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高尔吉亚与新智术师修辞

布鲁斯•麦科米斯基 著 张如贵 译
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14年09月, 224页, 32元
ISBN: 9787553451961

内容简介

《高尔吉亚与新智术师修辞》第一部分致力于对民主雅典时代重要智术师高尔吉亚的形象进行历史重构,解释其残篇和思想;第二部分则着力展现高尔吉亚的学说如何在今天经由“新智术师派”之手而得到很好的利用。作者简明扼要地揭示了智术师与当今后现代派的思想关联,直观明朗地展现智术师修辞在 当代的全面复活,由此提醒我们恰切认识当下思想文化的处境及其古老渊源。

“在对话中”,柏拉图对待高尔吉亚“充满敬意,而非倨傲无礼”,他认为“如果柏拉图的对话逸失了,而高尔吉亚的著作能够完整流传给我们的话,我们有足够理由怀疑,高尔吉亚的声望会有今日之高”。巴里利(Renato Barilli)说,在《高尔吉亚》中,高尔吉亚这位来自莱昂蒂尼的智术师受到了尊敬和公正的对待, “柏拉图巧妙地阐释了《高尔吉亚》一书中智术师们的观点……”(30)勒夫(Michael C.Leff)认为,《高尔吉亚》“敏锐地找到了智术师修辞的本质特征,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些特征对柏拉图笔下的哲学事业所造成的威胁。饶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是重构古代智术师思想最好的可资利用的原始材料”(Modern,36)。克拉克(Donald Clark)也认为, “在将修辞研究的这种褊狭性和局限性归咎于高尔吉亚这一点上,柏拉图倒并非有欠公允”。伯内特(John Burnet)也坚持认为, “引入虚构人物不是柏拉图的行事风格”。最后,菲尔德(G.C.Filed)的意见也许最为幼稚轻率。他说,“因为这场对话是真实存在的,所以《高尔吉亚》中的观点代表了人们各自的真实观点。”不幸的是,对柏拉图关于高尔吉亚学说所持的这种态度,特别是关于其逻各斯技艺所持有的这种态度,造成了今天的人对高尔吉亚及其修辞技艺的看法苍白而贫乏。

目录

中译本说明

致谢

导言

第一部分历史阐释

第一章拆解《高尔吉亚》(447a~466a)中柏拉图对修辞的批评

第二章高尔吉亚与修辞技艺

第二部分新智术师的挪用

第三章新智术师修辞理论

第四章后现代智术学

第五章全球村、多元文化主义与智术师修辞的功能

附录:智术师修辞与哲学研究文献选介

文献选介

引用文献

索引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