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都要做出说服的努力。而且,如果我们考虑到并不是一定要不计代价说服清教徒,而是这种说服在社会上完全足以鼓励潜在的受害者抵御其恶劣影响,那么这种努力也许就不是那么希望渺茫了。……虽然可能无法说服清教徒改变他们的做法,但也有可能说服社会去怀疑他们是文明的无知敌人。 

——沃格林《政治观念史稿》卷五

“智术师集”出版说明

 

柏拉图对话没有一篇以诗人命名,却有好些篇以智术师命名,似乎智术师是柏拉图更大的敌手。柏拉图哲学堪称对公元前五世纪雅典启蒙运动最为深刻的批判,旨在收拾启蒙运动导致的礼崩乐坏残局——古希腊的智术师们是雅典启蒙和民主运动的思想引领者,要理解柏拉图甚至深入理解古希腊思想史,必须认识智术师。现代哲学可谓现代启蒙运动的结果,认识古希腊智术师的思想也为我们理解现代启蒙哲学提供了极好的参照,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启蒙不过是雅典启蒙的翻版,柏拉图的处境仍然是我们今天的处境……

本系列将提供古希腊智术师派全部今存文本(含残篇)的笺注体汉译,亦选译西方学界的相关解读及研究成果,以期为我国学人研究雅典启蒙打下基本的文献基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