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讲座回顾】表象文化论视角下的中国电影

发布时间:2018/6/14
来源:
标签:

2018年6月6日至11日,应我院邀请,日本东京大学刈间文俊教授在人文楼700会议室作主题为“表象文化论视角下的中国电影”的学科国际前沿系列培训讲座。著名导演丁荫楠先生、我院潘天强教授与刈间教授对话讲座现场,我院影视与新媒体艺术教研室青年教师陈涛主持系列讲座,来自我校、北京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以及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师生参与讲座。


刈间文俊教授致力于中国电影史译介、中国当代文艺研究和中日文化交流,曾将包括《小花》《黄土地》《霸王别姬》《妖猫传》在内的近一百部中国电影作品译介到日本,1985年出版了日本首部中国电影史专著《中国电影通史》,译著《少年凯歌》亦被评为当年最佳传记之一。

系列讲座第一讲以“从中国电影的南北微妙差异谈起”为主题,通过同一题材的南北对比探讨了中国电影发展的特征和复杂性。刈间教授借助于对影片《赤壁》和京剧《长坂坡》人物出场片段的对比分析,讨论其权力结构建构的层次感;并以《武训传》和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为例,讨论了中国电影中“文臣”与“武将”的微妙差异和变化。此外,刈间教授介绍了丁荫楠导演及其代表作《逆光》《周恩来》《孙中山》《启功》,放映了《邓小平》的片头段落,分析其道具、构图所构建的权力结构层次,并指出,作者、导演的想法是了解艺术作品的重要切入点,是做出有温度有意义的研究的基础。


第二场讲座中,刈间教授系统介绍了中国电影传播和再创作的特点。他指出,电影传播具有速度快、影响力大的特点,而电影作为外来艺术传到中国之后,经历了“学习”、“转换”和“发展”的过程。刈间教授认为,早期中国电影与日本电影关系极为密切,1899年柴田常吉在横滨照相馆放映的歌舞伎《红叶狩》,就具有同中国戏曲类似的程式化特点。此外,在对比中美早期电影中“阶梯机关”等相似片段后,刈间教授指出,中国早期电影与世界电影是同步的,并在学习的过程中转换为本土的叙事模式。

第三讲的主题是“电影里的‘敌人’及其形象的演变”。刈间教授首先指出,电影里的“敌人”往往是自我欲望的投射,反派的转变显示出时代的变化。接着,刈间教授从历史事件出发,认为前三十年(1949-1978)的中国电影中对日本人形象经历了从写实到荒诞夸张的转变,后三十年(1978-2009)也具有同样的特征,甚至日本人形象成为了中国电影银幕上唯一“安全的敌人”。最后,他指出,新时期中国电影中写实的日本形象成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影响因素之一。


第四场讲座的内容主要是中日电影形象和文化意识。东亚的经济发展带来了共同的文化市场,也迎来了共同的电影消费时代。刈间教授展示了《头文字D》《我的野蛮女友》《秋海棠》等东亚各国相互翻拍的电影,并将《101次求婚》的中日韩版本进行对比。他指出,在同一题材同一场景的处理方式上,日本和中国的爱情叙事模式较为相近,男性会在心仪女性面前展示出弱点和脆弱;而韩国电影中男人在两性关系中大多保持英雄形象。这其实显示出东亚电影背后的文化意识差异。刈间教授进一步指出,东亚电影存在一种受欢迎的爱情模式,即男屌丝和心理受伤的美女。最后,刈间教授通过对比《大阅兵》和《啊,海军》两部影片,讨论了中日电影中对待个人与集体利益冲突时的差异。

第五讲的主题为“电影的‘market in’和‘product out’以及新潮流电影”,刈间教授首先放映了大岛渚导演制作的纪录片《日本电影百年》,利用丰富珍贵的影像资料介绍了日本电影,尤其是日本新浪潮电影的历史。刈间教授接着引用大岛渚导演的观点:“日本电影太拘泥于受害者意识”,进一步讨论了日本电影如何摆脱受害者意识的问题。最后他指出,中国电影国营体制出现“product out”类似于日本新浪潮,而第五代导演的出现更为注重独立制片和思考。

系列讲座最后,我院陈阳教授表示,此次讲座丰富了学生们对中日电影关系的认识,同时也强调了深入研究中国电影史的重要性,为期五天的讲座为听众搭建了一个与刈间文俊教授充分交流的平台,对电影学青年学者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方向指引和理论启发。


文/孙诗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