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自由与僭越

欧里庇得斯《酒神的伴侣》绎读
罗峰 编译
华夏出版社
2017年08月, 279页, 59元
ISBN: 9787508091785

内容简介

欧里庇得斯是一位敢于创新的悲剧诗人,他在表现传统主题时的大胆令人震惊。欧里庇得斯笔下的主角,不再是诸神和英雄,而是女人、贩夫走卒、奴隶和外邦人。他还以科学态度审视神话中的人物,借剧中人物咒骂诸神,甚至用自然哲人的唯物论否定传统神。从他的众多剧本可以看到,古老的家族观念变得支离破碎:男人不再是家族的支柱,相反,德性在女人身上得以呈现。传统的“家族”被日常琐事取而代之,“居室”取代了“王室”。在《蛙》中,喜剧诗人阿里斯托芬从城邦教育的角度出发,集中批评了欧里庇得斯的创作,谴责其教导方式的不得当。欧里庇得斯急于要改造城邦民,自觉偏离了古典传统及其对德性的培育方式,走向了现代思想。在其晚期最成熟的作品之一《酒神的伴侣》中,欧里庇得斯描绘了一种崇尚绝对平等和自由的生活方式。通过分析这部剧作可以发现欧里庇得斯对人性的独特理解,以及他与现代性的隐秘关联。

目录

编译者导言(罗峰)

秩序与僭越:《酒神的伴侣》的含混性(纳斯鲍姆)

狄俄倪索斯的面具

狄俄倪索斯与秘仪

家庭、城邦与山:《酒神的伴侣》中的空间轴

土、气、水与火:《酒神的伴侣》中的自然元素

《酒神的伴侣》中的“智慧”

狄俄倪索斯的威胁

酒神式的安宁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