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才华的作家,不管他选择哪种形式……他总是着眼于他的时代,着眼于他的祖国最光辉、最优秀的人,并且着力描写为他们所喜欢、为他们所感动的事物。尤其是剧作家,倘若他着眼于平民,也必须是为了照亮和改善他们,而绝不可加深他们的偏见和鄙俗思想。

——莱辛《汉堡剧评》

彭磊

彭磊,哲学博士,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教授“古希腊语文基础”、“古拉丁语文基础”、“古希腊经典训读”、“莎士比亚戏剧绎读”、“柏拉图对话剧选读“等课程”,代表性论文有《政治生活中的哲人:柏拉图论“建议”》、《荷马的竞赛与英雄》等。著有:《苏格拉底的明智:〈卡尔米德〉绎读》、《哲人与僭主:柏拉图书简研究》。译著《柏拉图书简》(2018)是目前汉语学界首部从古希腊原文翻译的柏拉图书信集。

文选
  • 色诺芬论苏格拉底的中间道路

    在色诺芬看来,除了辩明苏格拉底没有犯受指控的罪名,更重要的是表明,苏格拉底本人富于美德,并总是以谈话劝勉人追求美德。在作品结尾,色诺芬将苏格拉底的美德概括为虔敬、正义、自制和审慎四项,并称赞苏格拉底“在关心美德方面是最有益的人......

  • 修昔底德与帝国主义问题

    修昔底德史书的主角是雅典帝国主义,修昔底德认为,雅典帝国主义的崛起是战争爆发最真实的原因,西西里远征和米洛斯对话时则是雅典帝国主义的巅峰。

  • 荣誉与权谋:《科利奥兰纳斯》中的伏伦妮娅

    虽然从莎士比亚到马基雅维利只有一步之遥,但莎氏始终没有跨越这天堑式的一步,这使他成为古典意义上的诗人和政治哲人。

  • 施特劳斯《论僭政》中的古今之辨

    《希耶罗》是察鉴古今之别的关键著作,其特殊意义在于,它“达到了任何苏格拉底门徒的教诲有可能接近于《君主论》的教诲的最大程度”,通过对比《希耶罗》与《君主论》,就可以洞察到“苏格拉底式政治科学与马基雅维利式政治科学最细微(sub......

    经典与解释公众号 2018-05-23
    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