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斐奇诺集”出版说明

 

斐奇诺Marsilius Ficinus 1433-1499)有意大利文艺复兴第一哲人之称,他以严格的形而上学形式首次表述了古典主义新思想,创办和主持佛罗伦萨“柏拉图学园”,首倡基督教人文主义。斐奇诺还是著名的医师、音乐家、占星家、预言家、翻译家、教育家,著述译著宏富,交友遍布欧洲,是文艺复兴时期典型的“通才、全人”(Homo Universalis)。他还培育了皮科Giovanni Pico della Mirandola、蒂亚开多Francesco da Diacceto)等著名古典主义者,为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全面繁荣作出了突出贡献。

斐奇诺首次将《柏拉图全集》从古希腊文译成拉丁文,写下大量义疏,成为后世研习柏拉图的经典文本——义疏《会饮》的《论爱》首次论述了“柏拉图式的爱”,这一观念流行至今。斐奇诺还翻译了至尊赫尔墨斯扎拉图斯特拉俄尔甫斯普诺提诺普罗克洛斯扬布里柯波斐利托名狄俄尼修斯阿基努斯等众多古代神学家和新柏拉图主义哲人、神学家的全集和文选。作为文艺复兴时期最重要的新柏拉图主义者,斐奇诺为近代西方学界理解和诠释柏拉图奠定了基础,史称新柏拉图主义的经典作品。

斐奇诺近百万字的《柏拉图神学》融会古代神学,用简易明白的推理详尽论证灵魂不朽,从哲学上提升人的灵性,开发人的智性,对近代西方哲学的认识论转向、基督教神学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十二卷《书信集》“清澈而洁净、敏锐而优雅、机智而严肃”,堪称书信体哲学作品的典范。

斐奇诺著作的汉译和研究,在我国学界几乎还是空白,这套“斐奇诺集”以迻译斐奇诺著作为第一要务,亦采译西方学界的研究成果,以期填补我国学界在文艺复兴研究方面的一大空白,促使我们在当今技术化、专业化、琐碎化的世界重新思考“全人”理想。

 

古典文明研究工作坊

西方经典编译部亥组

2011年2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