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果戈理与鬼

[俄] 梅列日科夫斯基 著 耿海英 译
华夏出版社
2013年08月, 227页, 35元
ISBN: 9787508075334

内容简介

《果戈理与鬼》揭示果戈理作品的神秘本质,揭示其作品中的魔鬼形象,亦即揭示最神秘的俄罗斯作家果戈理。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发现,在梅列日科夫斯基那里,“作者”(现实的人)和“主人公”之间完全没有界限,他在两者之间没有做严格的区分。被揭示的各种实体的“鬼”(赫列斯塔科夫,反基督一乞乞科夫,《狄康卡近乡夜话》里的鬼),与其说是作品里的人物,不如说就是作者果戈理本人。梅列日科夫斯基把这些都当做事实来接受:果戈理从自己身上写出了赫列斯塔科夫,一风儿吹透的果戈理的外衣启发了他的小说《外套》的构思等等。因此在梅列日科夫斯基那里“作者”和“主人公”常常是游移互串的。

《果戈理与鬼》是一个伟大的作家和哲人写另一个伟大的作家和哲学家。没有人比梅列日科夫斯基做得更好了。其独特的内涵与视角,精辟而深刻的分析,深深吸引了我们;因为他,我们真正地为自己事]开了果戈理。在梅列日科夫斯基和罗赞诺夫的批评著作之后,不可能再把果戈理看作彻底的现实主义者,把他的作品只看作忠实地准确地反映了他那个时代俄国的现实。这也正是别尔嘉耶夫N指出的“果戈理的非现实主义性”,即他的象征性、神秘性和宗教性。

目录

中译本前言

第一部 创作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二部分 生活与宗教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附录

作者简介

德米特里·谢尔盖耶维奇·梅列日科夫斯基(Мережковский Дмитрий Сергеевич,1865-1941)。俄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最有影响作家、诗人、剧作家、宗教哲学家、文学评论家之一,是俄国文学白银时代的杰出代表,俄国文学象征主义的创始人之一,他独特的非现实主义小说诗学基础,不仅影响着其同时代的别雷、索洛古勃、勃留索夫等象征派小说家,也影响着其后的小说艺术方向。他多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但是却最终未能获奖。他的成就涉及欧洲和俄国文史哲各个领域。“基督教是什么”这个问题,贯穿了梅列日科夫斯基的全部创作。他擅长通过解读历史人物,尤其通过剖析人物的灵魂、精神过程来表现和叙述他的宗教哲学思想。

梅列日科夫斯基1865年8月14日(俄历8月2日)出生于彼得堡,父亲是一个宫廷二等文官,祖上是乌克兰贵族。13岁开始写诗,1881年首次发表作品。1884-89年,他先后就读于莫斯科大学、彼得堡大学的哲学语文系,1888年在彼得堡大学通过硕士论文答辩。同年在高加索与18岁的吉皮乌斯相识,次年他们在梯弗里斯成婚。1888年出版第一本诗集《诗作(1883-87)》(Стихотворения (1883-87)),1892年出版《象征集》(Символы: Песни и поэмы),1893年刊印小册子《论当代俄国文学衰落的原因及其新流派》(О причинах упадка и о новых течениях современной литературы),为俄国象征主义奠定了理论基础,是俄国象征主义的文学宣言,宣称“新艺术的三要素”是“神秘的内容、象征、艺术感染力的扩大”,并攻击19世纪60年代俄国革命民主主义文学是“功利主义的庸俗的现实主义”。给他带来声誉的是文学评论集《永远的同路人:世界文学中的肖像》(Вечные спутники: Портреты из всемирной литературы, 1897)。与此同时,梅列日科夫斯基还从事一些翻译工作。

同一时期即19世纪90年代后期,梅列日科夫斯基历时十年有余,写作并陆续出版《基督与反基督》(Христос и антихрист)三部曲(《诸神之死:叛教者尤里安》(1896)、《诸神的复活:列奥纳多·达·芬奇》(1901)、《反基督:彼得和阿列克塞》(1905)),这三部曲的中心思想是基督教与多神教的永恒斗争,全书就按这个公式写成。当时正值俄国社会剧烈动荡之时,另外又有思想界以索洛维约夫为代表的“宗教复兴”运动的影响。这些都对梅列日科夫斯基产生很大影响。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