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培养】导师寄语 || 张洁宇: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发布时间:2019/6/23
来源:
标签:

张洁宇,1972年生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鲁迅研究会理事、中华史料学会理事、中国现代文学学会会员、北京大学新诗研究所特聘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新诗研究、鲁迅研究。代表性学术著作有《独醒者与他的灯——鲁迅<野草>细读与研究》《荒原上的丁香--20世纪30年代北平“前线诗人”诗歌研究》等。本文系张洁宇教授作为导师代表在文学院2019年学位授予仪式暨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早上好!
很荣幸能作为导师代表在这里为即将毕业的同学们送行。祝贺大家,更祝福大家!

站在这里,面对你们,我有点儿百感交集,不知道从何说起。首先,作为导师,我要由衷地感谢年轻的你们。与你们一起读书,令我时时体会到“教学相长”的乐趣和意义。有位日本教授说过:大学就是一群不爱上课的老师和一群不爱上课的学生相遇的地方。这话虽是玩笑,但其实也说明了大学教育方式的某种特殊性。课堂的传授固然重要,但与之相伴的,还有那么多更为重要的课堂之外的交流。理想的师生关系其实大多是在课堂之外体现出来的,在课堂之外,老师与学生相互激发、共同进步,互相成就。就像鲁迅曾经说的,寻导师“不如寻朋友,联合起来,同向着似乎可以生存的方向走。”所以,今天,你们虽然毕业离开了课堂、离开了校园,但其实,你并没有离开那些愿意与你像朋友一样相处的老师,你完全可以继续保持与老师和同学的交流,只要这样的交流还在,我们其实就没有分开。

大概七、八年前,也是在这样的毕业季,有个文学院学生会的同学拿了个漂亮的本子来找我,要我给毕业生写一句临别赠言。我当时从我最敬爱的鲁迅的文章中选了十个字:“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这是鲁迅写在1919年《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中的一句话。在我看来,这是他对于社会与人生的最高理想。今天,距离鲁迅说这句话,已经过去了整整一百年。这一百年,多少代人为了这十个字的理想一直在奋斗。我今天仍然想把这十个字送给大家,祝愿大家生活幸福,更希望大家认真地、合理地做人,时刻保持积极、独立、自省,永远不要背叛或忘记你的理想。我说这样的话,并不是要作为导师教导大家,我希望我们都能作为鲁迅那代人的后辈,用这句话自勉。鲁迅在几年之后曾经说:“中国现在是一个进向大时代的时代。但这所谓大,并不一定指可以由此得生,而也可以由此得死。……不是死,就是生,这才是大时代。”我想,我们现在也同处在这样的“大时代”,我希望大家以此共勉。

前两天,胡老师打电话安排我今天来发言,我说我不行,我从来没在这样的场合说过话,她揭穿我说:“不对,2006年你作为班主任代表发过言的,我们都记得。”于是我非常尴尬,我没想到她的记性那么好。可是我自己的记性差多了,我几乎想不起来我当年讲过些什么,唯一记得的就是最后我给大家念了几句海子的诗。所以,作为对往事的致意,我今天也想再借一首短诗来祝福同学们。这首诗出自海子的好朋友骆一禾,他们两人先后离世,距今整整30周年:

这首诗的题目是《先锋》:

世界说需要燃烧

他燃烧着

像导火的绒绳

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

当然不会有

凤凰的再生……

 

在春天到来的时候

他就是长空下

最后一场雪……

明日里

就有那大树的常青

母亲般夏日的雨声

 

我们一定要安详地

对心爱的谈起爱

我们一定要从容地

向光荣者说到光荣 

我借这首诗祝福大家。祝福你们每个人都能像诗人一样温柔、坚定、有力量。希望大家都能认真、严肃地对待这“只有一次”的生命。作为导师,我期待早日与你们一起分享你们的“爱”与“光荣”。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