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论希罗多德

[苏]卢里叶 著 王以铸 译
华夏出版社
2019年06月, 206页, 49元
ISBN: 9787508096544

内容简介

希罗多德的《原史》描摹了希波战争的波澜壮阔,但史家写书绝不只是记录史实,他的写作也不啻为一场思想的战争,苏联古希腊文献学、古典学家和历史学家卢里叶的《论希罗多德》即是全面展现这场思想之战的全景式作品,中国大举引进西方学术自肇端一个多世纪以来,这样一部作品仍属首部,非常值得研究者和普通大学生参考阅读。



公元前5世纪初的希波战争是人类历史上最光辉的篇章之一……任何一个有教养的人对于这次战争都会有所了解。古希腊史家希罗多德的《原史》呈现了这段动人心弦的历史全幅图景。

苏联古希腊文献学家、古典学家和历史学家卢里叶的《论希罗多德》,对希罗多德的生平、世界观、所用史料、其历史著作《原史》的成书史、他的艺术手法等做了全面考察,是一本很全面的希罗多德研究作品,迄今仍是译成中文的唯一的希罗多德专论。

目录

出版说明

引言

希罗多德的生平

希罗多德的世界观

希罗多德的史料

希罗多德著作的历史

希罗多德的艺术手法

史家希罗多德

参考文献

精彩书摘

公元前5世纪初的希波战争,是人类历史上最光辉的篇章之一,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任何一个有教养的人对于这次战争都会有所了解。虽然并不是所有在少年时代读过关于阿里斯提德斯(Aristides)和忒米斯托克勒斯(Themistocles)的故事的人都记得这些活动家的传记,不过,每一个读者一定还多多少少记得希腊历史上这一动人心弦的时代著名的全幅图景。这幅图景大致是这样。

在东方专制君主的统率下,受皮鞭驱使的东方外方人大军,向贫小但爱好自由的希腊攻来。希腊的灭亡或受奴役看来无可避免。然而,奇迹发生了:由于万众一心和高度发达的文化,希腊人竟得以击溃数十倍于他们的波斯大军,阻止了强国波斯的势力进一步向西方扩展。当然,完成这一伟大功勋的前提,只能是希腊人内部不同集团之间亲密无间的团结,以及希腊领袖们对于希腊事业的无限忠诚。

希罗多德(Herodotus)几乎是希波战争同时代的人,在他的著作里,我们吃惊地看到许多和上述前提相矛盾之处。在希腊人与波斯人之间爆发战争的八年前,雅典的使节(当时统治雅典的是伟大的立法者克莱斯忒涅[Cleisthenes],他属于雅典最显贵的阿尔克美奥尼戴[Alcmaeonidae]家族)在没有受到波斯方面任何逼迫的情况下,便把“土和水”送给了后者,这样便等于承认了波斯对雅典的主权。马拉松战役时,阿尔克美奥尼戴家族曾受到责难,被指责同情入侵阿提卡的波斯人。著名的忒米斯托克勒斯在萨拉米斯(Salamis)战役胜利后(这一胜利主要归功于他的天才),立刻开始执行旨在与波斯接近并和斯巴达决裂的政策。稍后,他逃到波斯人那里,直到死都效忠于波斯国王,担任玛格涅西亚(Magnesia)的统治者。

在普拉泰亚(Plataea)取得著名的决定性胜利的斯巴达将军泡萨尼阿斯(Pausanias),曾私通波斯,甚至在波斯国王治下短期统治过小亚细亚的科罗奈,最终以私自勾结波斯国王的罪名被处死。

后来最伟大的雅典人伯利克勒斯(Pericles),也和其上述先驱一样,力图和“与雅典血肉相连的”斯巴达决裂,并在公元前448至前447年间同波斯人缔结了所谓的“卡利阿斯和约”。根据这一和约,正如今天学术界公认的,波斯拥有了对小亚细亚的希腊诸城邦的主权。

希腊各城邦的领袖们这么快就忘记了希波战争的教训,不但不团结一致力图共同对付外方人,反而在希腊各城邦之间煽起争斗,并竞相企图与波斯接近,这种情况应如何解释呢?

生活在希波战争六百年后的史家普鲁塔克(Plutarch)认为,应当在这些人过分的虚荣心中寻求解释。在他看来,只要这些人能巩固自己的势力,纵使卖国亦在所不惜。我们暂且假定所有这些伟大的希腊人都是卖国贼,那么又如何解释下述情况呢?即根据希罗多德的记载,希腊的一些大城邦——比如,帖撒利亚(Thessaly)、波伊俄提阿(Boeotia)和阿尔戈斯(Argus)——在波斯人进攻时竟同情波斯人,一时站在波斯人一方作战,而在抗击波斯人的城邦中,人们的意见同样不一致:

那些拒绝献纳土和水的人们却十分害怕,因为希腊并无足够的、可以抗击侵略军的船只,而且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不想作战,而是急于想站到美狄亚人那方去。(希罗多德,《原史》,卷七,138)

然而,我们不能认为希腊本土人全部是“卖国贼”!而且,如果这个民族最杰出的领袖都是叛徒,又怎么能够打胜仗呢?

使我们更觉得奇怪的是,我们在普鲁塔克的著作里,可以看到希腊人紧密团结一致和共同憎恨强暴的外方人的图景。普鲁塔克离希波战争年代久远,就像我们今天(译按:本文发表于1947年)离塔美尔兰战争一样遥远。至于希罗多德——他在希波战争结束几十年后便进行著述,并且还可能和这场战争的许多参加者有过交谈——则和忒米斯托克勒斯、泡萨尼阿斯或伯利克勒斯一样,同样是一个“背叛希腊事业的人”。德国学者霍瓦尔德(Howald)认为,产生这一情况的理由是,希罗多德是“商人文化”(Kaufmannskultur)的代表,这种文化的唯一原则就是“唯利是图”。读者哪怕稍稍接触一下希罗多德这部艺术性极高而又具有深厚人道主义精神的著作,就未必会毫无异议地接受这种看法。

希罗多德把关于希波战争的最可靠的叙述留给我们,同时又把最早的一部历史著作留给我们,理解和介绍他的观点,是我这篇论文的主要目的。

——摘自《论希罗多德·引言》

作者简介

作者卢里叶,苏联古希腊文献学、古典学家和历史学家,列宁格勒大学、利沃夫大学教授。

主要著作有:

古代世界的反犹主义(1922)

安提丰:古代无政府主义鼻祖(1925)

古典社会思想史(1929)

德谟克利特的力学(1935)

古代原子无限小理论(1935)

希腊史:从最古时代到雅典海上同盟的形成(1940)

论阿基米德(1945)

论希罗多德(1947)

古典科学史论纲(1947)

锡尼时代的希腊语言和文明(1957)

德谟克利特与归纳逻辑(1961)

德谟克利特:文本、翻译和研究(1970)


译者王以铸先生一生潜心古典译介,“翻译之流畅有如抄书”,通晓古希腊、拉丁、俄、德、英、法、日、西班牙等语,系我国知名翻译家、出版家。

译有希罗多德《原史》、塔西佗《编年史》《历史》、撒路斯提乌斯《喀提林阴谋》《朱古达战争》、普洛科皮乌斯《战争史》等。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