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论柏拉图式的爱

柏拉图《会饮》义疏
斐奇诺 著 梁中和 译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2年07月, 329页, 39元
ISBN: 9787561795538

内容简介

《论柏拉图式的爱——柏拉图〈会饮〉义疏》是在多种译本的基础上整理而来,译者充分尊重原文,将其客观地翻译为现代汉语。本书的出版,当可正本清源,为相关研究者打通障碍、铺平道路,同时也能让国人明了西方文化和基督教语境下爱的根本取向,以及这个取向的可取、限度和局限。

目录

目录

中译本导言:灵魂归宁之路

版本说明

中译本说明

献词

序一:自序

序二:巴托利序

第一篇谈话

开场白

第二章 爱应获得赞扬的标准,何为其尊贵和伟大

第三章 爱的渊源

第四章 论爱的效用

第二篇谈话

第一章 上帝是至善、美和正义;是开端、中间和结束

第二章 神圣的美如何产生爱

第三章 美是神圣的善的光辉,上帝是四圈环的中心

第四章 对柏拉图关于神圣事物的话的解释

第五章 神圣的美在万物中闪耀并且为万物所爱

第六章 论情人的激情

第七章 论爱的两种源头及两位维纳斯(美神)

第八章 爱的劝勉,论单一的爱及互相的爱。

第九章 情人们寻求什么

第三篇谈话

第一章 爱在万有之中,为着万有

第二章 爱是万有的创造者和护持者

第三章 爱是全部艺术的主宰和统领

第四章 世界的各部分不会相互憎恶

第四篇谈话

第一章 描述柏拉图关于人类古老本性的文本

第二章 解释柏拉图关于人类古老形象的观点

第三章 人就是灵魂本身,而灵魂是不朽的

第四章 灵魂被造之时被赋予两种光亮及灵魂为何要降于形体之中

第五章 灵魂回归上帝的几种途径

第六章 爱引领灵魂回归天堂;衪分配福的等级;他赐予永久的欢乐

第五篇谈话

第一章 爱是最蒙福的,因为衪既美且善

第二章 爱是如何被描绘的,爱又是通过灵魂的哪些部分得以被认知和被产生的

第三章 美是非物质性的

第四章 美是神圣面容的光芒

第五章 爱和恨是如何诞生的,美是非物质的

第六章 事物要成为美的需必备哪些条件;以及美是一种精神性的馈赠

第七章 爱的画像

第八章 爱的德性

第九章 爱的馈赠

第十章 爱既比其余诸神年长,也比他们年轻

第十一章 爱先于必然性统治

第十二章 在必然性的统治下,萨图恩如何使乌拉诺斯丧失力量,而朱庇特又如何限制着萨图恩

第十三章 各种艺术分别由哪位神赐予人类

第六篇谈话

第一章 导论:关于爱的辩论

第二章 爱居于美丑之间、神人之间

第三章 论界域灵魂和灵明

第四章 上帝通过精神媒介而赐予人类的七种天赋

第五章 金星灵明的秩序以及它们如何发射爱之箭

第六章 我们如何被爱捕获

第七章 爱的诞生

第八章 在所有的灵魂中都有两种爱,但在我们的灵魂中有五种

第九章 哪些热情由于爱之母而出现在爱人之中

第十章 爱人们由于爱之父而得到哪些天赋

第十一章 从其定义来看,什么是爱的益处

第十二章 论两种爱,以及灵魂生而被赋予真理

第十三章 真理的光如何在灵魂之中

第十四章 对男性的爱从何处来,对女性的又从何处来

第十五章 身体之上是灵魂;灵魂之上是天使;天使之上是上帝

第十六章 上帝、天使、灵魂和形体之间的关系

第十七章 上帝、天使、灵魂和形体的美之间的关系

第十八章 灵魂如何从身体之美上升至上帝之美

第十九章 上帝如何被爱

第七篇谈话

第一章 以上的结论和哲人圭多•卡瓦坎提的观点

第二章 苏格拉底是真正的爱者一如丘比特

第三章 论兽性的爱,那是一种疯狂

第四章 世俗之爱是蛊惑

第五章 我们是多么容易坠入情网

第六章 世俗之爱的奇异后果

第七章 世俗之爱是一种血液的紊乱

第八章 爱者如何变得像被爱者

第九章 我们会为谁陷入网罗

第十章 爱人们如何被蛊惑

第十一章 逃脱[世俗之]爱的途径

第十二章 世俗之爱的害处

第十三章 神圣之爱的益处及其四种类别

第十四章 神圣的癫狂通过什么等级拔升灵魂

第十五章 在这些癫狂中爱是最卓越者

第十六章 真爱何其有益

第十七章 该如何感谢圣灵,他照亮和激发了我们这次讨论

附录一 斐奇诺《论爱》文本说明

附录二 文艺复兴时期柏拉图式的爱的转变

附录三 法文译本文末参考书目

附录四 德文译本文末参考书目

作者简介

斐奇诺(Marsilius Ficinus,1433-1499)有意大利文艺复兴第一哲人之称,他以严格的形而上学形式首次表述了古典主义新思想,创办和主持佛罗伦萨“柏拉图学园”,首倡基督教人文主义。斐奇诺还是著名的医师、音乐家、占星家、预言家、翻译家、教育家,著述译著宏富,交友遍布欧洲,是文艺复兴时期典型的“通才、全人”(Homo Universalis)。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