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以美为鉴

刘小枫 著
华夏出版社
2017年12月, 449页, 98元
ISBN: 9787508092997

内容简介

在我们常人眼里,美国政制是当今天下的最佳政制。理由很简单:那里的人民生活得最为富足和自由,每个人享有充分的自然权利,国家还如此强大。即便在受过大学教育的绝大多数中国人甚至各行学者眼里,这一点也毋庸置疑。

在美国同样如此。与我们不同的是,在美国学界,从事政治哲学研究的极少数业内人士心中有数:关于美国立国原则的政治哲学探究所引发的历史性争议是非未定,以至于美国政制的德性品质是优是劣,迄今尚无定论。在我国学界,也有极少数人觉得,美国政制并非当今天下的最佳政制,却未必清楚问题究竟怎么回事。本稿尝试考察英美学界半个多世纪以来围绕美国立国原则的持续论争,以便我们对这个问题本身也有所认识。

施特劳斯学派与剑桥学派的对峙,是这场持续论争的集中体现,迄今仍是引人注目的学术大事件。施特劳斯筚路蓝缕的政治哲学史研究取向,回到苏格拉底问题从头开始,力图在古典哲学的基础上捋清整个西方政治思想史的来龙去脉,重启“古今之争”,由此切入美国政制问题。剑桥学派以倡导政治话语史研究对抗施特劳斯派的政治哲学史研究,从近代西方的革命造反精神出发,致力打造一种名为“新古典共和主义”的现代政治思想传统,挑战美国立国原则的正统解释,并在现实层面积极推动公民参与式的直接民主。奇妙的是,剑桥学派宣称,他们提倡“公民共和主义”其实是在复兴一种被历史浧埋的“古代人的自由观”,从而也是在重启“古今之争”。

无论施特劳斯学派还是剑桥学派,都不是没有大政治关切的实证式的思想史研究。晚近十五年来,这两派的主要文献已经陆续译成中文,有目共睹,却未引起学界足够关注。究竟什么是“古今之争”?美国的立国原则与“古今之争”是什么关系?我们不应该觉得这样的问题事不关己。毕竟,我们不仅置身于自己的“古今之争”,而且同样面临两种精神品质的人文学问的“选边站”,除非我们不理会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必然会出现的情形:“自上而下的启蒙”与“自下的政治自由”的赛跑正在加速。本稿将以施特劳斯学派与剑桥学派在解释美国立国原则的德性基础时的尖锐对立为观察点,展示双方在涉及西方政治思想史的性质、目的和方法等方面所呈现出来的精神品质差异。

目录

弁言

引言


一 “马基雅维利时刻”与美国政制

1 美利坚立国与马基雅维利主义

2 美国公民施特劳斯的“刺刀”

3 伯林如何为马基雅维利辩护

4 伯林与剑桥学派


二 公民美德与古今之争

1 波考克如何反驳施特劳斯

2 波考克如何伸张历史主义

3 破旧立新的思想史方法论

4 波考克如何打造公民共和主义传说

5 公民共和主义的哲学理据

6 公民共和主义的统治哲学


三 自由教育与美国政制

1 政治哲学与公民视角

2 施特劳斯的公共言论一例

3 自由教育与美国大学的政治学专业

4 自由教育与美国的代议制

5 自由教育在民主政制中何以可能


四 施特劳斯和他的美国弟子

1 施特劳斯的美国忠诚问题

2 古典如何返回现代

3 施特劳斯弟子与美国政制危机

4 美国革命与古今之争

5 与剑桥学派驳火

6 施特劳斯弟子如何为老师辩护


五 剑桥学派与“纯粹民主”

1 斯金纳为何重申“造反有理”

2 自由的权利如何成为公民的美德

3 斯金纳怎样为激进乌托邦辩护

4 斯金纳所理解的马基雅维利自由理论

5 作为道德哲学家的斯金纳


结语 历史意识与学人心性

1 历史主义的词源和语义

2 德意志思想与历史主义

3 历史主义与马基雅维利时刻

4 如何克服历史主义

5 学人心性的古今对决

6 我们的历史时刻


文献年表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