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临别的话 || 孙郁院长在我院2018年学位授予仪式暨毕业典礼上的寄语

发布时间:2018/6/27
来源:
标签: 孙郁 毕业生


同学们:

毕业时刻的来临,意味着每个人都面对着新的开始。这个时候,除了记忆的重温,我们议论更多的是未来,将要有怎样的明天?作为前辈,我的经验不足以说清这样的话题。而能说的话先前已经说过,今天不妨再念念旧经,所言者不过以下几点:

我自己已经过了耳顺之年,知道一些人生的苦味。想告诉大家的是,禁不住质疑的学问,是脆弱的。人的认知其实有限,只有不断反诘和追问,方能丰富自己。我青年的时候很盲从,只相信教条的知识,四十年前那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才使我从迷雾中走出,知道独立思考与精神突围的意义。人的一生不断面临着各种突围,大学的教育,就有着类似的提示和知识训练。我们一定要珍视老师们的这种提示与训练。

但这并不意味着找到了思想的钥匙。人的智慧,是无处不可以生长的。文凭不等于学问,象牙塔里的积蓄未必能够应付现实的一切。我自己所在的专业里的能人,有许多学历不高,但他们照例深刻得多。因为他们在谙熟书本知识的同时,也深味人间这部大书。而这部大书,学院派的话语,有时与其颇为隔膜。这也从反面说明,如今的教育,是有盲点的。

就我的感受而言,人在固定思维里待久了,易出现认知的偏差,也往往把自己封闭起来。其实接触到不同的思想与人群的时候,会发现我们自己的一些见识,需要在开阔的视域里生长,自闭与自满,可能都会使我们的意识渐渐枯萎。比如我过去喜欢俄罗斯悲壮气质的作家,最初看到王小波的作品,觉得过于搞笑,没有意思,后来是青年朋友纠正了我的看法,渐渐地发现,原来我自己其实就是缺少趣味的人。

这让我很是惭愧,慢慢觉得警惕被单一思路的规训,是多么重要,它会避免走到偏执之途。自从八股取士后,许多读书人的想象力弱化了。要不是总有逆俗者站出来,会有后来的思想解放么?恐怕连蒲松龄、曹雪芹、鲁迅这样的人的精妙文本也不会出现吧?单一思维,毁坏了我们的认知模式。在这个层面上说,我礼赞五四精神。因为它让中国人有了思想的自觉和选择的自觉。

对于我们来说,许多精神之门还没有打开,未知的世界还有很多。真正的读书人,永远保持着对世界的好奇心和猜想。我们要听悦耳的声音,也要面对各种杂调。在辨析中坚守自我的同时,也要关心“他人的自己”。大凡自满与取巧的人,其行不远,其德亦荒。差异性语境里形成的思想,才能够成为我们的精神前导。

现在,你们带着期冀就要远行了。人的抵达之所,无非是这样:一个是别人走过地方,一个是无路之途,后者检验着创造性的有无。而要走出自己的路,不能没有批判理性和阔大的情怀,否则易变为无智无趣的人。一切都可能改变,但知识阶级的责任是不变的。这是精神的原点,母校深刻了你们许多的梦,我们都知道,现实不都是梦,却可以试炼青年的智性。在那里,或许有大漠惊沙,有无量悲苦,但在座的同学们,因了曾有的憧憬,却可以在坚守中将梦变为现实。

祝福同学们,世界会因你们而改变。

编辑:鸣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