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清人经史遣珠丛编"出版說明

 

對於任何一種文明的深切把握,都需要通過精心研讀支撐這種文明的經典著作來完成。華夏文明亙古綿長,經典富贍,尤其需要後世學人潛心向學,孜孜研求。清代至民國初年,中國傳統學術經歷了一個大總結時期,清代學者重視文字考據,遵沿“由小學入經學,由經學入史學”的治學路徑,使傳統經典中的諸多難題都“渙然冰釋”。在這一大背景下,清代至民國初,也出現了一批新的學術初步讀物,前接漢學的主張固然使得學風師古,但畢竟年代更為遠古,如何在吸收新的學術成果的基礎上引領新生學子入門,成為新的時代需求。

時過境遷,當時的入門讀物業已成為現代學子的珍品1977年,臺灣廣文書局印行《國學珍籍彙編》,精心選取清代至民初國學28種,影印出版,作為古代經典的輔翼讀物。內容涉及經史子集,匯集了眾多一流學者如顧炎武、王夫之、陸隴其、萬斯大、李漁等。惜《國學珍籍彙編》為清代刻本之影印本,既無標點,又無注釋,不利於現代學子研讀。我們从中擇取涉及经史的著述14进行整理,以利今用,以廣其傳《彙編》中有些著作雖富價值,因已有現代整理本不再收錄,如顧炎武《菰中隨筆》、王夫之《四書箋解》等)。所選諸种主要涉及經史,且多為短制,故具名“清人經史遗珠叢编。整理方式為:繁體橫排,施加現代標點,針對難解語詞、人物職官、典章制度、重要事件等下簡明注釋。如今的古籍整理,大多僅點校為止,如此習慣做法使古書仍然是“古書”,我們的企望是,通過校注使得古書真正成為當今向學青年的活水資源。

點校校注工作,主要由湖北大學古籍研究所承擔。

 

古典文明研究工作坊

中国典籍编注部丙組

20093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