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西塞罗的政治哲学

施特劳斯 讲疏 于璐 译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8年06月, 496页,
ISBN:

内容简介

在现有的施特劳斯讲学录中,西塞罗研讨课是唯一他专讲一位罗马作家的课程,施特劳斯认为,在古典政治哲学传统中,西塞罗的地位相当重要。

本课程分为十五讲,讨论了西塞罗的四部哲学著作。第一至四讲考察《论共和国》,第五至七讲考察《论法律》,第八讲解释和阐明古代的自然概念,第九至十二讲考察《论义务》,第十三至十五讲考察《论至善和至恶》。第八讲独立成章,将本课程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讨论基本的政治问题,第二部分讨论道德。

施特劳斯的这门西塞罗研读课对我们具有特别的重要性。首先,本书可作为最佳入门导读,非常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自然正确与历史》;第二,辨识人类历史上个体思想的优劣对错乃至品质的高低,是我们能够从施特劳斯的这门课上学到的最为宝贵的思想经验。

目录

施特劳斯讲学录整理规划/1

中译本前言(刘小枫)/1

中译者说明/1

编订者前言(尼科尔斯)/1

西塞罗的政治哲学

第一讲/3

第二讲/40

第三讲/74

第四讲/117

第五讲/151

第六讲/174

第七讲/205

第八讲/236

第九讲/276

第十讲/312

第十一讲/346

第十二讲/375

第十三讲/410

第十四讲/435

第十五讲/436

精彩书摘

中译本前言



施特劳斯的这部讲课录对我们具有特别的重要性,原因在于如下两点。

首先,《自然正确与历史》尽管在现代学术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却相当难读。施特劳斯对古典自然正确观的阐释极为精炼,而且没有结合实际问题与现代自然权利观展开直接缠斗,我们理解起来非常困难。在这门西塞罗研读课上,施特劳斯通过大量举例,让古典的自然正确观与我们所面临的各色现代自然权利观的实际问题联系起来,非常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自然正确与历史》,可以作为最佳入门导读。事实上,施特劳斯在课程一开始就说:

 

我上这门研讨课的一个动机是用来做我的“自然正确”课程的指南。在我的那门课程中涉及不到的有关自然正确问题的某些方面,会在这门西塞罗的研讨课中提及。

 



尤其值得提到,在这个课程中,施特劳斯对亚里士多德《物理学》中涉及“自然”概念的关键段落的精细析读,为我们理解“自然”这个相当含混的概念提供了极为难得的启发。

第二,热爱智慧[哲学]的实践政治化是欧洲哲学的基本品格:这一取向始于马基雅维利,在海德格尔那里步入形而上学的深渊,最终引出了当今广为流行的各色公民哲学,其基本理据体现为阿伦特的如下著名主张:积极的政治生活高于沉思的生活。在公民哲学的倡导者那里,西塞罗俨然成了最有说服力的证人之一。在施特劳斯这个课程的第一讲中,政治生活与沉思生活孰优孰劣的问题就出现了,但即便这个问题获得了明确答案,仍然还有更为棘手的热爱智慧与政治生活的关系问题。通过学习这门课程,我们可以清楚认识到,西塞罗不仅不是当今公民哲学的证人,他也不是剑桥学派所说的公民共和主义式民主理论的先驱。




辨识人类历史上个体思想优劣对错乃至品质的高低,是我们能够从施特劳斯的这门课上学到的最为宝贵的思想经验。百年来的中国思想经历了太多政治变故,热爱智慧的思考应该如何理解历史的现实的政治现象,迄今让人感到非常棘手。比如,在某些极端的政治情况下,要判定某种行为是否正义非常困难,以至于人们更为看重柏克托克维尔这样的政治评论家的聪明智识,或韦伯这样的社会理论家的实证学识。施特劳斯则让我们看到,承认政治现实很残酷,与在哲学上认可对现实必然性的妥协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情。西塞罗坚定地认为,没有任何理由为不光彩的政治行为辩解,因为这类行为无论如何不可能因其所带来的政治利益而变得高贵。无论不光彩的政治行为看起来多么成功,“对和错之间的区别始终最为根本”。施特劳斯在课堂上明确告诉学生:

      

我相信,在古代,有智慧的人都认为,在某个特定的领域内,情况会变得很黑暗,而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远离这个领域。但是,自己不做阴暗的事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理想方案,因为,你得承认,其他人一定会这么做。就像马基雅维利这种人的做法(在古代,就像卡涅阿德斯),他们说:存在一个阴暗的领域……况且,马基雅维利走得更远一点,他说:从根本上讲,所有明朗都基于阴暗。这很明显,但实际上,是做出像马基雅维利这样彻底的转向,还是承认阴暗领域的存在却不会引出其他类似于马基雅维利的结论,这两种做法之间存在巨大差别。

 

毫无疑问,政治现实从古至今都既严酷复杂,要辨明是非的确不易。正因为如此,任何一位热爱智慧者如果要认识政治现象,都必须在理论思考方面付出巨大努力。《自然正确与历史》以柏克和西塞罗结尾,因为他们都是历史上稳健的政治人,尽管一个属于古代一个属于现代。在施特劳斯看来,柏克当然值得享有很高的赞誉。但在这门课程中,我们可以看到施特劳斯对柏克的真实看法:“对柏克的评价无论多高,他都不是一个投身于理论生活的人”,“他的所有著作都是实践性的,或者是着眼于眼前实际行动的手册”——“柏克谈到理论和沉思时,几乎总带着一种轻蔑的腔调”。相反,西塞罗的所有著作都是理论性的,包括哲学著作(占大多数)和讨论修辞术的著作。

在整个课程中,被讨论得最多的关键词是prudentia[明智/实践智慧],这是马基雅维利和海德格尔颠覆古典哲学传统的支撑性概念。通过析读西塞罗的四部哲学著作,施特劳斯带领学生们深入思考prudentiasapientia[智慧]以及政治必然性之间的关系。我们由此可以体会到,历史上或现实中的某个人物头脑聪明甚至思想有智慧,与其思想是否具有高贵品质是两回事

从柏拉图的《会饮》中可以看到,对苏格拉底来说,热爱智慧绝非仅仅意味着追求智慧,毋宁说,追求智慧同时意味着追求高贵的德性、向往纯美的东西。因此,在施特劳斯的课上,我们值得学到的不仅是如何追究个体思想的根本理据,更重要的是如何辨识思想的德性品质。施特劳斯在课堂上对学生们说,他年轻时阅读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感觉到莫大享受,因为他学到了如何辨识人的德性差异。阅读施特劳斯的讲课录,对笔者来说同样是莫大享受,因为它让笔者懂得了为何应该辨识以及如何辨识思想个体的德性差异的道理。要企及这样的思想境界,笔者虽因天资不足而力有不逮,却心向往之。

 

 

刘小枫

20183

古典文明研究工作坊

作者简介

讲疏者列奥·施特劳斯被认为是20世纪极其深刻的思想家。他对经典文本的细致阅读与阐释方法,构成了20世纪解释学的一个重要发展:他的全部政治哲学研究致力于检讨西方文明的总体进程,强调重新开启古人与今人的争执,并由此审视当代思想的种种潮流。其代表作有《迫害与写作的技艺》、《城邦与人》、《什么是政治哲学》等。

编订者尼科尔斯(James H. Nichols),美国卡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治学系教授,著名的西方古典政治哲学研究专家。著有《伊壁鸠鲁主义的政治哲学——卢克莱修的〈物性论〉》,《〈高尔吉亚〉注疏》,《〈斐德若〉注疏》等多部政治哲学作品。

译者于璐,女,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荷兰莱顿大学哲学研究院2015级联合培养博士生,研究方向为西方法律思想史、西方古典政治哲学。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