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罗马的建国叙述(54)

“经典与解释”辑刊第54期
娄林 主编
华夏出版社
2020年01月, 272页, 59元
ISBN: 9787508098838

内容简介

《罗马的建国叙述》是“经典与解释”辑刊第54期,主要关注史家和文人对罗马建国这一历史事件的不同叙述视角。罗马作为希腊文明的继承者,同时面临巨大的希腊压力。因此,罗马有见识的思考者一直尝试建立罗马文明的自主性,这一点突出地呈现于对罗马建国这一母题的不断追溯和叙述中。

本辑的主题论文选择了四篇相关文献,分别关注史家李维的构造,探讨维吉尔通过埃涅阿斯对罗马特质的表达,研究西塞罗理解的罗马政制,勾勒基督教思想世界对罗马的塑造。

本辑刊的其他常设栏目也各具特色。

目录

论题 罗马的建国叙述 


李维的罗马建城叙述的基础与思想观念 

迈尔斯 撰 杨志城 译


《埃涅阿斯纪》与罗马的建构

托尔 撰 杨美姣 译


新典范:《论共和国》中西塞罗的罗马政制 

阿斯密斯 撰 汪雄 译


拟人化的罗马和典型化的罗马

罗伯茨 撰 林振华 译


古典作品研究 

索福克勒斯的《埃勒克特拉》中有城邦吗?

芬格拉斯 撰 梁雪珊 译


思想史发微 

回归古典政治哲学与理解美国建国

布鲁尔 撰 杨志城 译


旧文新刊

公羊稽疑

錢堃新 撰 


评论

认识论的侵入与“道”“德”的失守

蔡新乐 撰 

精彩书摘

新典范:《论共和国》中西塞罗的罗马政治(节选)


本文从斯基皮奥(Scipio)在《论共和国》(传统译为《论共和国》,更准确的译法是《论国家》)中提出的一个主张开始讨论。斯基皮奥主张,罗马的祖传政制是“迄今为止最好的政制”(optimum longe statum civitatis,《论共和国》1.34)。
在我的讨论中,我将在广义的“政治组织”或“统治形式”的意思中使用政制一词。其拉丁术语是status civitatis[国家](《论共和国》1.33等)或rei publicae status[国家](《论共和国》1.42等),“国家的总体情态”,对应于希腊语[城邦政制]或[政治联合]。所有翻译皆为笔者本人所译。
我的问题是:是什么使它成为“到目前为止最好的?”珀律比俄斯(Polybius)之后,西塞罗也认为罗马政制是混合政制。混合政制有三个组成部分:君主要素(由罗马的执政官代表)、贵族要素(元老院)、平民要素(人民),这种由三类简单政制组合而成的混合政制,要优于这三类政制。
然而,西塞罗不仅把作为最佳政制的混合制赋予罗马人,他还认为罗马政制优于其他混合政制,是唯一最佳的政制。斯基皮奥说,没有任何政制可与祖传的罗马政制媲美(《论共和国》1.70)。珀律比俄斯坚持认为,就是否适合于帝国而言,罗马政制优吕库古(Lycurgan)的混合政制。西塞罗没有附加任何限定条件:祖传罗马政制优于任何其他政制。西塞罗的根据何在?西塞罗的立场与珀律比俄斯的立场有何不同?
我觉得,其差异源自目标的不同。珀律比俄斯试图解释,为什么罗马人建立了一个世界帝国。珀律比俄斯把政制视为原因,也把政制视为一个非凡的平衡机制,它确保了内部稳定和外部成功。相反,西塞罗把罗马政制视为目的,过去几代罗马人经过艰苦努力才得以成就,并且仍旧是未来的样板。然而,西塞罗带着乡愁回顾了过去的岁月,他也怀有实践目标。通过提醒罗马人所失去的,西塞罗告诉他们如何重新获得。为此目标,他将罗马帝国建立为一个典范(exemplum),包罗所有献身国家的传统典范(exempla)之人。为了国家而英勇牺牲自我,自古以来都被视为个人的典范(exempla)。西塞罗详细说明了这些人的人生所奉献的目标:一个因对全体人民福祉的共同追求而团结起来的国家。
为了塑造自己的典范,西塞罗吸纳了珀律比俄斯的混合政制思想,但西塞罗因其不同的动机而强化了这一思想。在西塞罗看来,那些怀有献身国家的理想并为此理想所激励的统治者们,能奠基并强化罗马政制。他们不想为自己或自己的利益集团谋权;相反,他们追求共同的善(common good)。整体平衡不仅仅是三个部分之间平均分配权力,更是共同承认每个部分都有权利与其他部分共享权力。每个部分都支持其他部分,不是以此作为自己成功的手段,而是因为对其他部分的权力拥有平等的权利。为了确保维持平衡,西塞罗恰当地设置了被称为领袖(rector)或掌舵者(ubernator)的统治者,他们超越于个人利益或派系利益之上。诚然,这一安排是个崇高的理想,但西塞罗认为,强有力的政治行动可以使它在未来发挥作用,就像在过去起作用一样。

关于西塞罗借鉴珀律比俄斯的讨论层出不穷。许多学者曾指出,在赋予罗马政制以协作和正义品质方面,西塞罗与珀律比俄斯不同。也有学者指出,与珀律比俄斯不同,西塞罗有实践意图。我同意这些一般性的看法。另一方面,我相信二者的不同之处比已经揭示出来的要更加尖锐。

为了表明这些差异,首先我将简要介绍珀律比俄斯对罗马政制的分析。接下来,我将讨论西塞罗在《论共和国》中对珀律比俄斯的回应,这将包括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探讨西塞罗的目标,具体参考他撰写《论共和国》的时间;第二部分将追溯他将祖传罗马政制建构为典范的步骤,这个典范远远超过所有其他政制;第三部分讨论是什么使得这个典范“是迄今为止最好的”。我将论证,西塞罗认为珀律比俄斯的分析是一个起点和挑战。在构建一个与柏拉图的理想国相媲美的典范的过程中,西塞罗遇到了挑战。此政制典范有两个关键特征:基于公平承认其他人的权利的协作,以及睿智统治者的引导。在西塞罗的模板中,协作取代了竞争,正义取代了自私自利,此外,引导整体的是统治者的实践智慧。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