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娄林

娄林,哲学博士,硕士生导师。主要教授“古希腊语文基础”、“古拉丁语文基础”、“中国经部经典研读”、“西方思想史经典研读”、“古希腊诗歌研读”、“古典艺术史”等课程。娄林老师有论文、译作多篇,其论著《必歌九德——品达第八首皮托凯歌释义》获2012年古典文明研究工作坊“天骅”学术奖。现任《经典与解释》辑刊主编,并主持“品达注疏集”、“古希腊诗歌丛编”、“历代论语注疏丛编”等丛书。

文选
  • ​​孔子的忧与畏

    人总是生活于世界——自然世界与政治世界——之中,个体的人与作为政治群体的大写的人,总在其中遭遇种种处境,于是生出种种情绪,《白虎通》沿袭《左传》成说,称之为“六情”:“喜、怒、哀、乐、爱、恶谓六情”,《礼记·礼运》则为“七情”......

  • 维吉尔的罗马重构

    本文以维吉尔《埃涅阿斯纪》中关于罗马形象的史诗叙述为例,试图传达出维吉尔对罗马民族天命的认识,通过战争确定罗马的“无限的统治权”,最终罗马将不断扩张,并容纳所有征服之地。这一点既是我们认识西方的关键,也是必须警惕之处。

  • 古典学实验班教学杂谈

    本文原载于《中国人民大学本科质量季刊》2019年第1期,第23-25页。

  • 荷尔德林和德意志的命运

    荷尔德林的诗歌可以理解为他对康德哲学的意义和可能性的回应,他所创造的诗歌有两个目的,一是构造并传达启蒙哲学神话,其二则塑造一个民族神话:让德意志成为哲学民族。正是在这个根本意义上,海德格尔才会把荷尔德林视为领会此在本质的德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