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阿尔法拉比集”出版说明


    伊斯兰中古哲人阿尔法拉比(870-950)生活在伊斯兰文明大规模"改革开放"的时期,当时的伊斯兰帝国既有正统观念的要求,也有借鉴异教文明的紧迫性,既需要检讨本土的资源,又必须面对汹涌而至的异质思想。正是在狂热的保守与浅薄的新潮之中,阿尔法拉比清醒地知道自己的位置,并透过重重迷雾清楚地看到从雅典和亚历山大里亚传来的大量舶来品中,什么才是真正的珍宝--对我们来说,阿尔法拉比不单单只是被西方思想史长期遗忘或遮蔽的大师。输入学理,本属应当,但如果引进的是残缺不全的思想,则他山之石,便如"毒药",害人不浅,又替人顶罪。
    西方思想进入"现代"以来,各种流派的"主义"便让整个历史变得支离破碎起来,而有意无意地忽视甚至埋葬颇为重要的阶段和思想家,无非是为了满足无限膨胀的自我意识--中古伊斯兰哲学便是"忘恩负义"的牺牲品。既然现代人"坏大以为小,削远以为近,是以道术破碎而难知也",加之"方今去圣久远,道术缺废,无所更索"(《汉书·艺文志》),那么,紧要的任务便在于补全西方思想史图景。
    阿尔法拉比开创了伊斯兰哲学,并像希腊世界的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一样,为伊斯兰世界建立起独特而融通的政治哲学,他的巨大成就首先便来自于"为往圣继绝学"--柏拉图最为核心的思想早已淹没在后来让人窒息的形而上学之中,而阿尔法拉比最终"使天下之人,知大圣人之所作为,出于寻常万万也,岂不盛哉!岂不快哉"(韩愈语)!倘使我们也能够由此而体会到大圣人的精义之所在,则阿尔法拉比的功绩便不仅仅是"继往"了,诚如是,则东方西方,真真岂不盛哉!岂不快哉!


古典文明研究工作坊
西方典籍编译部戌组
2010年7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