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基督教与古典传统”出版说明

 

  基督教并非西方文明传统中的原始宗教,而是从古希腊宗教-古罗马宗教-犹太教等民族政制宗教的母体中孕生出来的普世宗教。基督教成为政制性宗教以后,孕生基督教的古希腊罗马宗教成了所谓“异教”,基督教与“异教”的交融及其内在冲突便构成了西方文明发展的基本动力因。一般认为,现代西方是基督教的西方,现代性是基督教文化的结果——但我们不能无视一个基本的历史事实:现代西方文化发端于“异教”文化的复兴(所谓“文艺复兴”)。从马基雅维利、培根、霍布斯到尼采,基于“异教”思想立场对基督教的攻击逐渐从隐秘走向公开。尼采把现代启蒙哲人诊断为病入膏肓的病人,因为他们在“充斥着机密和压抑的空气”中不断编织“无比丑恶的阴谋之网”(《论道德的谱系》,第三章14)——但尼采同时指出,现代启蒙哲人的普世博爱看似源于基督教宣扬的爱心,其实来自普罗米修斯点燃的火堆:

 

  我们的科学信仰的基础仍然是形而上学的信仰,就连我们现在的这些认知者,我们这些无神论者和反形而上学者,就连我们的火也是取之于那由千年的古老信仰点燃的火堆。(《论道德的谱系》,第三章24周虹译文

 

  基督教与古希腊-罗马古典传统的关系,因此是西方思想史上的枢纽性问题。本“丛编”旨在积累两类文献:一,历代基督教神学要著(教父时期、中古时期、近代时期和现代时期),这些论著与古希腊罗马的古典传统或多或少有这样或那样的关系;二,西方学界近百年来的研究成果。编译者期望这套“丛编”有助于我国学界的基督教思想史研究进入西方大传统纵深,搞清基督教与古典传统之间复杂的思想关系。

 

 

古典文明研究工作坊

西方典籍编译部乙组

2005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