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西方古代的天下观

刘小枫 编 杨志城 安蒨 等译
华夏出版社
2018年08月, 382页, 88元
ISBN: 9787508094953

内容简介

本译文集收集了西方学界研究“世界史”早期历史故事的一些基本文献:自希腊化时期始,经罗马帝国再到中世纪晚期。

本文集分两个单元,第一单元以两篇希腊化时期的原典起头,然后是两位当代西方古代史权威学者关于西方古代史书的论文,有助于我们了解西方古代史书撰写的文体和性质。随后五篇论文聚焦于这样一个问题:“共通史”(今人也称“普遍历史”或“世界史”)书写的出现,与亚历山大大帝梦想打造的帝国以及随后崛起的罗马帝国有怎样的历史关系,“共通史”观反应了当时的西方智识人和帝王有怎样的“天下”观。

在拉丁基督教的视野中,古希腊罗马智识人的“天下”观具有了新含义。第二单元以第二罗马帝国即基督教帝国奠立时期的尤塞比乌斯起头,以12世纪罗马教廷的帝国式权力即将达到顶点前夕的约阿希姆收尾。在20世纪的历史哲学大家斯宾格勒和沃格林看来,这位约阿希姆决定性地影响了近代欧洲人的“普遍历史”观。鉴于我国世界史学界的约阿希姆研究几乎还是空白,这一单元选译了一篇西人辑录的约阿希姆文萃。

目录

编者说明(刘小枫) / 1


第一单元从希腊化王国到罗马帝国

珀律比俄斯 罗马的兴起与天下一统 / 2

狄俄多儒斯 论共通史 / 7

莫米利亚诺 史学的书面传统和口述传统 / 17

沃尔班克 纪事与肃剧 / 27

斯蒂尔 从亚历山大的功绩看征服世界与世界和平 / 61

克尔斯特 古人的天下观及其政治与文化含义 / 118

莫米利亚诺 普遍历史的诸起源 / 140

努涅兹 公元前4至前2世纪出现的普遍历史写作 / 167

福格特 古罗马的地球 / 189


第二单元基督教与帝国

厄格尔 尤塞比乌斯历史神学中的皇帝和教会 / 218

霍恩 奥古斯丁与历史书写、历史哲学及历史意识 / 241

努斐伦 超越罗马:普遍历史与外方人 / 262

约阿希姆 三位一体的历史含义 / 288

丹尼尔约 阿希姆:《启示录》中的历史模式 / 310

克努 十二世纪的神学与新兴的历史意识 / 338

精彩书摘

《西方古代的天下观》编者前言


2013年,教育部修改学科建制,人文学科中仅史学变动最大:原二级学科“世界史”上升为一级学科,与同样升级为一级学科的中国史学和考古学并列。三个史学的一级学科对语言文学和哲学这两个原有的一级学科形成了压倒性优势,可以设想,不久的将来,我国学界会大面积产出史学家。

作为一门学科,“世界史”是怎么回事?如今我们在中学就要学习“世界史”,却从未想过:西方在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世界史”?世界史的叙述框架和史学原则是如何形成和演变的?还有更难人的问题:中国史与西方传统学问中的“世界史”是什么关系? 这些问题引起笔者的强烈好奇,却又在我国史学界“世界史”专业的文献中找不到解答,只好自己摸索。原来,“世界史”在古希腊晚期出现时叫“共通史”,差不多一千五百年后,西方基督教塑造的欧洲智识人改称“普遍历史”,而“普遍历史”观念的历史又有自己漫长的历史故事,这个故事的最新发展便是晚近所谓“全球史”即后现代“世界史”的兴起。 

本译文集收集了西方学界研究“世界史”早期历史故事的一些基本文献:自希腊化时期始,经罗马帝国再到中世纪晚期。有关接下来的“普遍历史”观念的历史故事的研究文献,另见笔者选编的译文集《从普遍历史到历史主义》(华夏出版社,2017)

本文集分两个单元,第一单元以两篇希腊化时期的原典起头,然后是两位当代西方古代史权威学者关于西方古代史书的论文,有助于我们了解西方古代史书撰写的文体和性质。随后五篇论文聚焦于这样一个问题:“共通史”(今人也称“普遍历史”或“世界史”)书写的出现,与亚历山大大帝梦想打造的帝国以及随后崛起的罗马帝国有怎样的历史关系,“共通史”观反应了当时的西方智识人和帝王有怎样的“天下”观。 在拉丁基督教的视野中,古希腊罗马智识人的“天下”观具有了新含义。

第二单元以第二罗马帝国即基督教帝国奠立时期的尤塞比乌斯起头,以12世纪罗马教廷的帝国式权力即将达到顶点前夕的约阿希姆收尾。在20世纪的历史哲学大家斯宾格勒和沃格林看来,这位约阿希姆决定性地影响了近代欧洲人的“普遍历史”观。鉴于我国世界史学界的约阿希姆研究几乎还是空白,这一单元选译了一篇西人辑录的约阿希姆文萃。 

1980年代初投身学术之时,笔者就对各色西方学科有强烈好奇,决志此生按部就班一个个地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学科。每进入一个学科,笔者除了咀嚼古今文献然后为文做“二道贩子”,也随手组译基本文献,以资后人所用。30多年来,所有参与译文集翻译的译者和校订者,都让笔者心存感念,没有他们的辛劳,笔者成不了地道的“二道贩子”。毕竟,叫卖与贩卖原货是两回事。 

感谢北京大学德语系谷裕教授动员麾下博士生承译德语文献,笔者所带的古典学专业世界史方向的博士生承担了希腊语和拉丁语文献的翻译。感谢所有译者、校者以及出版社编辑为本文集付出的辛劳。 


刘小枫 

2017年腊月

读者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