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赫西俄德集”出版说明

 

公元前七百年间的赫西俄德是古希腊第一位有名有姓的诗人,也是欧洲第一位诗人,他尽管稍晚于面目模糊的荷马,但从地理概念来看,其出生地波伊俄提阿(位于希腊中部,因有丰盛的牧牛草场而得名)才是真正的欧洲。

荷马的后世声名比赫西俄德响亮得多,但早在古希腊的古风时期,就流传着赫西俄德与荷马赛诗胜过荷马的故事。尼采年轻时考索过有关传闻(《尼采早期文稿》,卷二,306下),尽管查考出这故事是编出来的,但古人编造这样的故事表明,在当时的人们眼里,赫西俄德诗作堪与荷马诗作比肩。

在古希腊的古典时期以前,希腊人已经习惯将赫西俄德与荷马并称,而且赫西俄德之名往往在前——希罗多德在《原史》中写到:

 

我认为,赫西俄德与荷马的时代比之我的时代不会早过四百年;是他们把诸神的家世教给希腊人,把诸神的一些名字、尊荣和技艺教给所有人,还说出了诸神的外貌。(卷二53王以铸译文,略有改动)

 

作为诗人,赫西俄德与荷马非常不同。就文辞而言,赫西俄德语文显得笨拙、粗糙些(默雷的说法则过于夸张,参见《古希腊文学史》,孙席珍等译,上海译文版,1988,页57),这倒并非因为赫西俄德缺乏诗才——据传,荷马出身贵族世家,其诗作是为在显贵圈里诵唱的歌手们写的,赫西俄德出身农家,对贵族习规没兴趣。赫西俄德笔下没有英雄、美女,没有宏辞、壮举,有的则是农人们操心的事情:筹划、劳作、交易、日常的艰辛乃至种种人间的不义……据说,荷马“从上面”看人世,赫西俄德“从下面”看人世,于是如今有人说,赫西俄德是西方第一个社会批评家,反贵族品味的先驱……

古人将赫西俄德与荷马并称自有道理:他们采用同一种诗律——六音步格律作诗,这兴许是当时唯一的诗律。以前人们通常认为荷马写的是叙事歌谣,赫西俄德写的是警示式的教喻诗,其实,赫西俄德诗作也是叙事诗,只不过讲述的故事不同,而且的确比荷马更关注劳动、虔敬和正义。无论如何,如希罗多德所言,赫西俄德与荷马并称的重要理由在于:希腊人赖以生活的宗教是赫西俄德和荷马首先形诸文字的。与荷马诗作一样,赫西俄德诗作不仅是古希腊伟大的诗篇,也是古希腊宗教的原始经典。

赫西俄德诗作的汉译和研究却没法与荷马诗作的汉译和研究并称——荷马诗作早已有多个译本,赫西俄德的主要传世诗作迄今仅一个译本,因缺乏笺释和相关研究文献,学界无从据此展开研究。反观西方学界,赫西俄德诗作的新译尤其是新的研究成果层出不穷。

“赫西俄德集”旨在提供赫西俄德诗作的笺释体汉译全编,辅以西方学界的相关研究文集或专著的选译,为我国学界的赫西俄德研究打下稳实的文本基础。

 

 

古典文明研究工作坊

西方典籍编译部乙组

2010年二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