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政治史学丛编”出版说明

 

 

古老的文明共同体都有自己的史书,但史书不等于如今的“史学”——无论《史记》《史通》还是《文史通义》,都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史学。严格来讲,史学是现代学科,即基于现代西方实证知识原则的考据性学科。现代的史学分工很细,甚至人文-社会科学的种种主题都可以形成自己的专门史,所谓的各类通史,实际上也是一种专门史。

不过,现代史学的奠基人兰克并非以考索史实或考订文献为尚,反倒认为,“史学根本不能提供任何人都不会怀疑其真实性的可靠处方”。史学固然需要探究史实、考订史料,但这仅仅是史学的基础。史学的目的是通过探究历史事件的起因和前提、形成过程和演变方向、各种人世力量与事件过程的复杂交织,以及事件的结果和影响,像探究自然界奥秘的自然科学一样,去“寻求生命最深层、最秘密的涌动”。根本而言,兰克的史学观还带有古典色彩,即认为史学是一种政治科学,或者说,政治科学应该基于史学,因为,“没有对过去时代所发生的事情的认知”,政治科学就不可能。亚里士多德已经说过,“涉及人的行为的纪事”“对于了解政治事务”有益(《修辞术》1360a36)。正如施特劳斯在谈到古代史书时所说:

 

政治史学的主题是重大的公众性主题。政治史学要求这一重大的公众性主题唤起一种重大的公众性回应。政治史学属于一种许多人参与其中的政治生活。它属于一种共和式政治生活,属于城邦。(施特劳斯,《修昔底德:政治史的意义》)

 

兰克开创的现代史学本质上仍然是政治史学,其品质与专门化史学截然不同,后者乃19世纪后期以来受实证主义思想以及人类学、社会学等学科影响而形成。在古代,史书向来与国家的政治生活维系在一起,现代史学主流虽然是实证式的,但政治史学的脉动并未止息,其基本品格是关切人世生活中的各种重大政治问题——无论这些问题出现在古代还是现代。

本丛编聚焦于16世纪以来的西方政治史学传统,译介20世纪以来的研究成果与迻译近代以来的历代原典并重,为我国学界深入认识西方尽绵薄之力。

 

 

刘小枫

2017年春

古典文明研究工作坊

 

书目

 

李维 自建城以来(全译本)

(托名)赫尔墨斯 赫尔墨斯秘籍

博丹 易于认识历史的方法

普芬多夫 欧洲主要王国和公国的历史导论

安德里亚 化学婚礼

雷比瑟自然科学史与玫瑰

索默 历史当慰藉 :伊瑟林的历史哲学

德罗伊森 希腊化史:亚历山大大帝

特洛尔奇 克服历史主义

康托洛维奇 国王的两个身体

摩根 西方思想史上的约阿希姆

拉努姆 近代欧洲:国家意识、史学和政治文化

列维 人文主义与史学:英国现代史学之源

荷马李 无知之勇:日美必战论

荷马李 撒克逊时代

豪斯霍弗 太平洋地缘政治

小牧实繁 世界新秩序建设与地缘政治学

帕尔多伦 地缘政治学的世界

赫伯格-罗特克劳塞维茨之谜:战争的政治理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