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高卢战记译笺·第一卷

[古罗马] 伽尤斯•尤利乌斯•凯撒 著 顾枝鹰 译笺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5年09月, 480页, 69元
ISBN: 9787567532076

内容简介

《高卢战记》文辞简洁、内容丰富而意蕴深厚,其质朴文风的背后暗藏着凯撒的政治意图。在古典语文教学传统中,这部著作通常被拉丁语学习者用作深入阅读的第一部原典。本稿中《高卢战记》第一卷译文以德国托伊布纳尔希腊罗马文献丛书(Bibliotheca Scriptorum Graecorumet Romanorum Teubneriana)所收Wolfgang Arno Hering的校勘本(2008)为底本,笺注部分大体上以节为单位逐次给出拉丁原文、中译与注释,吸收、采编了数家学者的成果,涉及校勘、语文、历史、军事等多方面内容,是对“注疏式翻译”的尝试。

此书共5个部分:一、译者弁言;二、《高卢战记》第一卷中译文;三、笺注;四、附录;五、参考书目,前4部分的具体情况如下:

◎ 译者弁言分为:①解题;②版本源流;③译本说明。

· “解题”中介绍的是《高卢战记》一书的书名,以及这部著作在古典学中的位置。

· “版本源流”首先较为细致地一一说明了最重要的12种《高卢战记》抄本的情况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联,较完整地再现了西方古籍校勘过程中“剔除过录本”(eliminatio codi cum descriptorum)这一重要环节,随后简要提及了数个早期的《高卢战记》排印本,借此过渡到对校勘本(5种)、刊行本(3种)以及“凯撒词典”(3种)的介绍。再次是对现有中译本(4种)和译者主要参考的3种英译本的介绍,并罗列了十多种外语(英、法、意、俄、古希腊、日语)译本。“版本源流”部分亦对现有的西文笺注本情况作了整理,介绍了5种英文笺注本,罗列了近30种外语(英、拉、意、德、俄、克罗地亚语)注本。

· “译本说明”主要分析了《高卢战记》中的专名音译问题(书末附有《文献简称表》)。

◎ 顾枝鹰译本的第二部分是《高卢战记》第一卷中译文。顾译本相较于之前的4个中译本的一大进步在于其用方括号详细地标出了“节”(section)号,便于学者查对原文。方括号在顾译本中的另一作用是表示译者为了文句的通顺而增补的字词。

◎ 笺注部分是全书的重点。顾译本亦是“拉汉对照本”,只是顾译本中的拉汉对照并非是左右页面对照,而是节节对照。笺注部分的格式是一节原文(有时是数节)后面给出对应的中译和笺注,既便于笺注的阅读也便于读者借之学习拉丁语。

◎ 顾译本附录翔实,包括:①格里诺本导言(历史介绍,主要关于凯撒、罗马军事和高卢蛮族);②插图(全书插图71幅);③译音表;④专名引得(汉语—拉丁语—专名在《高卢战记》第一卷中出现过的位置)。



The Triumph of Caesar

目录

前 言

一、解 题

二、版本源流

三、译笺说明

高卢战记·第一卷

笺 注

赫珥威提依之役(第1~29章)

第1章 高卢的地理和部族

第2章 欧尔革托瑞克斯的阴谋

第3章 赫珥威提依人准备侵扰高卢

第4章 欧尔革托瑞克斯之死

第5章 赫珥威提依人继续做准备

第6章 赫珥威提依人决意取道罗马行省

第7章 凯撒的缓兵之计

第8章 罗马人增强防御;赫珥威提依人企图强渡

第9章 色克瓦尼人允许赫珥威提依人通过他们的领地

第10章 凯撒加紧阻止赫珥威提依人行军

第11章 海都依人和阿姆巴尔瑞人向凯撒求助

第12章 阿剌尔河大捷

第13章 凯撒渡河;迪维科出使

第14章 凯撒的回复

第15章 凯撒追踪敌军;骑兵间的接触战

第16章 久未解决的粮食问题

第17章 利斯库斯道出真相

第18章 都姆诺瑞克斯的恶行

第19章 凯撒安抚迪维奇阿库斯

第20章 凯撒宽恕都姆诺瑞克斯

第21章 凯撒接近赫珥威提依人

第22章 科恩西迪乌斯延误战机

第23章 赫珥威提依人回头攻击罗马军队

第24章 凯撒布置战斗阵列

第25章 罗马军队背水一战

第26章 赫珥威提依人败北

第27章 赫珥威提依人投降;威尔比革努斯人逃跑

第28章 战后的安置工作

第29章 战斗前后赫珥威提依人的数量

阿瑞欧维斯图斯之役(第30~54章)

第30章 高卢首领拜见凯撒

第31章 残暴的阿瑞欧维斯图斯

第32章 色克瓦尼人的遭遇

第33章 凯撒的考量

第34章 阿瑞欧维斯图斯拒绝会谈

第35章 凯撒第二次遣使

第36章 阿瑞欧维斯图斯的回复

第37章 凯撒决定采取行动

第38章 凯撒占领威索恩提欧

第39章 恐惧笼罩罗马军营

第40章 凯撒用言辞鼓舞军队

第41章 罗马军队向统帅凯撒道歉;凯撒率军出发

第42章 阿瑞欧维斯图斯同意会谈;凯撒为之准备

第43章 凯撒的要求

第44章 阿氏的回复

第45章 凯撒的驳斥

第46章 会谈被日耳曼军队的袭击打断

第47章 凯撒拒绝第二次会谈

第48章 阿瑞欧维斯图斯回避正面交锋;骑兵战

第49章 罗马军队第二次扎营

第50章 阿瑞欧维斯图斯攻击小营;回避正面交锋的原因

第51章 双方列阵

第52章 战斗开始

第53章 日耳曼人败北

第54章 尾 声

附 录

一、Greenough本导言(第一至第五部分)

1. 凯撒生平

2. 罗马军事

3. 高卢与高卢人

4. 不列颠人

5. 日耳曼人

二、插 图

三、简化版拉丁文、古希腊文译音表

四、专名引得

参考书目

精彩书摘

《高卢战记译笺·第一卷》节选



凯撒 
顾枝鹰 译笺

 

Gallia est omnisdivisa in partes tres, quarum unam incolunt Belgae, aliam Aquitani, tertiam quiipsorum lingua Celtae, nostra Galli appellantur.

高卢整体分为3个部分,其中一部分住着贝珥盖人,另一部分住着阿克维塔尼人,第三部分住着那些以其自己的语言称作“凯尔特人”、我们称作“高卢人”的[人]




·[译按]各章标题参考诸家笺注所加,原无。

·Gallia高卢:[G注]这里所说的高卢是山外高卢Transalpine Gaul),不包括东南边的罗马行省provincia),也不包括现今北意大利的山内高卢Galla Cisalpina)。山外高卢所指的范围是现今的法国(包括莱茵河边的土地)与荷兰Netherlands)、瑞士Switzerland)的大部分地区。

CA注]凯撒这里所说的“高卢”尚未被罗马人征服。凯撒时代,罗马人已经征服了南边的阿珥罗卜若革斯人Allobroges),在那块地方建立了高卢行省,或称作“纳尔波高卢”(GalliaNarbonensis),在《高卢战记》中简称作“行省”(provincia)。

CM注]根据Zeuss的说法,gal意为“战斗”,由此可能衍生出gala[战士]一词,复数作galat。从Γαλάτης来看,Κέλτης似乎是收缩后的形式,比如在德语中Geneva[日内瓦]常写作Genf,而古希腊语中的ὀμφή[神示的声音;消息]来自ἐνοπή[喊叫;呐喊](腭音gk常常在专名中混同,如GaiusCaiusCallaeciGallicia,一并比较:chamois[麂皮;羚羊]与Gemse[羚羊],κυβερνάω[掌舵;统治]与guberno[驾驶;管理])。我们要注意,Gallia这个名字只是外族定居者——可能是马赛人Massaliots)——用来指称整块地区的。因此,希腊、日耳曼这些名字在早期是不为那些地方的居民所知的。[译按]CM注中Gemse原作gems,恐失。


·tres3:[Pontet本]tris。[O注]古钞本上作tris复数属格以ium结尾的名词,其复数宾格词尾为eseisis


·Gallia est omnisdivisa in partes tres高卢整体分为3部分:[任译]高卢全境分为三部分。[M译]All gaul isdivided into three parts。[E译]Gaul is a wholedivided into three parts。[任注]凯撒征服以前,罗马人统称作高卢的,指意大利的茹比扩河丕热奈依山脉以北、莱茵河以西,直到大西洋的大片莽莽原野。按自然区划分,这一地区又可以阿尔卑斯山为界,分为山内高卢和山外高卢(简称内高卢和外高卢);内高卢再可以帕都斯河(今波河)为界,分为河南高卢和河北高卢。凯撒这里说的全高卢,是指行省外的外高卢。

G注]omnis意为as a wholeest divisa不是被动态完成时,divisa是用作形容词的分词。[K注]Gallia…omnis意为Gaul as a whole,与狭义的凯尔特高卢形成对比,因为凯尔特高卢也被称作Gallia。[TH注]注意词序。这句句子不能译作All Gaul isdivided … ,这种译文糟糕(hideous)又错误,当译作Gaul, taken as a whole, isdivided … 西塞罗(《致亲友书》Epistulaead FamiliaresVIII.5.2VIII.9.2等等)用复数的GalliaeGalliarum指高卢的几个部分,而凯撒希望清楚地表明,他所说的是整个山外高卢。A&G]译作Gaul, in the widest sense,is divided into three parts形容词omnis暗示了对罗马人原有错误的“高卢”概念的反驳。§597)[译按]G注、K注、TH注三说合,从之。


·Belgae贝珥盖人:[G注]贝珥盖人可能是凯尔特族的威尔士Cymric)分支,和不列颠人Britons)与现代的威尔士人Welsh)同属一族。贝珥盖人居住在现今的比利时Belgium)和法国的北部,与日耳曼人相混杂。[译按]Belgae是第一变格法阳性名词。


·aliam另一部分:[G注]这里一般用alteram来表达序列中的第二个。


·Aquitani阿克维塔尼人:[G注]阿克维塔尼人是西班牙的伊比利亚人Iberians),即现今的巴斯克人Basques),他们居住在西南方。


·Celtae凯尔特人:[G注]凯尔特人可能是以爱尔兰人Irish)和高地苏格兰人Highland Scotch)为代表的盖尔人Gaelic)分支。[TH注]这个词从最宽泛的意义上说,包含各种血统的部落,他们所操的语言便是现在凯尔特语族的起源;凯尔特人原本生活在欧洲中部,后迁徙到了高卢、西班牙、不列颠、意大利以及小亚细亚。CeltaeGalli的古希腊语同源词在颇吕比欧斯Πολύβιος)笔下有多种形式。凯撒使用Celtae一词时取其狭义,因为贝珥盖人也是凯尔特人。Galli在凯尔特语中意为“战士”或“勇者”。我们必须记住,尽管所有那些居住在色克瓦纳河与伽茹恩纳河之间的人自称是凯尔特人,在凯撒时代之前的几个世纪,那里并没有凯尔特人。凯尔特人中混杂着多种血统的人,一部分来源于前凯尔特pre-Celtic)居民,另一部分是凯尔特征服者。

CACeltae一词意味着主干,凯尔特人是纯高卢血统。希腊人根据他们领地的范围,把整个高卢地区称作Κελτική。在早期希腊人中,整个西欧从地中海Mediterranean)海岸起都被称作“凯尔特大陆”Eng. Celtic land,Gk. χώρα Κελτική)。语词GalliGael拉丁化后的形式。

 


2 hi omneslingua, institutis, legibus inter se differunt. Gallos ab Aquitanis Garunna flumen,a Belgis Matrona et Sequana dividit.

2]所有这些人在语言、习俗和法律方面彼此不同。伽茹恩纳河把高卢人与阿克维塔尼人分开,玛特若纳河与色克瓦纳河把高卢人和贝珥盖人分开。




·lingua语言:[TH注]凯尔特语大体上并不用于阿克维塔尼阿Aquitania)。阿克维塔尼人说伊比利亚语Iberian),即一种西班牙方言,可能包含巴斯克语Basque),这种语言现今在法国西南角以及靠近西班牙的地区依旧有人使用。大部分凯尔特人说的语言是高卢语Gaulish),或称作高卢—布立吞语Gallo-Brythonic),这也是贝珥盖人所操的语言,实际上与布立吞人Brythonic)或不列颠凯尔特人British Celts)的语言相同,是威尔士语Welsh)的源头。然而,在凯撒时代,一些凯尔特人可能操另一种凯尔特方言,与盖尔语Gaelic)之母语相近——因为晚期的高卢铭文所用的语言与盖尔语不同——尽管这可能是一种死语言(就像我们能在伦敦见到当代的拉丁语铭文),它一定曾经通行于高卢。G注]贝珥盖人的语言是一种混合着日耳曼语的凯尔特语。


·Garunna flumen …Matrona伽茹恩纳河……玛特若纳河:[S注]伽茹恩纳河即今加伦河Garonne),玛特若纳河即今马恩河Marne),色克瓦纳河即今塞纳河Seine)。[译按]比照I.12.1“阿剌尔河”及相关笺注。


·dividit分开:[CA注]单数的dividit跟随着两个主格名词:Matrona[玛特若纳河]与Sequana[色克瓦纳河],原因在于,玛特若纳河与色克瓦纳河是一条连续的界线,而且玛特若纳河是色克瓦纳河的支流。[TH注补遗]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两条河被认为是分开的——动词受较近的主语支配。

·[TH注]这些叙述对于凯撒的意图来说是足够精确了,但是并不完全正确比图依革斯的维维斯奇人Bituiges Vivisci)就是他没有提到的部族,他们是凯尔特人,居住在Bordeaux附近的土地上,伽茹恩纳河两岸——这条河的河口称作Gironde。还有威利欧卡斯色斯人Veliocasses),他们属贝珥盖族(II.4.9),在色克瓦纳河左岸有一些领地。

 


3 horumomnium fortissimi sunt Belgae, propterea quod a cultu atque humanitate provinciaelongissime absunt minimeque ad eos mercatores saepe commeant atque ea, quae adeffeminandos animos pertinent, inportant proximique sunt Germanis, qui trans Rhenumincolunt, quibuscum continenter bellum gerunt.

3]所有这些人中最勇悍的是贝珥盖人,那是因为他们最为远离行省的生活方式和文明,并且商人极少与他们往来,而输入那些会有损男子气概的东西,而且,[贝珥盖人]紧挨那些住在莱茵河对岸、不断与其发生战争的日耳曼人。




·propterea quod那是因为:[G注]意为because,直译作because of this这个短语和简单形式的quod的区别是,前者更具有强调的意味,二者就像and the reason isit is because之间的关系。[译按]propterea quod宜译作“那是因为”,以符合原文强调的意味。


·provinciae行省的:[任注]行省——是罗马人在外高卢南部建立的纳尔波高卢行省的简称,以其首府在纳尔波城得名。121年,罗马人征服了阿珥罗卜若革斯族之后建立了这个行省,今天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Provence)就是从拉丁文“行省”(provincia)这字转来的。[GS注]这里的“行省”指的是阿尔卑斯山以北、法国南部、被罗马Roma)控制的高卢。[G注]纳尔波高卢的主要城邦是玛斯西利阿Massilia),其首府纳尔波是罗马的殖民地。


·cultu atquehumanitate生活方式和文明:[任译]文明和教化。[M译]civilization andrefinement。[G注]cultucivilization,是一种外在的表现,比如服饰和生活的习惯,而humanitate意为refinement,与心灵或情感有关。CA注]cultus在这里指的是生活方式(mode of life),humanitas指的是心智的增长(mentalimprovement)和文化(culture)。Oberlinus《拉丁语文指南》Index Latinitatis)中说vitae ratio, abomni ruditate remota[生活的秩序,被一切野蛮行径打乱]。罗马行省的生活方式和文明主要源自希腊城邦玛斯西利阿,即现今的马赛Marseilles)。

[译按]在I.31.5中,McDevitte却将cultus译作refinement,故McDevittecultushumanitas的理解可能有偏差,未能区分这二者,不能尽信。译者从G注、CA注的观点译cultu atquehumanitate作“生活方式和文明”。JérémieJacques Oberlin1735—1806),法国学者。


·mercatores商人:[G注]这些商贩大多数来自于玛斯西利阿港seaport of Massilia),他们带驮马、骡子、辎重车出行。正如西方人与印度人的贸易那样,在他们的贸易中,有一项非常普遍的物品:酒。从南海岸来的酒,正如凯撒所说,“会使品性堕落(tend to debauchcharacter)”,据说,这些人给商人们一个男孩来换取一瓶酒。


·minimeque ad eosmercatores saepe commeant并且商人极少与他们往来:[任译]并且也是商贩们往来最少。[M译]and merchantsleast frequently resort to them。[P译]καὶ οὐ μὴ πολλάκις ἔμποροισφίσιν ἐπιμίσγονται。[CA注]minime saepe commeant直译作least frequently resort,意为very seldompenetrate to these distant regions。[H注]minime saepe意为least often,即very seldom。[G注]commeant这个词特别意味着在贸易要道上来回走,穿过这块地方的主要商道是卢瓦尔河Eng. river Liger,Fr. Loire)。[谢词]commeo词条例句及译文:mercatorescommeant ad Gallos 商人们经常到高卢人那里去。[译按]mercatores为复数主格。


·ea, quae adeffeminandos animos pertinent那些会致使性情阴柔的东西:[任译]那些使人萎靡不振的东西。[M译]which tend to effeminatethe mind。[CA注]to enervate their minds意即毁掉他们好战的精神。


·proximi(que)紧挨:[G注]注意这里的3个最高级longissime[最为]、minime(que)[极少]和proximi(que)[紧挨]的排列方式,它们强调了cultu[生活方式],并且都在它们所修饰的短语的开头。


·trans Rhenum莱茵河对岸:[G注]莱茵河大体上是高卢人和日耳曼人的界线,直到现在亦然。


·continenter不断:[G注]continenter是从动词contineo[包含;拿住;控制;保持]变来的副词。

·[CA注]同样的观点在塔西佗的《原史》HistoriaeIV.76中也有表述。[译按]《原史》IV.76中,奇维利斯Civilis)说:“至于高卢人,那他们只不过是胜利者手中的战利品罢了。而且他们当中真正有实力的比尔伽伊人是公开站在我们的一方,或是希望我们取得胜利的。”参见:塔西佗,《历史》,王以铸、崔妙因译,商务印书馆,1985320

 


4 qua de causaHelvetii quoque reliquos Gallos virtute praecedunt, quod fere cotidianis proeliiscum Germanis contendunt, cum aut suis finibus eos prohibent aut ipsi in eorumfinibus bellum gerunt.

4]由于这个原因,赫珥威提依人同样在勇力方面胜过其他高卢人,因为[赫珥威提依人]几乎每天都与日耳曼人交战——他们不是在自己的领地上抵抗日耳曼人,就是在日耳曼人的领地上作战。




·Helvetii赫珥威提依人:[译按]赫珥威提依人所在的地方称作“赫珥威提阿”(Helvetia,参见I.12.4),即现今的瑞士地区。现今的瑞士联邦沿用这个名字作为自己的拉丁语国名(ConfoederatioHelvetica,简称CH)。


·quoque同样:[CA注]因为贝珥盖人与赫珥威提依人都离日耳曼人住得近。


·virtute在勇力方面:[G注]virtute并不意为virtue,而是指courage


·reliquos其他:[G注]注意这里对位置的强调——其他人与赫珥威提依人相对。

 

5 eorum unapars, quam Gallos obtinere dictum est, initium capit a flumine Rhodano, contineturGarunna flumine, Oceano, finibus Belgarum, attingit etiam ab Sequanis et Helvetiisflumen Rhenum, vergit ad septentriones.

5]他们的一部分,那些已经说过的由高卢人占据的,起于尔霍达努斯河,被伽茹恩纳河、大洋[和]贝珥盖人的领土包围,又在色克瓦尼人与赫珥威提依人[的一面]延及莱茵河,伸向北方。




·eorum una pars他们的一部分:[M译]One part of these。[E译]The separate partof the country。[M注]即高卢的3部分:1凯尔特人Celts);(2贝珥盖人Belgians);(3阿克维塔尼阿人Aquitanians在东南边的阿珥罗卜若革斯人Allobroges)已经被前121年(著名的葡萄丰收之年)的执政官克维恩图斯·法比乌斯·玛克西穆斯·阿珥罗卜若吉库斯Quintus FabiusMaximus Allobrogicus)和前121年谋杀伽尤斯·格拉古Gaius Gracchus)的凶手路奇乌斯·欧皮米乌斯·奈波斯Lucius OpimiusNepos)征服时,这3部分尚未被归于罗马的边区。这位法比乌斯——他从那里得到了“阿珥罗卜若吉库斯”的名字——打败了他们并且战胜了他们的盟友阿尔威尔尼人Arverni)的首领比图依图斯Bituitus),后者在胜利者的队伍中被俘虏到了罗马。由是,在凯撒出生之前,这里就是行省(纳尔波高卢或称作扎裤高卢GalliaBraccata])了。现代的普罗旺斯Provence)原先只是古罗马行省的一部分。

G注]这里的eorum una pars意为他们(高卢人,或称作凯尔特人)的一部分。[A注]……eorum属有属格possesivegenitive),而非部分属格partitive genitive),指代第2节中的Hi omnes。[TH注]Meusel讥讽了语词eorum的含混,这个词只会指广义上的高卢。[O注]、[L注]、[C注]、[S注]eorum指贝珥盖人、凯尔特人和阿克维塔尼人。

[译按]M注中说前121年是“著名的葡萄丰收之年”(the year of thefamous vintage),是因为在那年中葡萄丰收,并且葡萄酒的质量尤其好。这次的葡萄丰收又被称作“欧皮米乌斯之葡萄丰收”(Opimian vintage)。关于eorum之所指,唯G注有异说,故不从,然而译文中无法体现之。


·obtinere占据:[G注]obtineo[占据]不意为obtain,而意为occupy。[CA注]obtinere意为to hold againstothers


·initium capit起于:[任译]从……起。[M译]takes itsbeginning


·flumine Rhodano尔霍达努斯河:[译按]据I.6.2 Rhodanusfluit … Rhodanus为名词。


·Oceano大洋:[译按]即大西洋,从任译。


·vergit伸向:[G注]向北倾斜。赛文山脉Cevennes)南高北低,从而那一地区的河流主要向北流。

·[K注]我们有理由相信,I.1.5~7eorum…septentriones.)不是凯撒亲笔,而是某位后人所加,他可能认为,在开篇中对凯撒所提及的高卢三部分的边界加以详细描述是有用的。这3节的文风不自然(forced)而拗口。设若省略这3节,则I.1.4中有关赫珥威提依人的叙述到I.2.1中关于赫珥威提依首领欧尔革托瑞克斯Orgetorix)之举动的叙述之间的过渡就平缓而自然了。[TH注]MeuselKlotz各自给出了理由,认为I.1.5~7不是凯撒写的。其中最值得注意的理由是,initium capitab (Sequanis)ab (extremisGalliae finibus) oriuntur(spectant) in(spectant) inter以及单数的septentrionem皆非古典拉丁文,或者说不符合凯撒的文风。

 


6 Belgae ab extremisGalliae finibus oriuntur, pertinent ad inferiorem partem fluminis Rheni,spectant in septentrionem et orientem solem.

6]贝珥盖人[的领地]从高卢最远端的边界开始,延至莱茵河下游,朝向北斗七星和日出[的方向]。




·extremi … finis最远端的边界:[CA注]凯撒的意思是,离罗马最远的边界,换而言之,就是最北的边界。


·septentrionem etorientem solem北斗七星和日出的方向:[译按]此处的septentrionem和前面的septentriones[北方]是同一个词septentrio的不同形态。septentrionesseptentrio[北斗七星;北方]的复数宾格,septentrionemseptentrio的单数宾格。从词源上分析,septentrio是由septem[七,数词]和trio[大、小熊星座]组成的,即“七星”。汉语中,“伸向北斗星”的译法似乎不够通顺,且“北方”和“太阳”的并列逊于“北斗星”和“太阳”的并列,故把这里2个带有septentrio的词组分别译作“伸向北方”和“朝向北斗星和日出的方向”,后同。[任注]即东北方。

 


7 Aquitania a Garunnaflumine ad Pyrenaeos montes et eam partem Oceani, quae est ad Hispaniam,pertinet, spectat inter occasum solis et septentriones.

7]阿克维塔尼阿从伽茹恩纳河延及丕热奈依山脉和那靠近西班牙的大洋的一部分,朝向日落的方向与北斗七星的方向之间。




·Aquitania阿克维塔尼阿:[译按]对于“同根异尾”的表示地方和民族的专名,译者采取的音译方法是按照具体出现的单词进行完整的音译,而非以词干音译之。Aquitani译作“阿克维塔尼人”,Aquitania译作“阿克维塔尼阿”,而不译Aquitani作“阿克维塔尼阿人”。


·partem oceani大洋的一部分:[M注]这里的“大洋的一部分(part of the ocean)”即比斯开湾Bay of Biscay),在那里,大西洋冲刷着西班牙Spain)的北海岸。[译按]M译中的这条脚注与后面一条脚注“即西北方”的顺序疑颠倒,笔者作了乙正。


·inter之间:[CA注]莫尔La. Morus, Eng.More)认为这里的inter当作in,但是古希腊语译文支持通行本:ἀφορᾷδὲ τὰ μεταξὺ Ἄρκτων τε καὶ Ἀνατολῶν。[译按]μεταξύ意为“在……中间”。

·朝向日落的方向北斗七星的方向之间:[M注]此即西北方向。[译按]参阅图 4高卢全图。

作者简介

作者凯Gaius Julius Caesar,公元前100年7月12日—公元前44年3月15日,古罗马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作家。凯撒出身贵族,历任财务官、祭司长、大法官、执政官、监察官、独裁官等职。公元前60年与庞培、克拉苏秘密结成前三头同盟,随后出任高卢总督,在8年内征服了高卢全境(今法国一带)。代表作有《高卢战记》、《内战记》。




译者顾枝鹰,1993年出生,上海人,中国人民大学古典文明研究中心博士生,译有《高卢战记译笺·第一卷》(2015)、《拉丁语语法新编》(2017)以及西塞罗《图斯库路姆论辩集》(Tusculanae disputationes)等,论文有《〈古希腊语汉语词典〉(2004年版)勘误》(《古典学评论》第3期,2017年5月)等等,学术兴趣主要集中于古希腊罗马经典文献的翻译和解释。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