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马克思与西方传统”出版说明


贫瘠的园地造就贫瘠的思想,肥沃的园地孕育高深的思想。马克思的思想之花是在吸收了西方古今丰厚思想营养的基础上孕育和绽放的。许久以来,马克思主义有三个组成部分和三个理论来源的说法影响甚广,似乎马克思的思想根基主要与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国民经济学和法国社会主义理论相关,只要弄懂了这三种思想,就能确切把握“只有三个部分组成的思想体系”。这种看法无视古希腊一罗马的古典思想、基督教传统乃至18世纪末兴起的浪漫主义对马克思心灵的滋养。我们忘记了,马克思曾在标志性的“博士论文”中明言,自己要“联系整个希腊思想,详尽阐述伊壁鸠鲁派、斯多葛派和怀疑派哲学”。在马克思的“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这一名言与特拉西及法国国立研究院主张的以社会科学启蒙民众、改造世界的激进思想之间,在德国早期浪漫派倡导的“存在先于意识”与马克思主张的“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之间,以及在马克思的一些思想与卢梭的一些思想之间,都存在着密切的关联和类似。可以说,没有从古到今的众多思想的滋养和熏陶,仅靠三个来源是熏陶不出我们“熟知"的那个马克思的。

马克思进入汉语思想界已有百年之余,本土化的成果、实践,甚至与这种本土化同时发生并相互对应的“西方马克思主义"都受到了应有的重视,偏偏生养马克思的西方思想传统一直没有得到足够多的重视,其实,西方学界同仁在这个园地里的辛勤耕転已经收获众多成果。理解一种思想,就要掌握和重建孕育它的丰富资源,内心亏空和贫瘠的读者难以读出作者通过文字表征出的诸多义涵。马克思这个作者仍然在向当下的中国诉说,如果我们没有努力接近马克思的学术素养,尤其欧洲的古典素养,我们不可能做一个合格的马克思的读者。

离开西方古典思想,离开西方传统思想,无法贴切地理解马克思。有鉴于此,在中山大学985二期创新基地"马克思主义与当代文明.现代文明的哲学基础"的资助下,我们组织翻译了这套“马克思与西方传统系列”,以马克思与古典思想的关系为主,兼及马克思与现当代思想的融通,对我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贡献微薄之力。


刘森林

2007年5月10日晚于中山大学康乐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