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从公羊学论春秋的性质

阮芝生 著
华夏出版社
2013年08月, 207页, 33元
ISBN: 9787508075327

内容简介

说《春秋》之性质,乃从公羊学论,然则公羊学何学欤?公羊学者,以《公羊传》为主说《春秋》之学也。既言以《公羊传》为主,是不独限于《公羊传》一书矣,犹当有其上探下考旁求之左证与依据。然则言《公羊》者必言《春秋》,《公羊》之不可离于《春秋》,亦犹《繁露》之不可离于《公羊》。

《从公羊学论春秋的性质》是继陈柱《公羊家哲学》之后 本研究公羊学的专书。本书作者阮芝生,台湾大学教授。本书原在台湾出版,今重新校订出版。综览全书,核心问题有五:一、《春秋》是经还是史?二、《春秋》是否为孔子作?三、孔子为何作《春秋》?四、《春秋》有无微言大义?五、《春秋》书法问题。阮芝生认为:《春秋》是经不是史;《春秋》是孔子所作而非所述;《春秋》有微言大义;孔子作《春秋》意在“拨乱世、反诸正”、“立一王之法”。

目录

校订者前言

再版弁言

一、序论

释题

立场

取材

二、《春秋》之志

《春秋》之学

《春秋》是否为孔子作

孔子为何作《春秋》

《春秋》当以三世义为宏纲

三、《春秋》之义(上)

《春秋》有义且微

微言大义与师说口传

因文取义十例

四、《春秋》之义(下)

《春秋》金锁匙:况、借事明义

经权常变、相反相成:无通义

五、《春秋》之例

正例

变例

无达例

六、《春秋》之法

褒奖

讥贬绝

假褒贬以示法

七、结论

附录:述学

参考书目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