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施特劳斯的持久重要性

[美]朗佩特 著 刘研 译
华夏出版社
2019年05月, 397页, 95元
ISBN: 9787508096537

内容简介

朗佩特这本书的目的是,指出施特劳斯工作中持久重要的东西。施特劳斯的持久重要性在于,他重新发现了现代启蒙之前所有哲人践行的写作艺术,他推动产生的新的哲学史,能够重获西方传统中那些伟大思想家和诗人的真正教导。

具体来说,朗佩特认为,施特劳斯以古非今的这一观点首先是一种修辞,相对而言,施特劳斯在古今一流思想家那里发现的共同主题和方法更为重要。

这本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施特劳斯重新发现显白教诲”,主要谈施特劳斯对显白教诲的发现和运用。第二部分是“苏格拉底式的启蒙”,谈色诺芬和柏拉图笔下的苏格拉底,并追溯其与荷马的关系。第三部分是“现代启蒙”,借助施特劳斯跨越40年的三篇文章,谈施特劳斯对现代启蒙的回应。第二和第三部分体现出,施特劳斯的重新发现显白教诲,使一种从荷马到尼采的新的哲学史具备了条件。

目录

导论1

第一部分 施特劳斯复原显白风格5

第一章 揭示显白风格:致克莱因的书信7

第二章 接纳显白风格:《〈库萨里〉中的理性之法》39

第二部分 苏格拉底式启蒙87

第三章 特别的苏格拉底式哲思:色诺芬的女学89

第四章 苏格拉底,真的真男人:色诺芬的男学127

第五章 柏拉图式政治哲学:“辅佐诗”148

第六章 将哲学史回溯到荷马:伯纳德特眼中的《奥德赛》180

第三部分现代启蒙217

第七章 代表正统抨击启蒙:《哲学与律法》导论219

第八章 代表苏格拉底抨击启蒙:《什么是政治哲学?》263

第九章 推进启蒙:施特劳斯复原尼采的神学政治规划312

尾声 施特劳斯的告别361

施特劳斯主要作品译名表366

参考文献368

索引375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