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古典政治理性主义的重生

[美]施特劳斯 著 托马斯·潘戈 编  郭振华 叶然 等译
华夏出版社
2017年08月, 385页, 89元
ISBN: 9787508091983

内容简介

本书汇编了施特劳斯的若干单篇文章、讲学稿和未刊文稿,旨在为了解施特劳斯的学问品质和学术关怀提供恰切的基本文献,实可作为施特劳斯学问的入门读物。 作为我们的时代精神,现代理性主义激发施特劳斯重新检审与这种理性主义对抗的另一种选择:苏格拉底式或古典式政治理性主义。施特劳斯试图在我们的时代,并为我们的时代,重新思索古典政治理性主义与圣经启示之间的论争。古典政治理性主义的重生需要一种持续的回归,即从这种理性主义,并基于这种理性主义,回归到与其对手展开对话。由此,施特劳斯自己丰厚地收获了古典政治理性主义。

目录

中译本说明

中译本前言(潘戈 撰)

编者导言(潘戈 撰)

第一编 现代理性主义的精神危机

1.社会科学与人文学问

2.“相对主义”

3.海德格尔式存在主义导言

第二编 古典政治理性主义

4.论古典政治哲学

5.显白的教诲

6.修昔底德:政治史的意义

7.苏格拉底问题五讲

第三编 理性与启示之间的对话

8.论《游叙弗伦》

9.如何着手研究中古哲学

10.进步还是回归?

施特劳斯著述编年(迈尔编)

索引

作者简介

本书编者:托马斯·潘戈(Thomas L.Pangle,又译潘格尔、潘高),美国当代著名政治哲学、法哲学家。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奥斯汀分校人文学院教授、杰斐逊古典文献研修中心主人、施特劳斯学派第三代代表人物之一、施特劳斯学派东岸领军人物之一、加拿大皇家学院终身成员、德国巴伐利亚科学学会海森堡纪念讲席客座教授。

1944年潘戈生与美国纽约州加弗努尔(Gouverneur, New York),1966年在康奈尔大学拿到文学学士学位(Bachelor of Arts degree,B.A.)。当时阿兰·布鲁姆(Allan Bloom,1930年9月14日-1992年10月7日)正在康奈尔(1963-1970),潘戈在布鲁姆指导下学了政治哲学。传说布鲁姆激发了许多人对政治哲学的兴趣,潘戈显然位列其中。毕业之后他继续深造,去芝加哥大学读了博士。传说他是要追随施特劳斯(Leo Strauss),并且也接受过施特劳斯的指导。不过施特劳斯1969年退休,去了西海岸的卡莱门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而潘戈完成博士论文是在1972年,所以他的论文指导委员会是:Joseph Cropsey(约瑟夫·克罗波西), Herbert Storing, and Richard E. Flathman,其中并不包括施特劳斯。他的博士学位是芝加哥大学“政治科学博士”。

他博士论文的题目是 Montesquieu and the Moral Basis of Liberal Democracy,修改后的版本次年即出版:Montesquieu’s Philosophy of Liberalism: A Commentary on THE SPIRIT OF THE LAWS。这本书出版之后成为孟德斯鸠研究的必读之作,被列入几乎所有论文和专著的参考文献。作者用功之深,思考框架之广,文笔之流丽,都曾给我留下无法匹敌的印象。施特劳斯开过孟德斯鸠的研讨课,可惜讲稿尚未整理公布。就我所知,施特劳斯应该还指导过 David Lowenthal 研究孟德斯鸠。洛温塔尔声名不显,资料难找,只知道他有多篇论孟德斯鸠的重要文章,分别发表在APSR、Interpretation等重要杂志上(他的多篇论文已被译为中文),同时他也是《政治哲学史》孟德斯鸠部分的作者。潘戈研究孟德斯鸠在洛温塔尔之后,吸收了他的重要研究成果。一方面,潘戈研究的成功,确实是站在前人研究的肩膀上。没有洛温塔尔(可能是在施特劳斯指导下的)开创性研究,后人可能根本不知道要研究什么。没有施特劳斯重提古今之争,潘戈这本书也不会有这样非凡的历史厚度。没有前人重提德性概念(麦金泰尔的 After Virtue(《德性之后》)1981年才出版),潘戈也不会对德性做那么深入的思考。另一方面,这也是数代学者连续深入钻研同一个问题、有成效地将问题推进的典范。潘戈这本书在我看来是辉煌的成就,在其他许多人看来也是这样。1997年,在加拿大政治科学学会会议(Canadian Pol. Sci. Assn. convention)上,为这本书举行了荣誉性的出版25周年圆桌会(Roundtable)。

在当时,应该主要是凭借这篇博士论文,潘戈的学术能力受到了非常高的评价。他毕业之后去了耶鲁,在耶鲁一直做到副教授。不过因为学术政治,他在1979年被迫离开耶鲁,去了多伦多大学。这一年布鲁姆正从该校离开。潘戈在多伦多一直呆到2004年。之后加入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直到现在。其中2008-2010年他加入了美国政治科学协会的执委会。

潘戈在论孟德斯鸠的第一本书之后出版了8本书:

1980年 The Laws of Plato(柏拉图《法义》译疏)

1990年 The Spirit of Modern Republicanism: The Moral Vision of the American Founders and the Philosophy of Locke

1993年 The Ennobling of Democracy: The Challenge of the Postmodern Age

1993年 The Learning of Liberty: The Educational Ideas of the American Founders

1999年 Justice Among Nations: On the Moral Basis of Power and Peace

2003年 Political Philosophy and the God of Abraham

2006年 Leo Strauss: An Introduction to His Thought and Intellectual Legacy

2010年 The Theological Basis of Liberal Modernity in Montesquieu’s “Spirit of the Laws”

此外还编了4本:

1987年 The Roots of Political Philosophy: Ten Forgotten Socratic Dialogues

1993年 The Rebirth of Classical Political Rationalism: An Introduction to the Thought of Leo Strauss

1995年 Political Philosophy and the Human Soul: Essays in Memory of Allan Bloom

1995年 Encyclopedia of Democracy

可以以孟德斯鸠和施特劳斯为中心将它们组织起来。孟德斯鸠是一个沟通古今的人物,而施特劳斯对当代政治哲学的思考有着极其深刻的影响。

首先是八十年代出版的两本著作,第一本 The Laws of Plato,是从孟德斯鸠的法篇回到柏拉图的法篇,第二本 The Roots of Political Philosophy,是继续对柏拉图的研究。柏拉图研究,也可以说是施特劳斯的最重要主题。

第二组是90-95年间写和编的 4 本书。第一本 The Spirit of Modern Republicanism,研究现代共和主义,是孟德斯鸠研究的继续和扩展。Spirit 这个词即可见孟德斯鸠的影响。93年的两本 The Ennobling of Democracy,The Learning of Liberty,都是继续前一本,研究现代政体,尤其是美国政体,尤其是美国政体之创建。95年 Encyclopedia of Democracy,是继续以上研究。

第三组是与施特劳斯相关的研究(93-06) The Rebirth of Classical Political Rationalism 是施特劳斯的一本文集。Political Philosophy and the Human Soul 是编的布鲁姆纪念文集,Leo Strauss 是研究施特劳斯的专著。

第四组是余下的三本。99年的 Justice Among Nations,可以说是孟德斯鸠研究的扩展。国际法,以及国家间的战争与和平,是孟德斯鸠的重要主题。03年的 Political Philosophy and the God of Abraham 处理神学-哲学问题,10年的 The Theological Basis of Liberal Modernity in Montesquieu’s “Spirit of the Laws” 继续处理神学问题(事实上是神学-政治问题,潘格尔另有文章 The Theologico-Political Intention of Montesquieu’s Spirit of the Laws),神学-政治和雅典-耶路撒冷问题,是施特劳斯的重要主题。同时它也是孟德斯鸠研究的继续。

所以,潘格尔的第一本和最近一本书都是研究孟德斯鸠。中间夹着的,可以说是对神学、哲学、法律等与孟德斯鸠相关的普遍和一般问题的研究,和对与孟德斯鸠相关的美国政体这个具体和特殊问题的研究,以及对施特劳斯这个具体和特殊个人的研究。

以此为参考去看他的论文和所写的书的章节的主题(发表时间和文章类型请看前引 Curriculum Vitae)。可以看到,相对于书,他论文的主题更为分散。尽管如此,这些论文依然可以以孟德斯鸠和施特劳斯为中心组织起来。

这些文章可以分为几类:

1、 专题研究孟德斯鸠的;

2、 研究美国,特别是美国的建国问题,建国哲学和当代民主政体的;

3、 研究英国和英国思想家包括霍布斯、洛克和休谟的;

4、 研究古希腊和古罗马作家,包括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色诺芬,西塞罗;

5、 研究尼采;

6、 研究国家间问题,主要是国家间正义问题;

7、 研究共和主义、法律、神学、德性、公民等问题;

8、 研究法拉比、托克维尔的单篇论文;

9、 研究施特劳斯的。

4、5、9和 8 中的法拉比,是施特劳斯式的“柏拉图主义的”政治哲学的研究;1研究孟德斯鸠,2、3、6、7、8中的托克维尔可以说是围绕着孟德斯鸠这个中心。

剩余的两部分(Reviews of;Papers presented and Invited Lectures in the Past Decade)主题更广泛和分散,不过大致仍然在上述范围之内。

回顾潘格尔的思想历程。可以看到,他以对孟德斯鸠的研究和对施特劳斯式柏拉图主义政治哲学的思考开始自己的学术生涯。他的第一本书是《孟德斯鸠的政治哲学》,这本书是在古今之争的框架下写的,把孟德斯鸠看成是现代共和国或共和主义或现代政治哲学的奠基者之一。孟德斯鸠的思想包罗万象,潘格尔的著作也深入研究了其中的德性、神学、法律、共和国(或共和主义)等重要主题。之后他从这个(双重)起点出发,扩展自己的研究范围。他通英语之外的六种语言,包括圣经希伯来语、古希腊文、拉丁文、法语、意大利语、德语,这使得他可以广泛地研究从圣经、柏拉图、西塞罗、马基雅维里、卢梭、托克维尔到尼采的主题,实际上也就是研究整个西方政治思想史。虽然研究的主题广泛,不过用力的轻重还是有区别。他最后成文的研究成果,明显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施特劳斯式的柏拉图主义的政治哲学,他从孟德斯鸠的法篇出发,延伸研究了柏拉图的法篇。从苏格拉底出发,研究了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西塞罗、法拉比、马基雅维里、尼采等关键人物。在这条路线上,他似乎重点关注的是单个思想家的单篇文本。另一个方面与此不同。如果说第一个方面是研究柏拉图主义这条线上的点式的文献的话,第二个方面是以孟德斯鸠为中心的一批研究,特别是对现代共和国、尤其是美国这个现代共和国、尤其是美国建国的面式研究。他从孟德斯鸠的“精神”出发,延伸研究了现代共和主义的“精神”。从孟德斯鸠出发,研究了国家间正义的问题。从孟德斯鸠出发,延伸研究了霍布斯、洛克、托克维尔等人。他从研究古今之争中的孟德斯鸠第一本书出发,延伸到对孟德斯鸠那里的神学-政治问题进行研究的最近一本书。

这是一份扎实、清晰、荣誉无数(见 Curriculum Vitae)、不可重复但有教益的学术历程。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