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王制笺》校笺

皮鹿门 笺注 王锦民 校笺
华夏出版社
2005年01月, 167页, 18元
ISBN: 9787508036717

内容简介

《王制笺》是皮锡瑞晚年的著作,作成于1907年夏天,湖南思贤书局刊于08年。依题之义,此书是对《礼记·王制》篇作笺注的工作。

在作笺中皮锡瑞断定,《王制》为孔子遗书--所谓“遗书”,也许不一定就是写下来的文字之书,而是口传之“书”--或者“微言”,也就是不便张扬的“说法”。《王制》中所述制度与古制不尽相同,因而皮锡瑞推测,《王制》当为孔子因时所立的新制--孔子是因时制宜的立法者。周公是周制的大立法者,作《王制》的孔子梦见周公,也许表明孔子在立法者之心上与周公有特殊的精神纽带关系(张栻曰:“孔子梦见周公之心,即周公思兼三王之心”)。

我们挑选了皮锡瑞的《王制笺》作笺。在晚清今文家中,皮锡瑞学问不仅较为朴实、明晰,而且其学在晚年致力于古典学问与现代学制的衔接(转化传统经科为思想史和“通论”而又不失原汁原味,《王制笺》成于其《经学历史》、《经学通论》两书之后)。因此,特约请北京大学哲学系王锦民教授作笺注,以便单行,供当今非“古籍专业”的学士研读。

目录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