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讲座】“古埃及文字运用与范围”讲座成功举办

发布时间:2018/5/18
标签: John Baines 徐建委

    2018年5月15日下午,第三十一期视界人文讲座“古埃及文字运用与范围”在人文楼二层会议室成功举办。牛津大学东方学系埃及学荣休教授、英国人文社会科学院院士John Baines,牛津大学东方学系埃及学博士、北京大学考古与文博学院考古学讲师Maria Cannata分别做了题为“埃及中王国的文字及媒介(约公元前2700年——公元前1500年)”和“埃及世俗体及其书写媒介(约公元前700年-约公元450年)”的学术报告。北京大学历史学系颜海英教授担任了此次学术报告的翻译,并随机对相关问题做了进一步的解释。本次讲座由我院徐建委副教授主持。

(本场讲座特邀翻译:颜海英教授)

(主持人:徐建委副教授)

本次讲座的两位主讲人分别从不同层面展示了古埃及文字的书写形式跨越三千多年的演变过程。

(主讲人:John Baines教授)

第一讲中,John Baines教授首先展示了圣书体和世俗草体这两种古埃及早期的文字形态,并介绍了纸草文献出土的地点,如象岛、底比斯、孟菲斯等地。然后由现存古埃及最早的文字印迹及纸草文献的物质形态开始,一一介绍了古埃及的各种文字及其不同的书写形态、用法和象征关联,如石碑上的圣书体铭文、象牙法杖背面的保护性文字、陶片上的诅咒文字、印章文字、随葬品上的遗嘱文字等等。其中,John Baines教授指出,现存古埃及文献中圣书体数量较多,是因为其物质载体是石碑而易于保存的缘故。而古埃及人的常用字体是草体(学术界一般称其为僧侣体,但Baines教授表示他并不是很赞同这种命名),但因其书写在纸草上而难以留存。由部分金字塔外墙上的图案也可看出,铭文不仅是文字,也是视觉艺术的组成部分,其字体往往与画面完美融合。另外,有部分纸草文献中用少量的红色字体来表示强调。Baines教授最后说,从他的分析来看,埃及文字并不是早期字母文字的源头,字母文字体系与埃及文字有很多本质上的不同,因此他认为字母文字应该有其他的源头。

(主讲人:Maria Cannata 博士)

第二讲中,Maria Cannata 博士针对古埃及世俗体进行了进一步分析和阐述。她首先介绍了世俗体的发展与消亡的过程,将其分为早、中、晚三个不同阶段。其中,最早的世俗体出现在公元前650-400年间,法老像是其最早的物质载体。世俗体出现在僧侣体之后,早期主要用来书写世俗事物相关的内容如政府文件、法律文书以及经济合同等,其功能渐渐与僧侣体分离。接下来,Maria Cannata 博士分析了影响世俗体字形和拼写的几大因素,分别从地理位置、文本类型、书写工具、物质载体、手稿格式、文字布局等方面进行了详细阐述,并将世俗体与古埃及其他象形文字书写字体如僧侣体进行了对比分析。最后从社会文化背景的角度,比较了古埃及世俗体、希腊语、拉丁语在埃及不同历史时期的使用情况。

讲座最后,两位教授就在场师生所提出的问题一一做了精彩的回答。本次讲座的两位主讲人从不同层面分别展示古埃及跨越三千多年的文字书写形式,令在场听众们对埃及文字从出现到消亡的历史有了深入的了解。

(与会人员合影)

图片:孙诗淇

文字:杨春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