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讲座】《银翼杀手2049》——后人类还是遗腹子

发布时间:2018/3/30
标签: 第十二届文学节 孙柏

讲座预告|《银翼杀手2049》——后人类还是遗腹子


【时间】4月3日(周二)14:00

【地点】人文楼二层会议室

【主讲人】孙柏

孙柏:北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兼任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电影学院兼职硕士生导师。研究领域涉及电影、戏剧和文化,主要专著有:《丑角的复活——西方戏剧文化的价值重估》、《摆渡的场景:从文学到电影》、《寻找多数:社会文化语境中的戏剧批评》。曾在《读书》、《外国文学评论》、《电影艺术》等学术期刊发表多篇论文。教授中国电影史、中国文学与中国电影等课程,深受学生的欢迎与爱戴。

内容简介:

电影《银翼杀手2049》的故事背景设定在《银翼杀手》30年后,讲述了2049年,人类与复制人之间的界限划分愈加鲜明,矛盾随之加剧。复制人作为人类的产品,从刚被制造出来就被灌输了绝对服从于人类的思想,他们任何产生情感和自由意志的迹象都会被视为出现故障、需要被维修的标志。

复制人K作为新一代的银翼杀手,奉命去消灭被淘汰的旧一代银翼杀手。然而,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了一具女性复制人的遗骨,遗骨显示这位复制人在死前生下过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的存在无疑是对人类构建出的规则秩序的巨大威胁。K在奉命追杀这个孩子的过程中也逐渐发现了自己的身世线索……是生存还是毁灭?是服从还是反抗?是选择遗忘还是追寻真相?

孙柏教授认为:“作为一种流行的理论话语,后人类主义仍然纠结于人类自我与技术的他者性之间的不确定性之痛。对于人类历史与现实状况的描述,特别是基于这一描述而可能建立的未来想象,我们与其使用‘后人类(Posthuman)’还不如称之为‘遗腹子(the Posthumous)’。通过‘银翼杀手’作品序列提供的文本界面,我们可以观察到一种关于文化再现的忧虑:《2049》不仅追溯着包括迪克小说在内的‘六十年代’的创造性资源,而且它显影着今天文化再现的一般性的困境——数字资本主义的非具身性。”

    想要参加的同学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讲座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