫西俄德笔下没有《伊利亚特》中打动读者的伟岸英雄,也没有奥德修斯式的引人入胜的传奇历程;但正是由于他对自身思想的阐释更加系统,并且刻画了一个后英雄的世界,更易受到今人关注。此外,赫西俄德视野之广博——大到混沌卡厄斯(Chaos)小到生活琐事(nail-clippings)——在古代文献中无出其右者。总之,当前的研究致力于探讨《神谱》和《劳作与时日》之间的互补关系,进而接受赫西俄德对神明与人类的秩序的认知。


笔者认为,在谈及赫西俄德时,必须直面某些成见,这些成见妨碍了我们对其成就的公允评价。首先,人们觉得赫西俄德有点儿乏味无趣。《神谱》中堆砌着纷杂的神名,间或穿插些意义模糊的离题话和人物塑造寥寥的叙事。同样,《劳作与时日》则呈现为一连串的神话、寓言、谚语和箴言,当然也夹杂着一些农事与航海方面的准则。尽管近来的学术研究业已开始改变上述看法,但赫西俄德乡野村夫式的形象,依然印刻在大多数评论者脑中:来自波俄提亚(Boeotia)的穷乡僻壤,虽借着缪斯赋予的灵感而歌咏,却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粗鄙的乡土智慧。即便他们承认赫西俄德偶有辩才甚或见解深刻,这些评论者仍坚信,由于他关注立竿见影的效果,因此每次都只全神贯注于一件事。倘若忽略诸如此类的成见,并企图证明存在着一致的规划,将这些诗统合成一个既深思熟虑又精巧微妙的连贯整体,那或许会招来质疑。

赫拉克利特: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尝试去恢复赫西俄德的诗歌在古代曾长期享有的那种声誉。接下来笔者将表明,赫西俄德的宇宙图景第一次系统地说明了神明与人类的宇宙本源,以及存在(Being)和生成(Becoming)的本质。因此,诗人如雅努斯一样(Janus-like),一方面综合了早期传说,另一方面也为前苏格拉底哲学家,特别是帕默尼德(Parmenides),恩培多克勒(Empedocles)及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的思想铺设了道路。赫西俄德业已为这些哲学家们所思虑的问题勾勒出了大致轮廓,故而实际上可以认为,正是赫西俄德第一次奠定了[哲学上]论辩的基调。这一点同样适用于希腊肃剧家们,尽管他们风格各异,但在处理神人关系这一根本问题时,也大都在赫西俄德所建构的框架之内。由此观之,赫西俄德被后来的希腊人视为希腊思想史中关键人物的这项名望,就理应得到恢复。

……

本书前两章概述了两部诗歌的内容,进而为不精熟赫西俄德作品的读者提供了基本的引读(orientation)。但同时,笔者并不仅仅停留在对它们的组织原则作概括式的揭示,而是尝试追溯它们从开头到结尾的动态进程——实际上,这也是我们最初接触到它们时所看到的样子。这一总体上的引读之所以显得格外必要,是因为相关研究通常只聚焦于少数几个著名段落:《神谱》序歌、普罗米修斯故事和人类种族神话。当然,笔者在本书后续章节亦会给予这些段落持续的关注,但前提是它们在总体框架中的位置被确立后。


《神谱》的谱系框架或多或少决定了其结构,如同一代接着一代。然而,叙事部分的编排,尤其是贯穿于继任神话中的谱系进程的反复中断,以及明显的离题话则揭示出,它们的重要性只能存在于整体的语境中。而《劳作与时日》貌似松散的结构,则令线性分析变得至关重要。至此,《劳作与时日》空间焦点的逐步缩小才得以显现:从作为政治实体的更大的共同体到农田,再到家庭(oikos),以及最终到有缺陷的人类躯体。我们也暂时从四季与月份分明且周而复始的一年,进入模糊不详的时日。

被鹰鹫啄食的普罗米修斯


第三章的主题是,《神谱》和《劳作与时日》的序歌,以何种方式表达了神明与人类对宇宙的认识。它们的一般性差异——前者类似于颂歌,后者则具有祷文的特点——暗示了它们各自不同的结构框架。第四章考察了人类起源的不同说法:第一种彰显于种族神话中;第二种则隐含在神谱的框架中,以及它们之于各自所属诗篇的意义。随后,笔者着眼于赫西俄德的普罗米修斯故事的两个版本。这两个版本尽管表面上相似,但各自的叙事手法却揭示了看待神人关系的不同视角。对《神谱》中的人类角色以及《劳作与时日》中诸神角色的审视(章六部分),进一步阐明了这些错综复杂的相互关系。为完成这一构成赫西俄德的宇宙的复杂结构的研究,笔者在末章中着手处理两类混交物种的问题:一为怪物,它们身上体现了神与兽的怪异混合;二为英雄,这些神人结合的后代,属于一个先于我们人类的时代。在此章中,笔者亦对归在赫西俄德名下的残本《列女传》(Catalogue of Women)作了零星讨论。而英雄的出现则引发了赫西俄德与英雄史诗之间的关系问题,该问题在结论部分有所涉及。

赫西俄德的宇宙囊括了神明的与凡人的、永恒的与易逝的;正如神人之间是相互依存和彼此互补,因此,《神谱》和《劳作与时日》折射出神明与凡人对形成赫西俄德cosmos epeon[言辞中的宇宙]的那种整全的认知。


作者简介

珍妮·施特劳斯·克莱(Jenny Strauss Clay),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古典学教授。她受古希腊研究中心、美国国家人文基金会、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罗马美国学院、雅典美国学派古典研究所等机构的研究基金资助,在欧美广泛讲学。她的主要研究领域为古希腊诗歌,并就此撰写了大量的学术作品,包括两本专著:《雅典娜的愤怒:荷马〈奥德赛〉中的神与人》(The Wrath of Athena: Gods and Men in Homer’s Odyssey)和《奥林波斯的政治:几部重要的荷马颂歌中的形式与意义》(The Politics of Olympus: Form and Meaning in the Major Homeric Hymns)。此外,她在古希腊罗马诗歌方面发表论文四十余篇。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