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讲座】纳博科夫的偶像破坏与传统重建

发布时间:2018/6/5
标签: 梁坤

2018年6月2日下午,应我院邀请,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刘佳林教授在人文楼200会议室做《纳博科夫的偶像破坏与传统重建》主题讲座,我院梁坤教授主持讲座。


刘佳林教授从事纳博科夫研究多年,兼任国际传记协会亚太指导委员会理事、上海交通大学传记中心副主任和《现代传记研究》副主编,著有《纳博科夫的诗性世界》等书,另有《纳博科夫传:美国时期》、《纳博科夫传:俄罗斯时期》等十余部译著。刘佳林教授在此次讲座上分享了他关于纳博科夫研究的最新思考。

刘佳林教授首先指出,受过去传统的文学观念影响,我们对纳博科夫文学贡献和成就的认识还不到位。纳博科夫因对知名作家的肆意批判,常被人误解为高傲、刻薄且故作姿态。但事实上,纳博科夫的否定和批评并非故作姿态,也不是刻意挑剔,他的判断都是建立在深入的研究和了解之上的。

刘教授指出,纳博科夫讨厌的是神秘小说、历史小说、刺激性小说、对话太多的小说、充满理想主义谎言的小说和反乌托邦的小说。这些小说,在纳博科夫看来都是非文学的东西。但纳博科夫始终坚持的是纯文学的观念和视角。

纳博科夫的纯文学视角受到德·米尔斯基的巨大影响。米尔斯基在《俄国文学史》中辩证地批判了别林斯基式的文学批评,他认为19世纪俄国文学受社会批评和思想表达之累,他要从纯文学的角度捍卫俄罗斯文学,纳博科夫继承了米尔斯基对纯文学的捍卫。

刘佳林教授认为,纳博科夫对知名作家作品进行颠覆性的解释,正是在解构过去的文学传统,建立新的文学传统,即纯文学的视角下的文学传统。带着这样一种认识看《叶甫盖尼·奥涅金》的翻译和评注,也许我们更能够理解,为什么纳博科夫要做这样一种世人无法理解的、极其古怪的翻译和评注行为。

纳博科夫一开始就指出了普希金的诗歌是无法被翻译的,并且,他的评注不断颠覆读者对这部诗歌的固有印象。比如,他在评注中指出,达吉亚娜这个所谓的俄罗斯理想女性的形象,其实只是西欧小说中女性形象的俄罗斯变体。另外,《叶甫盖尼·奥涅金》也并不是俄罗斯真实生活的画卷,而只是西欧罗曼史在俄国的重现。

纳博科夫的这些认知,其实也是对米尔斯基的沿袭。米尔斯基认为普希金的诗歌风格始终是法国的、古典主义的,他受到拜伦以及安德烈·谢尼耶等人的影响。纳博科夫在他的评注中提到了26次谢尼耶,并指出了普希金对谢尼耶诗句的借用和化用。可以说,纳博科夫的评注颠覆了我们对普希金的认识。通过纳博科夫的译注,我们看到了更为风格化的普希金。

纳博科夫对《叶甫盖尼·奥涅金》的译注引起了很多争议,最为著名的就是纳博科夫和威尔逊的争吵和决裂。刘佳林教授认为,这场争论看上去是两个学者对作品理解的不同,但实际上背后是传统文学观念和纯文学观念的较量。纳博科夫在译注所传达的纯文学视角,正是持有传统文学观念的威尔逊所不能理解的。

刘佳林教授指出,不论是普希金,还是纳博科夫,他们都对前人作家进行了透彻的研究并充分消化吸收,形成自己的艺术创造。因此,纳博科夫在进行各种偶像破坏的同时,也在重建纯文学的文学传统,这跟他作为创造性作家,对文学艺术永恒性的追求是一致的。

在近两小时的讲座过后,在座的老师、同学们积极发言提问,刘佳林教授对各个问题进行了认真详尽的解答。

最后,讲座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文:冯歆然 图:梁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