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卢梭集”出版说明


 

法国大革命爆发前十年,卢梭去逝——他没有想到,经大革命后的国民议会表决,他的骨灰移葬先贤祠。在移葬仪式上,国民议会主席高调宣布:

 

我们的道德、风俗、法律、感情和习惯有了有益健康的改造,应该归功于卢梭。

 

卢梭更没有想到,在他仙逝百年后,自己亦成了引领中国民权革命的“神人”——黄遵宪初抵日本时,见“民权之说极盛,初闻颇惊怪。既而取卢梭 、孟德斯鸠之说读之,心志为之一变,以谓太平世必在民主。然无一人可与言也”(《黄遵宪集》,天津人民版2003,第491)。革命烈士邹容在其《革命军》一开始(第一章,绪论)就说:

 

夫卢梭诸大哲之微言大义,为起死回生之灵药,返魂还魄之宝方。金丹换骨,刀圭奏效,法、美文明之胚胎,皆基于是。我祖国今日病矣,死矣,岂不欲食灵药投宝方而生乎?苟其欲之,则吾请执卢梭诸大哲之宝幡,以招展于我神州土,不宁惟是,而况又有大儿华盛顿于前,小儿拿破仑欲后,我吾同胞革命独立之表木。

 

卢梭令好些中国文人如痴如狂地追随,要做“中国的卢梭”(如柳亚子),甚至作小说《卢梭魂》追慕卢梭。卢梭在近代中国的影响力,据说只有马克思可与之相比——可是,我们早就有了马克思全集,却迄今未见卢梭全集。大哲人卢梭的“微言大义”究竟是怎样的,其实我们迄今还没有看清楚。出于何种意图以及如何改变了文明人类的一些基本假设,尚需要我国学界志士花费大力去探究。探究的起点,首先在于悉心研读卢梭的作品。“卢梭注疏集”虽计划编译卢梭全部要著的笺注体汉译本,但因译者难觅,仅能勉力从当务之急的卢梭要著的义疏入手,以尚未有汉译的卢梭要著为先,同时注重选译西方学界重要的卢梭研究成果。

愿“卢梭注疏集”伴随我国学界关注人类文明现代巨变的有心之士的努力不断积累、不断完善,终有一日成其所全。


 

古典文明研究工作坊

西方典籍编译部乙组

2005

 


 

卢梭著作集


论科学和文艺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爱弥尔

社会契约论

政治制度论

山中来简

致达朗贝尔的信

文学和道德杂篇

孤独漫步者的遐想

剧作选

书信选


 

解读卢梭


吉尔丁 设计论证:卢梭的《社会契约》(尚新建 王凌云 译)

帕拉特纳 卢梭的自然状态(尚新建 余灵灵译)

柯利 榜样人生(黄群 译)

戴维斯 哲学的自传(曹聪 刘振 译)

马斯特 卢梭的政治哲学(尚新

迈尔 论哲学生活的幸福(陈敏 译)

艾利斯 卢梭的苏格拉底式爱弥尔神话(辛宇 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