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讲座回顾】美国威拉姆特大学Stephen J. Patterson教授讲述早期智慧传统

发布时间:2019/6/5
来源:
标签:

2019年5月31日下午,美国威拉姆特大学Stephen J. Patterson教授应我院邀请做了题为“遗失的道:早期基督教智慧文学”(The Lost Way: Early Christian Wisdom Literature)的讲座。本次讲座系“视界人文”讲座系列第39期,由文学院洪越副教授主持,汉语国际推广研究所张靖副研究员担任翻译。来自我校及其他高校的师生共同参与了讨论。

Patterson教授的研究领域是拿哈玛地文库(Nag Hammadi Library)中的《多马福音》(Gospel of Thomas)。他认为早期基督教传统中存在一个不被人们注意到的智慧传统,这个传统与世界其他古老文明的智慧传统相似,拥有相同的文本形式和内容。《多马福音》是一部语录体的福音书,记录了许多耶稣的“言说”(sayings/Logoi/Sententia),这些智慧之言体现了与其他智慧文本传统(如《论语》)相同的三个特征:世俗性(取自每日生活)、沉思性(言简意赅,让人回味和深思)与共享权威(收录不止一位圣人之言,还有圣人的弟子或其他圣贤之言)。

Patterson教授例举了《多马福音》中建议(advice)、告诫(admonition)、清修生活指导 (instructions on the ascetical life)、寓言(fables)、隐喻(metaphors)等智慧文本细节。此外,《多马福音》的言说方式具有明显的古希腊“chreia” (克雷亚)或“anecdote” (轶事)修辞特征,在一个简短的故事中讲述带有智慧特色的箴言。另外还有一些带有神秘色彩的隐晦“言说”,通常被认为是受了中期柏拉图主义的影响,玄学特征明显。总体来说,《多马福音》起初是一本收录了诸多与耶稣有关的智慧之言的福音书,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加入了一些柏拉图主义的理念。

为了更好说明早期基督教的智慧传统,Patterson教授还介绍了其他的早期基督教智慧文本。首先是 “Q”文本,这个文本是被学者们重构的文本,出现在《马太福音》与《路加福音》中,被认为是马太和路加同时拥有的一个源文本,《多马福音》的出现从某一个角度证实了“Q”文本存在的可能性。“Q”文本除了很多耶稣语录外还有一些关于末世启示与审判的话语,这表明 “Q”文本与《多马福音》一样最初也是智慧福音,旨在教导门徒们如何在此世实现上帝之国。抛开“Q”文本的天启特色与《多马福音》的柏拉图主义特色,两个文本相同的部分正是智慧传统。

Patterson教授接下来介绍了两个早期基督教智慧组合文本:《十二使徒遗训》(The Didache)和《雅各书》(The Letter of James)。这两个组合文本的来源众多复杂,其智慧之言的主人不是耶稣,而是十二使徒或雅各,经常在一个智慧言说之后附加很多关于此言说的解释,在解释文本中又出现其他智慧言说。

最后,Patterson教授总结了自己的观点:第一代基督徒收集了耶稣的话语,创造了一个智慧传统来说明他们所言所行的意义。这个传统的一部分与耶稣有关,但也认可其他的智慧权威。智慧传统意在告诫世人,任何人只要努力都可以变得有智慧,可以有智慧的“言说”。通过内容和形式的对比可以发现,早期基督教是世界文化现象的一员,与其他古老传统一样在传播和推广人类智慧。从智慧传统角度解读基督教的起源可以发现早期基督教的多样性和人文主义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