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专访】是感恩,亦是传承——采访“路遥文学奖”总发起人高玉涛

发布时间:2016/5/25
标签: 高玉涛

 

高玉涛,是路遥文学奖的总发起人,亦是当代作家路遥的生前好友,他们曾交往密切。当听说要采访高老师时,我们内心不禁十分雀跃,因为它意味着自己作为路遥文学作品的普通读者,将要与这位曾走进路遥生活的朋友读者进行对话,而这也是走进路遥的一种方式。

              

                                         高玉涛老师

情怀与信仰创办“路遥文学奖”

情怀与信仰,总会令人想起印象里诗意的远方和浮云中高耸的山峰,但当高老师谈起创办“路遥文学奖”的初衷及二三事时,真挚而虔诚,原来情怀和信仰也可以是现实生活中黑夜里的灯塔和步履维艰时支撑的力量。

Ø   “路奖”之初衷

“路遥文学奖”(以下简称“路奖”),系来自民间的年度现实主义长篇小说奖。它由高玉涛创办,“路奖”研究中心主办,资深文学批评家、文学评论家组成“评委会”独立评审。第一届路奖的评选结果在2014 12 3 日公布,而这一天正是作家路遥诞辰65 周年纪念日。

由此,说起那时创办“路奖”的初衷,高老师目光炯炯,仿佛路奖早已超出文学奖的概念,是他“一生的追求与志业”。

创办“路奖”,一是感恩路遥与文学。高老师回忆起自己的青春时光,时间跳跃回八十年代初,那时是路遥与文学给予他“梦想仗剑走天涯”的勇气和信念。在八十年代,高老师还是农村户口,没读路遥作品《人生》之前,他的理想和数以万计的人一样,是参军或者去做一名司机。当时,青年择业机会少,无论城乡,许多地方都千人选一,所以他这一“理想”实现的机会就更是渺茫。当读完《人生》以后,高老师意识到在当时只有通过奋斗和创业,才能拥有截然不同的人生。

现在社会中“先立业再成家”是普遍现象,可在那时,高老师已经结婚,他仍毅然决然地放弃了“本分过日子”的想法,去做“异常之举”,所以,后来他辞掉了团县委干部职务,去北京闯荡,在西安办厂创业。

1989 年初夏,高老师已经小有名气,是“报纸上有名、广播上有声、电视上有影”的青年企业家了。他笑着说,“可是我知道路遥,路遥却根本不知我是谁”。于是,他怀揣着《榆林报》总编辑写给路遥的推荐信,带上自己工厂生产的陕北“酸溜溜”沙棘饮料,还有两条高档次的“软中华”,到陕西作协见陕北老乡路遥。在高老师表明自己的身份和崇拜之情后,两人“拉”(陕西方言)了许多家乡话。高老师激动地说,当时路遥在惊喜地自言自语,其中一句话他至今还记在心里,念念不忘——“几十号陕北后生闯省城,闯首都办工厂!你比我小说里的‘孙少安’还能哩!“从这以后,两人开始了密切交往。 

创办路奖,二是意在纪念与传承。高老师感慨万分,作家路遥虽因病早逝,年仅42 岁,但他的一生却是全部贡献给了文学。路遥的作品,如《人生》《平凡的世界》《早晨从

中午开始》等经典传世之作,是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作为读者,高老师期待更多真正关注底层,反映和批判现实的作品问世。所以,纪念路遥,是他创办“路遥文学奖”的初衷,也成为他传承路遥精神的自觉行动。 

推进“路遥文学奖”,希望坚守文学情怀与理想。高老师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说明:“‘路

遥文学奖’是纯公益性质,在这项庄重而神圣的文学事业当中,我愿做一粒小石子,情愿做永远的铺路石,不计名利,不索取任何利益,完全公开、透明,接受社会公众、任何组织以及新闻媒体的一切监督。我认为‘路遥文学奖’是路遥的、民族的、国家的、世界的。决非任何个人与组织的。永远坚守一份文学情怀和理想,就是我的全部初衷。

Ø   民间文学奖

相比于国内已经存在的诸多官办的文学奖,高老师无不骄傲地说:“‘路奖’是纯粹发起于民间的奖项。”

谈起为何选择坚定地站在民间立场,高老师介绍了路奖作为民间文学奖的特别之处:“路奖”不仅致力于文学专业批评和评价,还会对奖项本身进行个案探索、理论研究,而且与官方文学奖更为不同的是,“路奖”初创之时即以走向世界文坛为事业发展目标,希望面对全球华语写作和其他语种翻译的华语作品进行批评、判断和评价。

高老师还坦诚地说,为了知晓文学奖在每个国家的存在和发展状况,他曾在互联网上进行多次查阅,发现法国文学奖多达1500个,日本的文学奖项也不计其数。在他眼里,这两个国家,既是世界经济发达国家,又是文化强国。他意识到民间文学奖与官方奖虽有所不同,但它们都有利于形成全民普遍的良好阅读氛围和自觉的文化创新生态。所以,在竭力办好“路奖”这一民间文学奖的同时,高老师认为他有责任呼吁社会各界来关注、关心、关爱民间各类文学活动。

Ø   “路奖”二三事

若问“路奖”二三事,高老师可是有许多丰富而独特的经历想要分享。其实,“路奖”在设立之初,高老师一直面对着一些争议和质疑,比如当年路遥女儿的反对,关于“不正规”、“外行跨界”、“谋取商业利益”、“借路遥名义作秀”的诸多议论,还有“未获得审批属违规”之争议。当我们提及这些争议,高老师说:“就像路遥当年创作《平凡的世界》时,面对整个文学评论界的冷遇和嘲笑,他受到诸多文学期刊和文学出版社的拒绝,但他从不曾停笔,也不曾想过要放弃这项庄严而神圣的工作。我和”路奖“也一样,一直在坚定地走着。面对那些争议与质疑,我们永远不会放弃与文学创作同样重要的文学批评。”

 

             

1993 年,在《白鹿原》研讨会休息室,当高玉涛向陈忠实先生谈起自己非常崇拜和想念
英年早逝的陕北才子路遥时,陈忠实先生颇为伤感十分惋惜,话题不由得凝重起来。

采访至此,高老师不觉黯然神伤。原来,在面对这些质疑、否定的声音之时,他还回忆起那些给予他支持和鼓励的人,这其中意义深重的一位便是不久前驾鹤西去的陕西作家陈忠实。痛惜悲悼之余,高老师诉说起陈忠实先生与“路奖”的渊源。在2012 年,高老师曾张罗在鲁迅文学院举办“路遥逝世二十周年纪念会”,陈忠实先生应约快递来了四尺整纸墨宝表达情义,分文不取。 2013 年新年伊始,高老师在筹备创办“路奖”之时,曾邀请陈忠实担任顾问,先生当即爽快应允。2015 3 月,在首届路遥文学奖颁奖盛典当天,陈忠实先生特意为高老师打来电话表示“祝贺颁奖成功,感谢邀请”,并称自己“近来患有严重喉咙炎症,不能前来青岛出席会议,请谅解!”陈忠实先生对高老师与路奖的那些帮助与支持,至今仍历历在目,令高老师为之感动。

 

传诵与聆听 “走近路遥”作品演诵会

今年61112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和路遥文学奖研究中心将在清华大学和中国人民

大学举办【传诵经典,声声不息——“走进路遥”作品演诵会】(以下简称“演诵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隶属中国文联,是与共和国同龄的文化管理组织。中国民协与路遥文学奖研究中心共同组织举办此次演诵会,既是为了贯彻落实习主席“中央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也是希望借中国演播艺术名家走进大学校园与学子们共读好书,传诵经典,以此倡导正确的人生观、培养学子们独立思考、辨别是非、解决问题的能力,实现创造性工作、健康性发展,因而,此次演诵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长远发展的历史意义。

             

                          “走近路遥”作品演诵会活动 

高老师作为“走进路遥”这个活动的组委会主任兼秘书长,简单地介绍了演诵会的筹备过程,他将之概括为“两缺、三高与三变”。

“两缺”是指缺“资金”与“人员”。这次首轮“演诵会”属官方组织与民间文化机构合办的公益文化活动,没有财政拨款,没有专项经费,没有企业赞助。筹备期间,所有费用开支目前均由高老师自愿垫支。二缺“人员”。中国民协属国家公务员单位,机构大,项目多,人员少,单位自身工作任务都忙的不可开交,因此没能抽出专人承担此项额外的社会公益文化工作。筹备工作的“老少成员”除高老师之外,主要由“路奖”研究中心的两位不坐班的老师、新上岗的两位90后文员及一位志愿者朋友构成。高老师特别提到清华大学合作力量和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孙郁院长的支持是尤为重要的。就人大而言,人大文学院团委、学生会、研究生会、新闻媒体中心的师生团队,“仅直接出场上阵的负责人达十人之多,承担了主办、协办应有的和所有的一切责任与担当”,高老师动情地说,“像回家一样,倍感温暖”。

               

                                叶咏梅在演播室

提及“三高”,高老师肃然起敬,因为这次演诵会的总编导、总撰稿人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资深编辑叶咏梅老师。叶老师是一位退休的“老年文化志愿者”,同时也是“路奖”专家观察员之一。她以一已之力,承担了一个专业团队才能完成的“演诵会内容”的全部工作任务。她组织了由中国演播名家组成的“梦之队”,出场演诵每一篇经典名作,堪称专业高水准;她编排和撰写了每个节目与每一句台词,堪称艺术高难度;她自己和她所选择的每一位艺术名家都只谈路遥精神,只论文学理想,只讲经典作品的艺术再现,而从来不问出场费与报酬,堪称职业高风格。

再说“三变”。在筹备演诵会期间,高老师坦言道,仅已定时间就被迫改变了三次,这带来了难以估算的损失和困难,令其有苦难言。

虽然,演诵会的筹备过程有喜悦也有波折,但高老师还是满怀信心与期待。

今年5 13 日,总编导叶咏梅老师发信息邀请高老师晚饭时到她家看宣传片。李野墨老师20 年前的影像一出现,他的心就被揪住了,他操着高老师所熟悉的高加林的口气,立刻引起了共鸣。廖菁老师在叶老师家门口的小咖啡馆里录了一段《活着之上》的演诵画面,使得他的眼睛顿时一热,瞿弦和老师的演诵完全发自人物内心世界的情感流露,令他双眼温润。

演诵艺术的穿透力、演诵气氛的感染力与演诵家现场的情感抒发力,这些都与平时读书时的安静与想像不同。高老师仅仅看了九分钟的宣传片,便不能自已。他据此想象,在6 月份的演诵会现场,这声音与文学的共鸣将在千人会堂穿越、回荡的场景。他预见到那一束束因文学、因艺术、因经典、因震撼而使心灵深处折射出的人性之光,正因经典的传诵而汇聚成万丈光芒!

 

挑战与跨越 自在地走行

采访至此,已接近尾声,但我们仍不由得惊讶于高老师的各种“跨越”行为。在大学里,超越原学科界限,从事其他学科的学习被称之为“跨学科”。在我们眼中,他也是在各领域之间不断地跨越。高老师以前曾做过公职、经商办报,后来进入收藏界,担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名家收藏委员会主任,《收藏界》杂志社长,还是文学爱好者、“路遥文学奖”总发起人、“路遥文学奖”研究中心主任。对于这种“大胆式”行为,我们很好奇是什么一直在“鼓动”他去挑战,于是,便有了余下的记述与勉励。

高老师承认不断跨界、挑战新领域,在他身上确实屡屡发生。之所以几次跨界,主要和他自己的性格有关。原来,他在上学时就调皮捣蛋,是那种令老师头疼发愁、给家长惹事添乱的“坏学生”。他从小就对新生事物十分敏感,而且一有想法即付诸行动,尤其善于开拓创新。

于是,他在完全不同的行业与领域里“闯荡”,比如,他曾创建过包装厂、饮料厂、矿泉水厂、乳品厂、食品厂、生物制药厂,产品不仅畅销国内,还有部分出口创汇;比如,创办了取名公司(全国首家)、广告设计公司、商贸公司、收藏文化公司等;又如创立的教育书店、命名研究所、收藏文化研究所、《收藏界》杂志社等历程二十多年,至今还在正常运行;再如创办了中国名家收藏委员会、中国收藏界排行榜、中国民间国宝评审、《国宝》歌曲征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提名奖、中国经典人物艺术造像年度颁奖、中国名家书画展等机构和活动,全部如期举行。这些活动分别连续举办了数十届,各新闻媒体如人民日报、央视新闻联播、香港文汇报、台湾世界时报等海内外新闻媒体报道不计其数。对于公司的创立、运营,高老师也亲力亲为,这包括了从构思、设想、筹集资金、组织人员、市场调研、起草可行性报告、申请立项、获得行政、工商、税务及行业管理等审批这一系列行为。

              

                            高玉涛老师在路遥墓前 

此时,我们已瞠目,高老师却风淡云轻,他说:这些皆是过眼浮云,不值一提。我过去做的所有的一切,皆是为‘路遥文学奖’做实验、做铺垫、做准备的一一我在有生之年的今后,一心一意只为‘路奖’这一件公益事业而努力。接着,他又意味深长地谈道:你们当代大学生,我是从心里羡慕,在眼中‘忌妒’。你们出生的这个时代太好了一一只要你有想法,并用心,加努力,坚持再坚持,肯定能收获成功!而我们这些《平凡的世界》里的高加林、孙少平、孙少安们,被政策固定在乡村土地上,连外出打个工、求个出路都很艰难,何谈什么想法和前途呢?!与同学们分享一句箴言:努力吧,让创造充满自己的生活,让有灵魂的思想贯穿你的大脑,成为一个有思想有创意的青年人。

                                                                                 文/董晨 陆怡彤