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中关村59号 微信二维码

语言学与文字学是在做什么呢?(上)

发布时间:2018/12/25
来源:
标签:

一提起文学院,外行人的第一反应总是:哟,你一定读了很多小说吧。所谓隔行如隔山,事实上,即便是同在文学院的同学,对于同一学院内部不同的专业领域也不甚了解——文字学专业的同学整天都在研究汉字吗?比较文学的“比较”是什么意思呢?学语言学必须要会很多种语言吗?本期推送,我们有幸邀请了文学院丁健老师,让丁老师带大家走进文学院最“水土不服”的专业——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

丁健,博士,讲师,现任职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教研室,讲授“语言学概论”“形态句法学”“理论语言学基础与前沿研究”“汉语写作”等课程,已在《中国语文》《当代语言学》《世界汉语教学》《语言研究》《民族语文》等刊物发表论文二十篇。


问:老师您好,可否从您的角度简单介绍一下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您觉得它与汉语言文字学的关系是怎样的?

丁老师:语言学,简单地说,就是科学地对人类语言进行研究的一门学科。那这个“科学”怎么理解呢?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实证性,无论是研究口语还是书面语、现代语言还是古代语言,都基于对真实语言材料的收集和观察,并且能够反复地运用这些真实材料对假设进行检验。二是客观性,对语言的分析不能基于预想的概念,必须讲究证据,而且任何一种语言或方言都能够表达人类的复杂思想、满足交际需求,它们地位平等,没有优劣之分。

语言学的研究,包括理论语言学和应用语言学两个方面。理论语言学着重研究语言学的基础理论,通过对语言现象的概括和总结,将其上升到科学原理的高度。应用语言学则是将语言学的理论、原则、方法和成果等应用到其他领域,并结合其他学科的理论和方法来解决和语言相关的一系列问题,比如语言教学、语言习得、语言测试、社会语言学、计算语言学、心理语言学、神经语言学等等。至于“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这里第一个“语言学”实际上就是“理论语言学”的意思。

语言学的研究,既可以探讨人类语言的共同规律和一般原理,也可以专门研究具体的某一种语言。因此在国际上,不少著名大学都既把语言学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来设置语言学系,同时也会在其他相关的系中设有具体语言的专业和课程。以牛津大学为例,除了语言学、语文学和语音学系(Faculty of Linguistics, Philology and Phonetics)之外,英语语言文学系(Faculty of English Language and Literature)里也有研究英语语言学的专家,当然英语语言文学系的主流是研究英语国家的文学和文化的。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与“汉语言文字学专业”的关系,可以理解为一般和具体的关系。“汉语言”是指汉民族的语言,包括古代汉语和现代的普通话及汉语方言。我们知道,世界上有很多语言是没有文字的,所以狭义的语言学不包括文字学。但是汉字历史悠久,甲骨文、金文和简帛文字等是现代人打开上古文明的钥匙,具有非常高的研究价值,为了突出文字学的地位,所以在专业名称上将“语言”和“文字”并列。不过社会上了解这一点的人并不多,很多人容易把“汉语言文字学”和“汉语言文学”两个专业混淆起来,还有人想当然地将“汉语言文字学”等同于“文字学”。

与国际上的做法不同,我们的“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和“汉语言文字学”两个专业都是“中国语言文学”这个一级学科下面的二级学科,没有一个独立的语言学学科。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并阻碍了我国语言学的进步和发展。近年来,学界很多有识之士不断呼吁设立语言学一级学科,做了很多努力,也有人大和政协代表就此进行提案,最近北京语言大学还成立了语言学系,希望有朝一日语言学能够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

当然,现在也有一种反对语言学成为独立学科的声音,理由是如果学生光学语言学不学文学,人文素养会降低,以后在求职方面也会增加困难,还会对中小学语文教育产生不良影响。这些实际上都是臆想出来的假问题。呼吁将语言学设置为一级学科的人,从来没有说过要和文学“割席断交”。就像历史学,有三个一级学科——考古学、中国史和世界史,难道说中国史专业的学生就不学世界史,做一个思想上闭关锁国的人吗?其实,我们不妨借鉴国外的经验,既有独立的语言学学科,同时也保留当前高校文学院(或中文系)的内部格局。是否设置语言学系,要看各高校自身的条件和发展方向,并不是说每个高校都需要去培养专门的语言学人才。如果语言学系和文学院在一所高校中并存,虽然都有语言学专业,但它们的侧重点是不同的,并不冲突。

问:可以介绍一下您的研究方向或学术兴趣吗?

丁老师:我的研究方向是现代汉语语法和语言类型学,在理论取向上是功能主义的。

问:您有什么关于语言学的有趣的书目可以推荐给大家吗?

丁老师:

1. 《世界上的语言——全球语言系统》,艾布拉姆·德·斯旺著,乔修峰译,花城出版社,2008年。

2. 《世界语言简史(第二版)》,汉斯·约阿西姆·施杜里希著,吕叔君、官青译,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年。

3. 《语言帝国——世界语言史》,尼古拉斯·奥斯特勒著,章璐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

4. 《教我如何不想她——语音的故事》,朱晓农、焦磊著,商务印书馆,2013年。

5. 《缤纷的语言学》,马修斯著,戚焱译,译林出版社,2013年。

6. 《语言》,R.L.特拉斯克著,于东兴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

7. 《边薯人,讲呢D:语言奇趣之旅》,周家发著,中华书局(香港),2014年。

8. 《语言学的邀请》,塞缪尔·早川、艾伦·早川著,柳之元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

9. 《语言本能:人类语言进化的奥秘》,史蒂芬·平克著,欧阳明亮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15年。

10. 《回锅肉和香菇菜心的语言等级》,李倩著,商务印书馆,2015年。

11. 《语言风格的秘密——语言如何透露人们的性格、情感和社交关系》,詹姆斯·彭尼贝克著,刘珊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8年。

12. 《语言小书》,戴维·克里斯特尔著,郭曌宇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

13. The 5-Minute Linguist: Bite-sized Essays on Language and Languages (2nd edition). Edited by E.M. Rickerson and Barry Hilton, Equinox Publishing Ltd. 2012.

问:您有什么常用的网络资源可以介绍一下吗?(网站、数据库、语料库、公众号等)

丁老师:

1. BCC语料库  http://bcc.blcu.edu.cn/

2. 国家语委语料库  http://corpus.zhonghuayuwen.org/

3. CCL语料库 http://ccl.pku.edu.cn/corpus.asp

4. British National Corpus  https://corpus.byu.edu/bnc/

5. The World Atlas of Language Structures  https://wals.info/

6. The Linguist List (International Linguistics Community Online) 

  https://linguistlist.org/

7. Language Log  http://languagelog.ldc.upenn.edu

8. ACADEMIA  https://www.academia.edu/

9. ResearchGate  https://www.researchgate.net

10. Library Genesis  http://gen.lib.rus.ec/

11. 今日语言学  微信号jinriyuyanxue

问:可以分享一下您作为一名语言学的学者和老师有什么体会吗?

丁老师:我读大学时,开始是对文学比较感兴趣的。大一时我“文学概论”的期末成绩全班最高,我的老师也鼓励我以后报考文艺学方向的研究生,我还很认真地去读韦勒克、沃伦合著的《文学理论》。不过,这些都在学习“现代汉语”课的“语法”部分之后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记得当时听到老师分析“鸡不吃了”“咬死了猎人的狗”这些歧义句时,脑子就特别兴奋,在想它们为什么这样,还有哪些歧义结构?我平时喜欢看侦探小说,我觉得研究语言问题就像侦探破案一样,必须十分细致地去洞察现象,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给出各种排列事实的可能,从所有的角度去审视,提出各种假设,然后用溯因推理的方式一一排除,直至找到最佳解释。有时还需要一些想象和猜测,然后寻找证据来进行补充或纠正。这个过程虽然“烧脑”,但的确很有意思。可以说,正是因为兴趣,我才选择了攻读语言学的硕士和博士学位,并成为了一名语言学专业的高校教师。

当然,兴趣不等于一切,就像观景不如听景那样,真正进入语言学领域之后,也有不少困难和压力。朱德熙先生曾说:“写文章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而是一件很苦的事情。……写一篇文章总要反反复复修改很多次,有时改得非常苦,作得很累。一篇文章写完,就像是得过一场大病似的。”以前看这段话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触,现在可以说是深有体会。不过我觉得,遇到研究中的难题、暂时无法进展的时候,可以选择先搁置一旁,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过一段时间再回过来看,这样可能更有助于整理思路。另外,自己懂的知识和如何让别人懂也是两回事。作为青年教师,教学经验不够丰富,我经常在思考如何找到合适的例子并用浅显的语言把一个问题说清楚。语言学课程逻辑严谨,相比文学课程来说更抽象、也更难懂。吕叔湘先生曾说:“讲语言文字的书,让人能看得下去,就是很高的评价了。”我也希望以后我的学生说这位老师的课讲得“让人能听得下去”。

文字 :文学院研究生会 学术部

编辑:马佳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