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设计共和(第二版)

施特劳斯《论卢梭的意图》绎读
刘小枫 著
华夏出版社
2020年01月, 308页, 75元
ISBN: 9787508098692

内容简介

有关卢梭意图的古旧论争,

隐藏着有关民主性质的政治论争。

“民主的方法”等于“理智的方法”的主张,

似乎既能支持、也能击倒现代民主。

为了理解这种主张的含义,自然就要回到卢梭。

理解民主的性质,是理解卢梭的政治写作意图的关键。


灵魂是什么?有什么属性?

18世纪中期,法国思想家狄德罗等人编写了一套大型《百科全书》,即历史上非常的启蒙计划,后来成为18世纪启蒙运动的标志。卢梭也曾参与其中。但是不久,卢梭写了一篇言辞激烈的檄文——《论科学和文艺》,对《百科全书》的启蒙行动大加挞伐,宣称自己的反启蒙立场。这在公共知识界引发了持续争议,与他后来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社会契约论》等著作中主张的启蒙精神也背道而驰。

20世纪中期,美国学者施特劳斯撰写了《论卢梭的意图》一文,力图解开《论科学和文艺》的写作意图之谜。施特劳斯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论科学和文艺》的启蒙批判何以算得上“君子知几”

《设计共和》一书则是中国学者刘小枫对《论卢梭的意图》的绎读,面对种种看来甚至事实上自相矛盾的学说,作者把施特劳斯的文本更加推进和展开,解释和理解了卢梭的矛盾,更加全面也更加深入,从而真正抵达卢梭的意图。

目录

说明 2

壬辰年祭卢梭[代序] 5

引子 4

一 卢梭与民主共和设计 16

二 卢梭的自相矛盾 20

三 哲人与公民社会 18

四 自然德性与政治德性 8

五 卢梭的政治哲学难题 34

六 睿哲卢梭与古典智慧 5

附录

施特劳斯 论卢梭的意图(冯克利译)

精彩书摘

从《论科学和文艺》到《论卢梭的意图》再到《设计共和》

(选自《设计共和》文前说明,有删改)


1747年,哲学家狄德罗与数学家达朗贝尔共同策划编写一套大型《百科全书》,这就是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启蒙计划,后来成为十八世纪启蒙运动的标志。

按法国史标准教科书的说法,

《百科全书》是为新的科学技术,为自由的思想,为批判的思想树立的丰碑……可以说是现代思想的圣经。它处处鼓励“哲学”精神,要求打破因循守旧和成见,把人们从旧制度下解放出来。


▲狄德罗《百科全书》


策划《百科全书》之初,狄德罗就邀请卢梭参与,次年(1748年),卢梭为《百科全书》写了有关音乐的词条(“伴奏”“和弦”“卡农”“大合唱”等)。

时隔仅仅一年,卢梭应法国第戎科学院的有奖征文写下了言辞激烈的檄文《论科学和文艺》,对《百科全书》的启蒙行动大加挞伐,而且一开首就宣称,自己“预见到”人们很难“宽宥”他“敢于持有的”(que j′ai osé prendre)反启蒙立场。《论科学和文艺》痛斥《百科全书》派刚刚迈出的启蒙步伐,堪称时代的“知几”甚至“迎几”……

《论科学和文艺》与《百科全书》第一卷在同一年正式出版(1751),卢梭因征文获奖在整个欧洲暴得大名(第二年就有了英文译本),但也在公共知识界引发持续争议。人们觉得匪夷所思的是:博学如卢梭者为何如此激烈反对尚学。更令人费解的是,卢梭随后又写下《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社会契约论》等宏文,主张平等主义和人民主权论,张扬自由民主的启蒙精神,与《论科学和文艺》显得判若两人。

不仅如此,卢梭并没有因为自己曾写过抨击启蒙运动的战斗檄文就从此洗手不再为《百科全书》撰稿……卢梭当初写作《论科学和文艺》究竟出于何种意图,成了令人难以索解的一桩思想谜案。毕竟,卢梭的临终之作《孤独漫步者的梦》表明,他从未放弃自己在《论科学和文艺》中所表达的哲学原则。



▲卢梭《论科学和文艺》


二十世纪中期,《论科学和文艺》校勘笺注本出版之际,施特劳斯撰写了《论卢梭的意图》(On the Intention of Rousseau)一文(刊于Social Research,1947,14:1/4,pp. 455-487),力图解开《论科学和文艺》的写作意图之谜。两年之后(亦即我们的新共和国成立之年),施特劳斯受聘任教芝加哥大学政治系,开门第一课就讲读卢梭……

不过,这并非因为卢梭在整个西方政治思想史上占有头等重要的位置,而是因为施特劳斯自己的研究计划刚好进行到卢梭一站。早在青年时代,施特劳斯就致力于理解现代启蒙的来龙去脉,其时,启蒙思想正从西方迅猛地传播到其他古老文明国度……思想大家的研究总是按自己思考的问题走,从不理会学界的时髦议题,也不会在意坊间的种种轻慢訾议。施特劳斯的卢梭研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论科学和文艺》的启蒙批判何以算得上“君子知几”?

施特劳斯文章深中隐厚,即便篇幅不长也高屋建瓴,辞微旨博。与历代大思想者一起思考,而非自在自为地经营论说,是施特劳斯学术的基本品格。



▲施特劳斯《论卢梭的意图》

中文版收录在《设计共和》的附录中


本稿基于2012年春季学期笔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文艺学专业研究生开设的“古典诗学主文献”课程。冯克利教授翻译的《论卢梭的意图》原刊拙编施特劳斯讲演与论文集卷二《苏格拉底问题与现代性》(彭磊、丁耘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8,页69-100),经笔者校订收作附录,为便于研读加了自然段编号(用方括号标明),绎读与之对应。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